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三卷(上)5、张茂停建灵钧台;祖逖郁郁而逝;  

2010-08-05 12:44:29|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张茂停建灵钧台;祖逖郁郁而逝;华、夷对传统文化的不同态度;周顗之死;张宾逝世;慕容廆逊于石勒;陈安败死,陇人作《壮士之歌》;王允之告密,柏杨怀疑

 

公元321年          辛巳

晋元帝司马睿           五年(太兴四年)      

成汉李雄               十八年(玉衡十一年)        

汉赵刘曜               四年(光初四年)          

后赵石勒               三年(赵王三年)

前凉张茂               二年(永元二年)

 

【原文译白】前凉王张茂筑灵钧台,基座高九仞(东汉末五尺六寸为一仞)。武陵郡人阎曾夜叩府门,大呼曰:“武公(张轨谥号)派遣我来,说:‘何故劳民筑台!’”政府认为散布妖言,请杀之。张茂说:“我确实劳民。阎曾口称先君之命来规劝我,怎么能说是妖言呢?”于是停止了灵钧台的劳役。

 

柏杨先生曰:“妖言”、“忠言”,只看从哪个角度理解,用哪种心理评估。专制封建社会里,无法诉诸公道,完全由一个人或一小圈人决定,假如他们有私人恩怨,假如他们的层次太低,“是”和“非”就恰恰相反,“妖言”会成为“忠言”,“忠言”也会成为“妖言”。大分裂时代中这种恰恰相反的现象,尤其严重。但也正因为严重,才造成大分裂时代。

 

【原文译白】秋,七月十七日,晋帝任命尚书仆射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镇合肥。

豫州刺史祖逖,因戴渊是吴地的士大夫,虽有才能名望,但无弘致远识,而且自己已经剪除了路上的荆棘,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地盘,戴渊却等闲得到,一个早上就来统辖,心中甚是怏怏不乐。又听说王敦与刘隗、刁协之间结怨很深,将有内难,知道恢复中原的大功不能实现,心中感慨激动,引发疾病。九月二十六日,在雍丘逝世(56岁)。豫州士女如丧父母,谯郡(今安徽省亳州市)、梁国(今河南省商丘市)一带都为他立祠。王敦久怀异志,闻知祖逖逝世,更加无所忌惮。

 

后赵王石勒把武乡县(治所在今山西省榆社县西北社城,石勒的故乡)年老的故交熟人,全部召到襄国,与之共坐欢饮。起初石勒卑微时,与李阳邻居,数次为争沤麻池相殴,因此只有李阳一个人不敢来。石勒说:“李阳是一个壮士;沤麻之争,是老百姓的怨恨;孤正在兼容天下,岂能和老百姓记仇!”立刻把李阳召来共饮,拉着李阳的胳膊说:“孤往日吃饱了你的老拳,你也吃饱了孤的毒手。”任命李阳为参军都尉。以武乡比照丰、沛(刘邦故乡),免除三世赋税徭役。

 

十二月,晋廷任命慕容廆为都督幽、平二州、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封辽东公,单于如故。派遣谒者立即授给印绶,听凭他自己设置官司守宰等各级地方官。慕容廆于是备制僚属,以裴嶷、游邃为长史,裴开为司马,韩寿为别驾,羊耽为军谘祭酒,崔焘为主簿,黄泓、郑林参军事。慕容廆立儿子慕容皝为世子。设立东黉(学舍),任命平原郡人刘赞为祭酒(校长),使慕容皝与诸生一块受业。慕容廆闲暇时,也亲临听讲。慕容皝雄毅多权略,喜欢经术,国人都称赞他。慕容廆任命慕容翰镇守辽东,慕容仁镇守平郭(县名,治所在今辽宁盖县南)。司马翰安抚华民和夷民,甚有威惠;慕容仁仅次于他。

 

治国先生曰:祖逖先生无疑是晋室的一位奇才,但腐朽的东晋朝廷不可能重用他,只能使他感到备受压抑。专制制度如同任何曾具有一定合理性的制度一样,也会有新生、兴盛和衰败三种形态。石勒、慕容廆实行的也是专制制度,但却充满朝气和创造力;而东晋的专制制度,却到处散发着尸居余气,令人窒息,祖逖先生就是被它窒息而死的。

石勒虽然已经称王,但和下层百姓仍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那“兼容天下”的气度,不只表现在轻易就化解了当年与之斗殴过的李阳的隔阂,而且能视华人的历史为思想资源,从中吸收政治营养。这里他就比照刘邦先生对其故乡丰、沛的恩泽,特别加恩于武乡的故旧乡党。如果司马睿这样做,就是催人呕吐的作秀,因为他与下层的穷苦人民本无血肉联系。但石勒先生学起刘邦来,就显得自然而且可爱了。

儒家经典早已被华人读得烂熟,但人们司空见惯的却仅仅是它的辞藻,对其中包含的宝贵思想,早已麻木得失去了感知功能。所以有晋以来,士大夫族只能在老、庄著作中寻找刺激,结果没有获得什么有益的启发,反而麻醉了自己那颗贫血的心灵。倒是夷狄之人,能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得到新鲜有益的启示。例如慕容皝先生,就打心眼里喜欢儒家经典,用儒家经典总结升华他们自己的实际经验,并补其不足。华族和少数民族对待儒家经典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和两种结果,发人深思。

 

公元322年          壬午

晋元帝司马睿           六年(永昌元年)      

成汉李雄               十九年(玉衡十二年)        

汉赵刘曜               五年(光初五年)         

后赵石勒               四年(赵王四年)

前凉张茂               三年(永元三年)

 

【原文译白】晋帝司马睿征召戴渊、刘隗入朝保卫建康(因王敦发动军事叛乱,率兵直取京师)。刘隗来到,百官在道路迎接,刘隗岸帻大言(岸帻:推起头巾,露出前额,形容衣著简率不拘;大言:大声讲话,无所顾忌),意气自若。等到入宫见帝,与刁协劝帝将王氏家族全部诛杀。晋帝不许,刘隗方才面有惧色。

司空王导带着堂弟中领军王邃、左卫将军王廙、侍中王侃、王彬及这些人的宗族二十余人,每天早上,到宫门外等候治罪。周顗将入宫,王导呼叫说:“伯仁(周顗字),我们家族百口就麻烦托付给你了。”周顗置之不顾,径直入宫而去。见到皇帝,就说王导忠诚,极力申辩援救,皇帝接受了他的意见。周顗喜欢饮酒,喝醉了方才出宫。这时王导还在门外,又呼叫周顗,周顗不理,回头对左右说:“今年杀了这些贼奴才,取一颗斗大的金印,系在肘后。”出来后,又上表申明王导无罪,语言甚为恳切。王导无从知道,甚为痛恨。

 

(王敦既入建康)护军长史郝嘏等人劝周顗暂避王敦,周顗说:“吾备位(聊以充数)大臣,朝廷丧败,我怎么可以到荒草之间去求活命,或者远逃到外,投降胡、越呢!”王敦的参军吕猗,曾任台郎,性情奸谄,当时戴渊任尚书,很讨厌他。吕猗对王敦说:“周顗、戴渊,都有很高的名望,足以迷惑群众。最近的言论,又毫无惭愧之色。如不除去他们,恐怕以后还会二次兴兵。”王敦向来忌恨二人的才能,心下颇为赞同,用很随便的态度问王导说:“周顗、戴渊,南北的声望所归,请他们任三司(宰相级)的官职,应当没有什么疑问吧?”王导不答。又说:“如果不在三司任职,让他们担任尚书令和左右仆射如何?”王导又不答。王敦说:“如果都不合适,那就应当杀掉?”王导又不回答。三月二十三日,王敦派遣部将陈郡人邓岳,收捕了周顗、戴渊。

周顗被收捕,路经太庙,大声说:“贼臣王敦,倾覆社稷,枉杀忠臣。神祗有灵,请速诛杀王敦!”收捕的士兵用戟戳破他的口,鲜血直流到脚上,周顗的容貌举止却从容自若,观看的人都为之流泪。后来,周顗与戴渊一起在石头南门外被杀。

王导后来翻阅中书省档案,才看见了周顗救自己的表章,拿着表章流泪说:“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王楙先生曰(柏杨译):周顗之死,祸由自招。救人而不希望人知,周顗的意思是表示公道,立意并不是不好。可是,秘密申请营救,不泄漏私人的恩惠,已经足够。何至于当王导向他呼救时,不作理会!出入宫门,又意气轩昂,显出得意面孔,甚至有“诛杀贼奴”之类的诟骂。“形之于外的表情和言辞,竟如此凶恶,内心的凶恶,不问可知,不但不会救我,必然反而害我!”王导怎么能没有这种猜疑?当此之时,即令是再善良的敦厚长者,都不能承受。

王导岂是陷害贤才的人?当王敦三次问他,而他三次拒绝回答,可看出王导心中蕴藏的悲愤。周顗死后,王导才发现:当初凶恶相拒之际,正是殷殷营救之时。然而,为时已经太晚。而营救之事,又有谁知!一个人不可以使自己站在暧昧的地位,何况面对危险灾祸,立身尤其困难,稍有怨恨,性命不保,怎么可以再去故意制造怨恨?周顗之不得其死,并不是不应该。本来是为了避免别人感恩,结果却招来大祸,可哀。

 

柏杨先生曰:对人有再造之恩,固不可以表功需索,但也不可以羞辱戏弄。如果说恐怕刘隗、刁协之辈,得到消息后从中破坏,则血淋淋的诟骂,并不必要。假如王导发现面临绝境,全家男女老幼一百余口,同时服毒自尽,岂不违反周顗本意。

 

【原文译白】晋帝司马睿忧愤成疾,闰十一月初十,逝世(47岁)。司空王导接受遗诏辅政。

晋元帝恭俭有余而明断不足,故统一的大业没有复兴而祸乱从内部发生。

闰十一月十一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尊生母荀氏为建安君。

十二月,汉赵皇帝刘曜葬其父母于粟邑,大赦。陵墓的基础周长二里,高达百尺,计用六万劳力,作了百日方成。夜间也要点着蜡烛劳动,人民苦不堪言。游子远劝阻,不听。

后赵濮阳景侯张宾逝世,后赵王石勒哭得十分悲恸,说:“难道老天爷不想让我成事,为什么这么早就夺走我的右侯!”任命程遐代理右长史。程遐,是世子石弘的舅父。石勒每与程遐议事,有所不合,总是叹息说:“右侯舍我而去,乃令我与此辈共事,岂不是太残酷了吗!”因此而流泪整天。

 

治国先生曰: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困难的是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如果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他就不能不那样去做决定,去行动。司马睿先生明断不足,关键在于一个“明”字,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因而就难于做出决断。决断与否,非性格使然,而是心灵、思想、知识的外在体现。

刘曜先生好了疮疤就忘了痛。人固然健忘,但如此健忘,是谓没有成色。皇权专制制度是一个产生奢侈、荒淫、暴虐的制度,纵有十个游子远,也无能为力。

石勒先生埋怨张宾先生离他而去,让他和一些傻瓜共事太“残酷”。与石勒先生共事的那些傻瓜,既非张宾先生留给他的,甚至也不是老天爷特意为他制造出来的,而是上帝赋与人类的灵性,被人类自己卑鄙的欲望磨蚀殆尽所致。如果这也算残酷的话,那么,人类的自相残杀、相互迫害之骇人听闻,其残酷程度恐怕连上帝也始料不及。石勒先生本人就做了大量残酷的事情,可惜他也没有反省能力。

 

公元323年          癸未

晋明帝司马绍           元年(太宁元年)      

成汉李雄               二十年(玉衡十三年)        

汉赵刘曜               六年(光初六年)          

后赵石勒               五年(赵王五年)

前凉张茂               四年(永元四年)

 

【原文译白】后赵王石勒派遣使者结好于慕容廆,慕容廆将使者逮捕,送到建康。

 

治国先生曰:慕容廆先生名义上归顺东晋帝国,实际上是一个内政完全独立的政权。内政决定外交。石勒先生主动向慕容廆伸出友好的橄榄枝,并派出使者。国家之间的和平友好,仅仅有良好的愿望是不够的,还要探索国与国之间和平友好相处的原则。目前中国境内已存在六个政治实体,如果相互之间能划清边界,和平相处,不但对人民有利,对统治者也是有利的。但慕容廆看不到这么远,说明他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比之石勒先生还有相当距离。

 

【原文译白】自称梁王的陈安,在南安郡(治所在今甘肃省陇西县东南)包围汉赵帝国征西将军刘贡。匈奴休屠王石武,自桑城引兵急赴上邽援救,与刘贡合兵进攻陈安,大破之。陈安收集余骑八千,走保陇城(今甘肃省张家川县)。秋,七月,汉赵皇帝刘曜亲自率兵包围陇城,另外派出军队包围上邽。陈安频频出战,总是失败。汉赵右军将军刘干攻克平襄(县名,治所在今甘肃省通渭县西南),陇上各县全都投降。陈安留其部将杨伯支、姜冲儿守陇城,亲自率领精锐骑兵突围,出奔陕中(在陇城南)。刘曜派遣将军平先等人追赶。陈安左手挥舞七尺大刀,右手运动丈八蛇矛,近则刀矛俱发,常杀死五六人;远则在马上左右开弓,边射边走。平先也勇敢迅捷,像飞一样,与陈安搏斗,第三次交手,夺下了陈安的蛇矛。适逢天色已黑,大雨如注,陈安弃马与左右藏入山中。汉赵兵搜索,不知所在。次日,陈安派遣其将石容侦察汉赵军队,汉赵辅威将军呼延青人将其擒获,拷问陈安所在,石容始终不肯言,被呼延青人所杀。雨停后,呼延青人循足印搜索,在山涧弯曲处擒获陈安而斩之。陈安对将士有恩信,与士卒同甘苦。死后,陇上人思念他,为他作《壮士之歌》。

 

治国先生曰:《壮士之歌》云:“陇上壮士有陈安,躯干虽小腹中宽,爱养将士同心肝,□(缺字:左马右聂,音niè)骢交马铁瑕鞍,七尺大刀奋如湍,丈八蛇矛左右盘,十荡十决无当前。战始三交失蛇矛,弃我□(缺字:左马右聂)骢窜岩幽,为我外援而悬头;西流之水东流河,一去不还奈子何!”陈安不只武艺高强,得士卒之心,必定还有其他使人难忘的长处,死后才令许多人怀念,创作出了令人惋惜不已的《壮士之歌》。但这样的壮士多在乱世争权夺利的斗争中作了无谓牺牲。争斗的两方,不论文武,站在一线首先牺牲的,都是最优秀的分子,久而久之,造成了民族人种的退化。

 

【原文译白】王敦之侄王允之,尚在童年,王敦爱他聪明机警,常让他随在身边。有一次王敦夜间饮酒,王允之借口酒醉,提前休息。王敦与钱凤密谋叛逆之事,王允之全都听到。于是在睡觉处大肆呕吐,衣服面目全弄得污秽不堪。钱凤离去后,王敦果然照着灯察看允之是否听到,见允之睡在呕吐出来的污秽中,遂不怀疑。恰逢王允之父亲王舒升任廷尉,请求回家看望,允之就将王敦与钱凤的密谋详告王舒。王舒与王导一起启奏晋帝,秘密进行准备。

 

柏杨先生曰:王允之小子这桩传奇的遭遇,在历史上传下佳话。然而,我们怀疑它的真实性,一个十岁左右的顽皮娃儿,不过小学四年级程度,即令他再聪明伶俐,也不可能了解两个大人的谋反言辞。因为任何谋反言辞,都不会出现赤裸裸的谋反词汇,出现的全是义愤填膺的控诉,王允之小子如何判断分辨?即令可以判断分辨,他又怎么会想到危险?王敦如果当了皇帝,王允之就是亲王,他如果想不到他的前程如锦,也就想不到亲爱的叔父大人会杀他灭口?这不是一个十岁乳臭未干的孩子所能了解的层面。

即令王允之小子聪明早熟,他又怎么能够呕吐得出来?而又呕吐得那么多?多到衣服上脸上,一团肮脏。王敦和钱凤秘密磋商的声音,小子都听得很清楚,而呕吐的声音,王钱二位,岂没有发觉?何至后来才恍然惊悟。最可疑的是,皇帝司马绍在听到王导等的报告后,才暗中戒备。好像是如果没有小子通风报信,就没有戒备似的。难道司马绍从不知道王敦的危险性?事实上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任命郗鉴当兖州州长(刺史),目的就是对付王敦。我们觉得根本没有王允之小子呕吐这一回事,从头到尾是一场骗局。王导和王舒在小子回京(首都建康)之后,教导小家伙一番说词,用来向皇帝表示忠心。王敦如果成功,他们享不尽荣华富贵,这件事就不会再提,反正奏报是秘密性质,了无痕迹可寻。而王敦万一失败,先布一个棋子安排在要害之处,不但可以免祸,还可以嚷嚷得天下皆知,忠肝义胆,照耀千秋。说来说去,官场上混世政客的小动作、小布局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4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