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书面发言  

2013-07-08 21:09:05|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党治国

 

首先,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的召开,表示我的极大欣慰和热烈祝贺!

由于我的出国申请遭到两次拒签,只能以文赴会,并做简短书面发言。

我之所以热心于这一盛会,并不是有什么迫切的意见需要与会发表,而是希望听到朋友们的高见,从中学习,得到启发,结识一些当代文化英杰。

不久前林牧先生突然逝世,是一个重大损失。三、四年前,林牧先生就产生了写一部回忆录的想法。他的经历丰富,曲折复杂,对自己“革命”的大半生,做了颇有深度的反思,在那些早年参加共产党“革命”的老人中,这是很稀少的,因而难能可贵。我一直主张他及早动笔,从一些当下事件中解脱出来。我相信他的回忆录一旦写出来,定会有文化价值。但他一则对自己的文笔不够满意,想找一位文学青年帮他写作;二来许多当下事件,常常使他激动,不能自已,为此而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写出许多短小文章,虽有当时价值,过眼即成烟云。这使他写回忆录的计划最终蹉跎无成。接着去世的何家栋先生,也促使我产生类似联想:对一些年龄较长、经历较丰而又有一定文化底蕴的自由思想者,应该帮助他们腾出较多时间,多做基础性工作,写一些更有份量、更有生命力,能够对中国自由文化产生长远影响的著作。我自己前几年开始写作五卷本《资识通鉴》, 这是一部通过对《资治通鉴》的选译和评论,反思中国文化,以批判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弘扬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为主旨的思想性兼故事性著作。写出两卷初稿后,中断至今。今天我迫切感到应该继续下去,每年仅抽出少量时间写一些有感而发的短文,主要精力则用于《资识通鉴》的写作,力求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作出较大贡献。我的这个打算,希望能列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计划之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需要亿万觉醒的中国人精诚团结,共同努力。自由文化运动应该与专制主义文化之排斥人、伤害人的一贯做法相反,具有最大的开放性、包容性和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流行的说法是有容乃高、乃大、乃深,现在我愿反过来说:惟高、惟大、惟深,乃能有容。论事容易论人难,难在人本身的复杂性。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背景。没有对人的善意、宽容和相当了解,轻易地论断人,常常会对人造成终生伤害。1949年之后共产党发动的所有运动,都通过“全民论断”而得逞。好论断别人,是人类,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恶习。举国相互论断,国家大乱;一个单位或团体相互论断,单位或团体大乱;一个家庭相互论断,家庭大乱。大乱的结果必然是涣散解体,不成样子。

我生性愚鲁,多年来悟出的道理十分有限。之所以不敢自傲,是通过本身的一系列错误,逐渐认识到“我”的有限和藐小。自己以外的任何个人,都有其藉以活在世上的独有长处。即使最伟大的人,也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超过一个最不行的人,更不必说并非最伟大的人对那些并非最不行的人了。在傲视权势人物的同时,我们不妨对普通人谦卑再谦卑,谅解每个人的错误、缺点和不足,如同我们常常会原谅自己的错误、缺点和不足一样。惟其这样,才能反极权专制主义之道,团结尽可能多的中国人,参与到自由文化运动中来,在中国实现伟大的文化复兴。

在我第二次被澳大利亚大使馆拒签之前几天,接到单位“西安市社会科学院”告知的公安部通过西安市公安局下达的“电话通知”,说我的护照被“吊销”,理由是我前年写了一本《陕北民企调查》。这是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但他们需要一个“理由”。即使没有《陕北民企调查》,也会信手拈来别的什么“理由”。只要“理由”不必受法律检验,任什么说法都会成为“理由”。《陕北民企调查》原就难产,接着遭到封杀,实际上没有公开出版。既然这本书被当作禁止我参会的“理由”,我就以它作我“以文赴会”的代表,建议会议期间,在《自由圣火》上连载,也算对某种不光明企图的回答。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次年会尚未召开,就已经使极权专制势力害怕。这个事实本身,就证明了她的意义和价值,昭示了她对未来中国的伟大作用。她之所以值得祝贺,就在这里。请允许我向年会再次表示热烈的祝贺!

                                                党治国20061120于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