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三卷(上)18、拓跋什翼犍宽厚爱人;贤士死节,慕容恪愧对四海;  

2010-09-25 13:20:35|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拓跋什翼犍宽厚爱人;贤士死节,慕容恪愧对四海;慕容恪力荐慕容垂;前燕朝廷,一人而已;苻坚东、西出击;前燕悦绾改革,贵戚、豪族愤怒;苻坚认为天下乃高祖(苻健)之天下,而法乃天下之法

 

公元365年          乙丑

晋哀帝司马丕           四年,

废帝司马奕           元年(兴宁三年)

前燕慕容暐             六年(建熙六年)   

前秦苻坚               九年(甘露七年,建元元年)

前凉张天锡             三年(太清三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二十八年(建国二十八年)

 

【原文译白】刘卫辰再一次叛变代国。代王拓跋什翼犍东渡黄河,将刘卫辰击走。

拓跋什翼犍性情宽厚。郎中令许谦盗了两匹绢,拓跋什翼犍知道后隐匿不发,对左长史燕凤说:“我不忍正面看许谦,你也小心不要泄露。如果许谦惭愧自杀,就是我因为财产而杀死士大夫啊。”有一次讨伐西部叛乱,拓跋什翼犍被流矢射中眼睛;不久擒获到射箭的人,群臣想要处射者以剐刑,拓跋什翼犍说:“他们各为其主而斗,有什么罪!”释放。

 

治国先生曰:天道无亲,惟与善人。拓跋氏之兴起,良有以也!

 

【原文译白】司徒司马昱闻知陈祐放弃洛阳,在洌州会见大司马桓温,共同商议征讨之事。二月二十二日,东晋皇帝司马丕在西堂逝世(二十五岁),这事就搁置下来。

皇帝没有后嗣。二月二十三日,皇太后下诏,以琅邪王司马奕(二十四岁)继承大统。百官奉迎于琅邪王府第,当天,即皇帝位,大赦。

 

前燕太宰慕容恪、吴王慕容垂共同进攻洛阳。慕容恪说:“你们常害怕我不攻,今天洛阳城高而兵弱,容易攻克,不可反而懦弱懈怠。”于是攻城。三月,攻克洛阳,擒获扬武将军沈劲。沈劲神气自若,慕容恪准备赦免他,中军将军慕舆虔说:“沈劲虽是奇士,观其志向气度,终不为人所用。今天赦免了他,必为后患。”终于被杀。

慕容恪回到邺城,对僚属说:“我前时平定广固,不能拯救辟闾蔚(辟闾,复姓,辟闾蔚是段龛的‘王友’。356年正月,慕容恪攻段龛,克之。辟闾蔚身受重伤。慕容恪听说他是一位贤人,派人寻找,而辟闾蔚已死)。今天平定洛阳,使沈劲被杀。虽然都不是我的本意,然而身为元帅,实有愧于四海!”东晋朝廷嘉奖沈劲之功,追赠东阳太守。

 

臣司马光曰:沈劲可以说善于作儿子了。羞耻父亲的罪恶,用生命来洗涤,变凶逆之族为忠义之门。《易经》说:“干父之蛊,用誉(语出《易经·蛊卦》六五爻词。干,纠正、匡正,食物在器中腐而生虫为蛊。全句意为:纠正父亲的邪恶,因此得到美誉)。”《蔡仲之命》(伪《古文尚书》篇名)曰:“尔尚盖前人之愆,惟忠惟孝(掩盖先人罪恶的良方,只有忠和孝)。”说的难道就是沈劲!

 

治国先生曰:一代一代地追溯上去,说我们先人的罪错如山,一点也不为过。除了不忠不孝,还有其他更多的罪错。所有的罪过和错失,都应当深入反思,把前人的罪恶和错误转化为我们的财富。对于前人不忠不孝的罪错,我们用忠孝来纠正,但不能用忠孝二字纠正先人所有的罪错。而且人生在世,其责任并非只要作一个好儿子。人的身体来自土地,灵魂来自上天,首先应当是一个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顶天立地的人,然后才是其他,譬如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朋友、一个职员之类。惟有顶天立地的人,才可以无愧于任何别的正面角色。司马光先生之论,有失狭隘和偏颇。

 

公元367年          丁卯

晋废帝司马奕           三年(太和二年)  

前秦苻坚               十一年(建元三年)

前燕慕容暐             八年(建熙八年)    

前凉张天锡             五年(太清五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三十年(建国三十年)

 

【原文译白】前秦辅国将军王猛、陇西太守姜衡、南安太守南安郡人邵羌、扬武将军姚苌等,率领一万七千人讨伐敛歧(去年十二月,羌人首领敛歧带羌人四千家投降李俨)。三月,张天锡派遣前将军杨遹向金城(今甘肃省兰州市),征东将军常据向左南(县名,前凉张轨置。治所在今青海省民和县西北黄河北岸),游击将军张统向白土(县名,治所在今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北黄河北岸),张天锡亲自率领三万人屯驻仓松(县名,治所在今甘肃省武威市东),讨伐李俨。敛歧部落起先属于姚弋仲(姚苌之父),听到姚苌来到,皆降。王猛遂克略阳,敛歧逃奔白马(地名,即武都郡<治所在今甘肃省成县西>西马氏居住地)。前秦天王苻坚任命姚苌为陇东太守。

张天锡进攻李俨大夏(郡名,治所大夏县,在今甘肃省广河县西北)、武始(郡名,治所在今甘肃省临洮县)二郡,克之。常据在葵谷(地名,在今甘肃省永清县)打败李俨军,张天锡进军屯驻左南。李俨惧怕,退守枹罕(音fúhǎn,今甘肃省临夏市),派遣兄长之子李纯向前秦谢罪,请求援救。秦王苻坚派前将军杨安、建威将军王抚率军三万,与王猛会师以救李俨。

王猛派邵羌追敛歧,王抚守侯和(县名,今甘肃省岷县),姜衡守白石(县名,治所在今甘肃省临夏市),王猛与杨安救枹罕。张天锡派遣杨遹迎战于枹罕东,王猛大破之,俘虏斩杀一万七千级,与张天锡相持于城下。邵羌在白马俘获敛歧,押送大营。王猛送信给张天锡说:“我接受诏书援救李俨,没有命令我与凉州战。今天我应当深沟高垒,等候随后的诏令。旷日持久,恐怕两家都会疲惫,并非良策。如果将军退却,我擒获李俨东归,将军迁徙民众西返,岂不两便!”张天锡对诸将说:“王猛来信如此说,我本来也是讨伐叛逆,不是与秦战的。”遂引兵归。

李俨还没有接纳秦师,王猛穿着便服,乘坐软轿,带领数十个随从,请与李俨相见。李俨开门延入,未及防备,将士继入,遂执李俨。任命立忠将军彭越为平西将军、凉州刺史,镇守枹罕。

前燕太原桓王慕容恪对燕帝慕容暐说:“吴王慕容垂,将相之才十倍于臣,先帝以长幼次序用人,故臣得以领先。臣死之后,愿陛下举国以听吴王。”五月,壬辰,慕容恪病重,慕容暐亲自探视,问他后事。慕容恪说:“臣闻报恩莫过于荐贤,贤者虽在板筑之间,犹可任命为宰相,何况是至亲!吴王文武兼资,可比管仲、萧何,陛下若任以大政,国家可安;若不如此,秦、晋必有窥伺的计策。”说毕而死。

 

前秦天王苻坚听说慕容恪去世,私下有图谋前燕的打算,欲伺察其可否,命匈奴右贤王曹毂派使者到前燕朝贡,以西戎主簿郭辩为副使。前燕司空皇甫真之兄皇甫腆及侄皇甫奋、皇甫覆都在前秦做官,皇甫腆为散骑常侍。郭辩来到前燕,一个个地访问公卿,对皇甫真说:“我本是秦地居民,家族被秦国所诛杀,故把自己交托给曹王。贵兄常侍及皇甫奋、皇甫覆兄弟,都和我是多年的相好。”皇甫真发怒说:“为臣之人,无境外之交,这样的话为什么对我说!你很像是奸细,难道是借故假托的吗!”禀报慕容暐,请求彻底追究,太傅慕容评不许。郭辩回来,对苻坚说:“燕国的朝政没有纪纲,确实可以图谋。鉴机识变,只有皇甫真一个人了。”苻坚说:“燕国以六州之众,岂能只有一个智士!”

 

十二月,甲子日,前燕太尉建宁敬公阳鹜逝世。任命司空皇甫真为侍中、太尉,光禄大夫李洪为司空。

 

治国先生曰:前秦与前燕争霸,取决于朝廷的人才。前燕有慕容垂,惟慕容恪识之,而慕容暐不能用,郭辩亦不能识。郭辩断言前燕只有皇甫真一人,而苻坚不之信,良非庸主。慕容垂黜,则燕国无人矣。拥六州之众,燕国岂能无人?非燕国土地上无人,朝廷无人也。皇权专制社会所谓的“国”,朝廷而已。无人之国必灭。岂只前燕,莫不如此!

 

公元368年          戊辰

晋废帝司马奕           四年(太和三年)  

前秦苻坚               十二年(建元四年)

前燕慕容暐             九年(建熙九年)    

前凉张天锡             六年(太清六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三十一年(建国三十一年)

 

【原文译白】春,正月,前秦天王苻坚派遣后将军杨成世、左将军毛嵩分别讨伐上邽郡(今甘肃省天水市)、安定郡(治所在今甘肃省镇原县东南曙光乡),辅国将军王猛、建节将军邓羌进攻蒲阪(今山西省永济县),前将军杨安、广武将军张蚝进攻陕城(今河南省三门峡市)。苻坚命令进攻蒲阪、陕城的军队都距城三十里,坚壁勿战,等待秦州、雍州平定后,再合力攻取。

起初,前燕太宰慕容恪患病,因燕帝慕容暐幼弱(十八岁),没有掌握权力,太傅慕容评性情猜忌,恐怕大司马的重任不当其人,对慕容暐之兄安乐王慕容臧说:“如今南边有残留下来的晋国,西边有强大的秦国,二国常怀进攻中原之志,只是顾虑我们无隙可乘。国家的兴衰,系于辅国的宰相。大司马总率六军,不可任非其人。我死之后,以亲属而言,应当是你或者慕容冲。你们虽然才识明敏,然而年纪太轻,不足以处理多难的重任。吴王(慕容垂)天资英杰,智略超世,你们兄弟如能推举他担任大司马,必能混一四海,何况是外寇,根本不值得担心。千万小心,不可冒昧争利而忘记重大祸害,不以国家为意啊!”又以这话告诉慕容评。等到慕容恪去世,慕容评不用其言。二月,任命车骑将军、中山王慕容冲(本年十岁)为大司马。慕容冲,是慕容暐之弟。以荆州刺史、吴王慕容垂为侍中、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柏杨先生曰:每一个王朝政权(甚至,每一个公司或一个家庭),在崩溃之前,都会先进入一个“无力感时期”,除了掌权首领,人人都知道崩溃迫在眉睫,可是人人都束手无策。并不是真的无策,而是掌权首领拒绝任何可拯救国家的策,千言万语,惊不醒木牛流马,在前燕帝国末期,更是分明。皇太后可足浑和亲王慕容评,这一对断送国家和自己命脉的糊涂男女,恰恰是前燕帝国的掌权首领,一个多么使人震骇的讽刺!但他们在历史上也留下病历:无力感来自最高阶层的颟顸。

 

【原文译白】秦魏公苻廋(音sōu)以陕城投降前燕,请兵接应。秦人大为恐惧,盛兵守华阴(县名,在今陕西省华阴县东南)。

前燕魏尹(首都邺城市长)范阳王慕容德上疏说:“先帝应天受命,志平六合;陛下承嗣大统,当继而成之。如今苻氏骨肉乖离,国分为五(苻坚在长安,苻柳在蒲阪,苻双在上邽,苻廋在陕城,苻武在安定),投诚请援,前后相寻,是天以秦赐燕啊!天与不取,反受其殃,吴越的史实,就是充分的证明(越王勾践伐吴大破之,吴王夫差请求像当年围困会稽而赦免勾践那样得到赦免。勾践欲许之,范蠡说:‘会稽之事,天以越赐吴,吴不取。今天以吴赐越,越其可逆天乎!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应该命皇甫真率领并州、冀州的军队直趋蒲阪,吴王慕容垂率领许昌、洛阳的军队驰援苻廋以解其围,太傅总领京师虎旅为二军后继;派人到三辅传播檄文,示以祸福,公开宣布收买、悬赏条例,人们必定会望风响应,混一的时期,就在此刻了!”当时燕国人多请求救援陕城,借机图谋关中。太傅慕容评说:“秦,是一个大国,如今虽然有难,未易图谋。朝廷虽然英明,还赶不上先帝;我等的智略,也比不上太宰(慕容恪)。只要能闭关保境,也就足够了。平定秦国不是我们的事情。”

前秦魏公苻廋写信给吴王慕容垂及皇甫真说:“苻坚、王猛,都是人杰,计划谋取燕国很久了。今天如果不乘机攻取,恐怕他日燕国的君臣将会有甬东之悔(《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勾践怜悯吴王,于是派人对吴王说:‘我安置你到甬东,使你享有百家采邑。’吴王谢绝说:‘我老了,不能事奉君王!’于是自杀)!”慕容垂对皇甫真说:“现今为人患者必定是秦国。主上富于春秋(指年轻),观太傅(慕容评)的见识气度,岂是苻坚、王猛的对手!”皇甫真说:“是这样。我虽然知道如此,说话不顶事,怎么办!”

 

前秦杨成世被叛变的赵公苻双的部将苟兴击败,毛嵩也为燕公苻武所败,二人奔回京师。前秦天王苻坚又派武卫将军王鉴、宁朔将军吕光、将军冯翊郡人郭将、翟傉等,率领三万军队讨伐。夏,四月,苻双、苻武乘胜进军榆眉(城名,治所在今陕西省千阳县东三十里),以苟兴为前锋。王鉴想要速战,吕光说:“苟兴新近刚获胜得志,气势方锐,宜持重以待之。彼粮尽必退,退而击之,没有不成功的。”二旬后苟兴撤退,吕光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苟兴败;乘势攻击苻双、苻武,大破之,斩获五千余级。苻武放弃安定,与苻双逃奔上邽,王鉴等进攻上邽。

晋公苻柳数次出来挑战,王猛不应。苻柳以为王猛畏惧,五月,留其世子苻良守蒲阪,率军二万而西,向长安进发。去蒲阪百余里,邓羌率精锐骑兵夜袭,苻柳兵败,率军返还;王猛要击,将其众全部俘获。苻柳与数百骑入城,王猛、邓羌攻城。

秋,七月,王鉴等攻拔上邽,斩苻双、苻武,宽宥其妻子。任命左卫将军苻雅为秦州刺史。八月,任命长乐公苻丕为雍州刺史。

九月,王猛等攻拔蒲阪,斩晋公苻柳及其妻子。王猛屯军蒲阪,派遣邓羌与王鉴等会师,进攻陕城。

前燕的王公、贵戚,大量占有人民为“荫户”(晋代规定:凡宗室、官员、国宾、先贤之后,皆可按官品等级,占有一定的田地、佃户,并将他们置于自己的庇护之下;受庇护的百姓,称“荫户”。凡荫户,皆为私人部曲,不编入国家户口),国家的户口,少于私家,仓库空竭,用度不足。尚书左仆射、广信公悦绾说:“如今三方(前燕、东晋、前秦)鼎立,各有并吞之心。而国家政法不立,豪族恣横,致使民户殚竭,无力向国家纳粮运输,吏断常俸,战士绝廪,官府的粟帛靠借贷供给。既不可让相邻的敌国知道,也不是致治之策。应该撤销所有的荫户,全部交还郡县。”前燕皇帝慕容暐接受,使悦绾专门管理此事,揭发纠正各种奸恶隐匿,无人敢蒙蔽欺瞒,出户二十余万。于是整个朝廷埋怨愤怒。悦绾先前就有疾病,自从全力整理订正户籍,疾病加重。冬,十一月,去世。

 

柏杨先生曰:悦绾不过小小改革,已怨声载道,像公孙鞅、王猛那种惊天动地般的旋转乾坤,自然更没有好评。不知其人观其友,然而,更精确的判断方法,不如不知其人观其敌。反对人数的多少,不能作为评鉴标准,而要看友是什么人,敌是什么人?只有伪装的朋友,没有伪装的敌人,所以从一个人的敌人身上,容易反射出自己的正确信息。一个人受抨击是常事,重要的是抨击的内容,和谁对他抨击?

我们用这个方法评估公孙鞅、王猛、悦绾,以及以后的王安石、张居正,结论都不太离谱。

 

【原文译白】十二月,前秦王猛等攻拔陕城,擒获魏公苻廋,押送长安。前秦天王苻坚问他为什么反叛,回答说:“臣本来没有反心,但因为弟兄多次图谋逆乱,臣害怕和他们一起被处死,所以谋反。”苻坚哭泣说:“你素来都是长者,我原来就知道你不是出自本心;而且高祖(苻健)不可以无后。”于是赐苻廋死,赦免他的七个儿子,以长子袭魏公,其余都封县公,过继给越厉王(苻生)及诸弟之无后者。苟太后说:“苻廋和苻双一起谋反,只有苻双没有后嗣,这是为什么?”苻坚说:“天下者,高祖之天下,高祖之子不可以无后。至于仲群(苻双字仲群,苻坚同母弟),不顾太后,谋危宗庙。天下之法,不可徇私情!”任命范阳公苻抑为征东大将军、并州刺史,镇守蒲阪;邓羌为建武将军、洛州刺史,镇守陕城。擢升姚眺为汲郡太守。

 

治国先生曰:中国的古籍《六韬》和《吕氏春秋》的说法是:“天下者,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秦以后的统治者则公然宣布诸如“天下者,高祖之天下”这种天下为家的说法。但是天下为家尚不是最坏的。苻坚虽然认为天下是“高祖”之天下,但他还认为法是“天下之法”,不可以徇私情。因为要把“高祖”创立的这个家天下维持下去,离开“天下之法”是不能持久的。最坏的是像前苏联那样的党天下,无人为天下的事情负责,“天下之法”变成了可以随意变更和解释的党魁手中的工具。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