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张光斗还应做“文明院士”  

2013-07-08 22:26:34|  分类: 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振军   孙振军 于 2013/6/22 18:10: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的三门峡大坝,不仅是万里黄河上的第一座大坝,也是  新中国水利史上的第一个大型水利工程。可是这座大坝命运多舛、身世坎坷,从论证、动工、完工、发电,一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关于它的功过是非、存废褒贬之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去年陕西境内的渭河暴发洪涝灾害后,受灾者将三门峡大坝指控为直接的“罪魁祸首”,就此又拉开了新一轮对大坝的毁誉。 



    
本人才低八升、学穷五筐,对河流经脉、水文地理更是一窍不通,本不该在这种专业性强、学术味浓的论辩中多嘴多舌。但还是忍不住想向张光斗老先生进一言:您老人家不能再沉默了。您应该站出来说话,应该把真相讲出来;应该在有生之年,主动地做一名精神文明不残的“文明院士”。此话从何讲起呢?得 

    
先从张光斗讲起。 

    
张光斗,清华大学水利系资深教授,中国水利界公认的“泰斗”级人物,国内少有的同时兼具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桂冠的科学巨匠。老先生今年已经 92岁了,但依然思想活跃、逻辑清晰,悬望国运民瘼。在去年渭河洪灾后不久,张院士面对中央电视台的镜头,一字一顿、侃侃而谈:“钱正英院士和我,我们俩个是老搭档了,都主张三门峡水电站废弃”。陕西出版的《华商报》 等媒体还进一步报道:“著名水利专家张光斗质疑三门峡水库设计错误,主张废弃三门峡水电站”。“张院士当年不主张修建三门峡水库”等等。这样的说法很 快在当年的知情者中引起轩然大波:张光斗当年真的反对修建三门峡大坝吗? 

    
清华大学另一名著名教授黄万里先生的儿子黄观鸿,很快给与了驳斥,说张光斗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也许以为这些报道可以用来蒙蔽年轻人,洗刷掉他双院士的历史污点……”还披露张光斗早在1992年全国政协组织的关于三峡问题的 座谈会上就撒了谎:“三门峡工程那时大多数赞成搞高坝大库,少数人不赞成” 暗喻这少数不赞成的人里也有自己。而黄观鸿则借父亲的手稿指出:“这是谎言,当时只有黄万里一人反对修三门峡大坝,温善章一人提请该修低坝。其他全体赞成修高坝,拥护苏联原计划。”据史料记载,这个“当时”是指1957年三门峡大坝开工后,水利部在北京召开的为期7天的、有全国70名水利专家参加的讨论会。 

    
现在依然健在的、从黄河水利委员会退休的老专家温善章先生,肯定了这种说法。 张光斗、黄万里共同的学生党治国先生整理的《三门峡争辩史料》一书中,转载 1957618以后张光斗与黄万里的发言记录,也证明张光斗当年是主张修建三门峡大坝的。 

    
其实,早在1992年,张光斗就开始在三门峡工程问题为自己溢美了:“199218的《政协全国委员会简报第10期(经济10期)》上有一段令人吃惊的话: 张光斗委员说,三峡工程是个大工程,各方面有不同意见是好事,深入讨论后可以把问题搞清楚,便于领导决策。如三门峡工程那时大多数人赞成搞高坝大库, 少数人不赞成。后来证明少数人对,而多数人错了。但三门峡的经验教训不能硬搬到三峡来,认为在三峡工程问题上也是多数人错而少数人是对的,要分析研究。更不能认为那时对三门峡工程持错误意见的人,今天对三峡工程的观点也不对。我那时是反对修建高坝大库的,赞成设大量底孔,意见是对的。但不能说我现在对三峡工程的意见也是对的,要分析研究(见《同舟共进》2004年第3期第12党治国《科学的良心》一文)。” 

    
对我国的政治运动有所了解的、具有国内生活常识的人,从张、黄二人日后的命运遭遇上,也可推测、判断出当年他们对三门峡大坝的态度:黄万里被打成了右派,政治上受尽歧视,生活上备尝辛酸,曾一度被发配到三门峡水利工地上打扫厕所;其后,连子女的求学、就业也都受大严重影响。1973年,经其父亲、 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向最高层通融,才准许其在受监视的前提下到潼关以下的 “三线”地区考察黄河、渭河的地貌、河势……而张光斗呢?用黄观鸿的话来说是,“张光斗教授自解放至今54年,历次运动非但毫发未损,且节节高升。君不见,57年颂黄河清顺从苏联专家起家,中苏分裂立马成为反修战士;大跃进时经 某某某(周恩来)介绍入党,是清华有名的红色教授;‘文革’起紧跟‘四人帮’,成了反17年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积极分子;‘文革’后摇身一变,狠批 ‘四人帮’更加红的发紫。改革开放,披两院院士顶戴,任三峡大坝总顾问,自授百万大奖。如今‘水利泰斗’东施效颦、亲民有加,电视上为民请命,露一副比渭河百姓还苦的哭像。”如果说这段话是出自争执者一方后人之口,还带有比 较激愤的情绪化的话,那么张、黄二人共同的学生党治国先生的分析与结论,则 是理性与可信的:“祸起三峡工程,不是惊醒我们深入反思三门峡的深刻历史教训,反倒成为一些人颠倒历史,文过饰非,借天之祸以谋已功的机会。我们岂能一面与谎祸的结果斗争,一面又继续肆无忌惮地造谎!人们不禁要问,如此下去,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还有希望吗?”局外人林祥榕的质疑,又进一步为张光斗说 慌提供了佐证:“号称我国水利界‘泰斗’的张光斗先生,明明当年是支持搞三门峡工程,明明没有说过不赞成建设三门峡工程的话。如今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中有意不提黄万里当年是最坚决反对上三门峡工程的。这是为什么?”(以上引言均见2004年第3期《同舟共进》杂志) 

    
应该说,至此,在三门峡大坝问题上的张光斗、黄万里之争,事实已经很清楚了。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直没有听到张光斗院士本人的声音。黄万里教授已于两年前终其郁郁不得志、落落寡欢的一生,生前出版的一本印数仅500册的《黄万里文集》,据说还是自费的、亲朋好友集资的。而张光斗院士呢,享尽一生荣耀富贵,倍受世人敬仰尊崇。然而,尽管他至今身体矍铄、头脑敏捷,可毕竟命奔百岁、余生无几了,何不趁此良机将真相摊开、给历史与后人一个准确而清晰的交代呢?因为,这终究是一个涉及张光斗先生的学术道德、学术品格甚至是做人的良知与底线的严肃话题,是避不开、也绕不过的。 

    
我为什么要在张光斗先生是否说谎这个问题上穷追猛打、紧盯不放呢?因为任何人都不能拥有歪曲真相、篡改事实的特权,任何人不能蔑视真理、挑战公平与公正。拥有权势、地位和花环的人尤其不能;如果他们这样做了,要比常人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更大。两院院士也不能例外。颠倒是非、杜撰历史,事实上是一种思想上的暴力行为,从本质与肢体暴力行为是同样性质的,都是与科学精神尤其是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野蛮、粗暴行为。思想上的野蛮、粗暴,地位越高,影响越大,比如院士与高官,给人类、民族、国家带来的危害与灾难就越难以预料。 

    
还因为,这些年来在知识界,学术道德失范、院士行为失准,为一已之私、蝇头小利而与商家、官家联手造假欺骗公众,已成为一股看不见的瘟疫潜流,在一种 “笑贫不笑假”的氛围中涌动与蔓延,令正直的文化人脊背上凉嗖嗖的发寒!因此我呼吁张光斗院士在晚年应该以个人的颜面荣辱为轻,以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兴衰为重,身体力行,三思后行,直面真相,率先垂范,大胆选择做仰不愧天、俯不愧地的“文明院士”。 

    
其实,即使张光斗院士当年是力主修建三门峡大坝的,与他而今直言指出三门峡大坝有失误也是可以做到某种程度上的统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科学本来就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认知、不断探索与发现的过程,何况科学上永远没有最后的结论,更何况三门峡大坝是中国水利史上的第一座大型枢纽工程呢? 

    
说出了真相、承认了失误,即是科学良心的回归,又是做人良心的忏悔,并且无损张院士在学术上的地位与其他方面贡献。 因此,张光斗先生在拥有两院院士头衔之后,还应该主动地在人生的天平上,向精神文明、敬畏科学、尊重事实的“文明院士”方向倾斜。回避与掩盖的做法,都是一厢情愿与适得其反的,已有的桂冠也会随着岁月的推移,越来越锈迹斑斑, 越来越不值钱。 



附文  据新华社电 中国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和工程教育家、中国水利水电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原副校长张光斗621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人物资料
  
张光斗
  1912
年生于江苏常熟。1949年起在清华大学任教,曾任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主任,清华大学副校长等职。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成员兼技术科学部副主任,中国科学院、水利电力部北京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院长等职。
  
他主持设计了密云水库等工程,为黄河、长江水利工程规划设计和葛洲坝、丹江口、三门峡、小浪底、二滩、三峡等多座大型工程建设提供技术指导,90岁高龄还亲赴三峡工程工地现场检查工程质量。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