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一个右派——党治国 (马治权)  

2011-04-23 03:02:16|  分类: 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治权

 

    “我要当最后一个右派!”这是党治国先生说的话。我有点不理解,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在所有的右派中,活得最久!”

  然而他却躺在了病床上,肺癌;因为转移,股骨头坏死,不久前又做了股骨头截除,截除部分用钢板代替。我们几个人去看他,他说:“现在真的成了'铁人’了。”

  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命运?年前我为党先生书写春联,内容为“老蔓缠松饱霜雪,瘦蛟出海拿虚空”。不料来一小孩儿将其撕碎,我只好把另外一副送他。那春联为“九州岚气峰前合,万里浮云杖底来”。

  党先生是一个饱经霜雪的人,因此送什么样的对联他都不在乎,他说:“我主要是看书法,内容无所谓的。”但他还是注意了内容。春节我去看他,他挥挥手杖笑着说:“真的是'杖底来了’。”

  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的腿疼是肺癌转移的结果,因此一笑了之。关于'铁人’,也是这样的戏说。党先生1954年因考分优异成当年高考“状元”,被清华大学录取。1957年划成“右派”,1968年又定为“反革命”,曾判死刑、无期徒刑、20年徒刑。期间当煤矿工人十年,犯人十年,农民两年……但他并没有因命运多舛、屡遭磨难而气馁。在监狱他研究《资本论》,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准备;出狱后,又鼓吹所有制改革(见陈祖芬报告文学《理论狂人》),不惧二次进牢;十年前,他看到中国改革有可能陷入贫富悬殊的危境,又大声疾呼和谐改革,撰写出十多万字《中国改革的和谐道路》,比我们的实践早出许多年;两年前,他曾对公民维权的艰难忧虑,撰文呼吁“公民的维权之前景在于土地权的明朗化”……

  党先生一米八零的个子,骨骼嶙峋,有一双鹰隼一样的眼睛,观察问题敏锐入微,出言狂放而精当,常常令人惊异震撼。我与先生交往20年,可谓“门前走狗”,五体投地。曾精心书写传统对联“开张天岸马,奇异人中龙”送他,也夸过他是“铁汉”,能经天磨。谁料他竟身罹重症,被病魔无情地击倒。

  数日来,我常常午夜惊醒,为党先生的现状忧心重重——我忧心他的病情,更忧心他的治疗费用……以他的年龄和资历,他是完全可以享受“老干部”的待遇——药费百分之百地报销。可他是做过“右派”的人,中途有许多年是无法计入工龄的,药费也就只能申报一部分;他如果是那种锱铢必较、一生处处为自己着想的人,那么,以他清华高材生的智慧谋生,也一定会有相当可观的储蓄了,但他没有。他在生病之前,工资卡与医疗卡都给了父母,房子给了一个没有工作的儿子居住,自己靠稿费租房子、生活,紧紧巴巴的……当然他如果放弃他的思索,放弃整天坐在电脑前写文章的生活,用他的智慧去给某企业当智囊,或者去为某些人写“粉饰”“歌德”的文章,也是能换来较丰厚的收入的,但他没有;他写的那些所谓的忧国忧民的文章,竟常常没有地方发表,稿费自然也就不能正常获得,他因此真正成了“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狂人”了……他的情形让我想起家乡的“啄木鸟”,满地的虫子它不去啄吃,而偏要辛辛苦苦地去啄那坚硬的“病树”,去吃那常常要落空的“虫子”……

  党先生患病以后,几个朋友也曾为他的药费谋划过,然而也不过是几千元的接济——人以群分,从党先生的境况可知党先生的朋友,虽然不是个个“身无分文”,但也绝少“阔绰者”,更何况在这些朋友中,之前已有几个要周济的“活动”,或出书或出演……对于一个“圈子”,如此周济的“活动”太频繁了,组织者也是会困于面情难以振臂高呼的……

  党先生病了,而且是癌症,个人负担的药费高昂……我写下这样的一些文字,其意已经十分清楚,那就是希望得到社会的救助……然而,我的这种努力显然有些迟了,几乎就在我撰写这些文字的同时,噩耗传来——党先生已于2008年4月23日凌晨去世!

  ……

  今年春节,几个朋友去看党先生,席间,有人建议我为党先生撰写传记,我说,党先生文笔老道,还是由他自己来写吧。党先生说:“可以的。不过要到90岁以后,待《资治通鉴》选评结束后再写。”说话时,他又提到要当最后一个“右派”,我们说,没有问题。

  其实我们说这话时,是有很稳定的基础的。几十年来与党先生的交往,党先生的口头禅我们都烂熟于心——“就剩下身体好了”。平时朋友见他,不管谁夸他身体好时,他都会拿这句话来对答。党先生材质高人,意志顽强,但一生经济拮据,家徒四壁,真的“就剩下身体好了”。

  当然,我们也都清楚这句话的宝贵。当今社会,人们祈盼发财、祈盼升官……但更祈盼身体健康。党先生一生没有升官发财,但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也足以让朋友们欣慰和羡慕了。

  但党先生却悄然走了!他的肺癌查出的时间太晚了!我们一直到后来才知道,命运其实是早早地为他埋下了厄运的种子——他当年被划“右派”后,是挖了很多年的煤啊!他没有得肺矽病就已经是幸运的了,肺癌怎么会放过他?!

  党先生终于没能做成“最后一个右派”,我为他深深地惋惜!但他作为一个“思想家”,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却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2008年4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