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三卷(上)17 慕容儁逝世,前燕内讧;  

2010-08-26 09:08:10|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慕容儁逝世,前燕内讧;谢安赴召;慕容暐报复李绩;前凉内乱;苻坚用人有道,请托不行,莫敢妄举;张平反复无常;范宁贬责王弼、何晏“历代患重,迷众罪大”;前凉政变;沈劲以死雪耻;前秦抑制工商

 

公元360年          庚申

晋穆帝司马聃         十六年(升平四年)    

前燕慕容儁           十二年(光寿四年)

前凉张玄靓           六年(建兴四十八年)        

慕容暐               元年(建熙元年)

前秦苻坚             四年(甘露二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二十三年(建国二十三年)

 

【原文译白】春,正月二十,前燕皇帝慕容儁在邺城大规模阅兵,准备使大司马慕容恪、司空阳骛率军进攻东晋。慕容儁突患重病,于是召见慕容恪、阳骛及司徒慕容评、领军将军慕舆根等,接受遗诏辅政。正月二十一日,慕容儁逝世。正月二十五日,太子慕容暐即皇帝位。年十一。大赦,改元建熙。

二月,前燕帝国尊可足浑后为皇太后。任命太原王慕容恪为太宰,专制朝政;上庸王慕容评为太傅,阳骛为太保,慕舆根为太师,参辅朝政。

慕舆根质朴倔强,自恃是先朝有功旧臣,心中不服慕容恪,举动倨傲。

 

柏杨先生曰:《资治通鉴》史实,叙述到今天,已七百余年,超过全书所包括时间(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二分之一,我们有一个发现:任何人,无论英雄豪杰或奸猾恶棍,有一天,在他的名字下忽然出现“倨傲”或“傲慢”之类字样,用不着读下去,就可以肯定下文是什么。他已踏动陷阱的机关,下一步就是翻滚而下,轻则事业失败,重则生命不保。慕舆根一代人杰,也跳不出这项定律。

 

【原文译白】当时太后可足浑氏对朝政多所干涉,慕舆根想要叛乱,对慕容恪说:“现在主上幼冲,母后干政,殿下应防止意外的变化,考虑自全之策。而且平定天下,都是殿下的功劳。兄亡弟及,古今成法。等到安葬之事完毕,应废主上为王,殿下自己登上尊位,这将是大燕无穷的福祉。”慕容恪说:“公喝醉了吧,为什么说这些糊涂话!我与公受先帝遗诏,为何突然会有这样的议论!”慕舆根惭愧,道歉而退。慕容恪告诉吴王慕容垂,慕容垂建议杀慕舆根。慕容恪说:“现在新遭大丧,两个邻国看着我们出事,而宰辅自相残杀,恐远近失望,可暂且忍耐。”秘书监皇甫真对慕容恪说:“慕舆根本来就是平庸小子,蒙先帝过分之恩,列入顾命大臣。但是小人没有见识,自从先帝逝世,骄傲狠毒日益严重,将成祸乱。明公今天据周公之地,应当为社稷深谋远虑,早日为他安排个去处。”慕容恪不听。

慕舆根又对可足浑氏及前燕皇帝慕容暐说:“太宰、太傅(慕容恪、慕容评)将图谋不轨,臣请率领禁兵将他们诛杀。”可足浑氏准备接受,慕容暐说:“二公是国家的亲戚贤臣,先帝选择他们,托以孤儿寡妇,必定不会这样。安知不是太师想要作乱!”于是停止。慕舆根又思恋东土(指龙城,在邺城东北),对可足浑氏及慕容暐说:“如今天下萧条,外寇非止一家,国家太大而忧患深重,不如回到东土。”慕容恪听说,就与太傅慕容评商议,密奏慕舆根罪状,派右卫将军傅颜在宫中诛杀慕舆根及其妻党。大赦。当时刚遭大丧,杀人的场面狼藉,内外慌乱恐惧,太宰慕容恪举止如常,看不到他有忧色,每出入,只有一个人步行跟随。有人劝他应严加防卫,慕容恪说:“人情正惶惶恐惧,应当安宁稳重,以镇定人心,怎么再能自相惊扰,众人将何所仰仗!”由此人心稍定。

 

谢安少年即有重名,朝廷前后多次征召,皆不就职。寓居会稽,以山水、文籍自娱。虽为布衣,当时之人都以公卿期望于他,以至于士大夫相互说:“安石(谢安字)不出,如天下苍生何?”谢安每游东山,常以妓女自随。司徒司马昱听到后说:“安石既能与人同乐,必然不会不与人同忧。召之必至。”谢安之妻是刘惔之妹,看见家门贵盛,只有谢安安静退让,对他说:“丈夫不应该这样。”谢安掩着鼻子(表示不屑为)说:“我只恐怕免不了。”等到弟谢万废黜,谢安才开始有仕进之志,时年四十余。征西大将军桓温请他担任司马,谢安于是赴召。桓温大喜,深深尊礼重用。

 

前燕太宰慕容恪想任命李绩为右仆射,慕容暐不许。慕容恪反复请求,慕容暐说:“万机之事,都委托给叔父,伯阳(李绩字)一人,请由我自己决定。”让李绩出任章武太守,忧伤而死。

 

柏杨先生曰:去年,慕容暐对李绩在老爹慕容儁面前,没有在他头上戴光圈,没有把他形容得完美无缺,恨入骨髓。今年,他不过十一岁,仍是一个小娃,竟如此记仇,其顽劣的程度,使我们为他的帝国战栗。

李绩所以仍能保住老命,只不过慕容暐此时还没有完全掌握权力,否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诛杀场面。六世纪七十年代北周帝宇文赟,便是用诛杀回报忠心直言。

堕落的首领,鼓励诈欺,胆敢说实话,祸就不可预测,中国人的道德,因之日益堕落。惟一的挽救,只有先行消除专制封建,别无他法。任何他法,都只是枝枝节节。

 

公元361年          辛酉

晋穆帝司马聃           十七年(升平五年)          

前燕慕容暐             二年(建熙二年)

前凉张玄靓             七年(建兴四十九年,升平五年)

前秦苻坚               五年(甘露三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二十四年(建国二十四年)

 

【原文译白】五月二十二日,东晋穆帝司马聃逝世(十九岁),无子。皇太后命曰:“琅邪王司马丕,中兴后的正统传人,道义上的声望和亲族地位,无人可比。应由琅邪王继任大统。”于是百官备法驾,迎司马丕于琅邪王府第。五月二十五日,即皇帝位,大赦。

 

前凉骠骑大将军宋混病重,张玄靓及其祖母马氏前往探望,说:“将军万一不幸,寡妇孤儿将托付何人?欲以宋林宗(宋混之子)继承将军,是否可以?”宋混说:“臣之子林宗幼小懦弱,不堪大任。殿下如果不抛弃臣的一家,臣弟宋澄处理政事超过臣。但恐怕他处事缓慢不断,不善于处理紧急事变。在殿下的督促勉励下使用他,还是可以的。”宋混告戒宋澄和各位儿子说:“我家受国家大恩,当以死相报,不可恃权势地位对人骄傲。”又会见朝臣,都劝戒他们忠贞。等到他逝世,行路之人也为之挥泪。张玄靓任命宋澄为领军将军,辅政。

前凉右司马张邕忌恨宋澄专政,起兵攻杀宋澄,并灭其族。张玄靓任命张邕为中护军,叔父张天锡为中领军,共同辅政。

张邕骄矜淫纵,树党专权,多所刑杀,国人患之。张天锡亲信的敦煌郡人刘肃对他说:“国家的事情还没有静下来。”张天锡说:“什么意思?”刘肃说:“今天张护军出入,有如张祚(前凉五任王)。”张天锡吃惊说:“我本来就怀疑,未敢出口。计将安出?”刘肃说:“正应当迅速除去!”张天锡说:“哪里有合适的人选?”刘肃说:“我刘肃就是合适的人选!”刘肃当时年不满二十。张天锡说:“你年少,还需要帮手。”刘肃说:“赵白驹与我,两个人就够了。”十一月,张天锡与张邕入朝,刘肃与赵白驹跟随张天锡。刘肃砍杀张邕不中,赵白驹继续砍杀,又没有成功。二人与张天锡俱入宫中,张邕得以逃走,率领甲士三百进攻宫门。张天锡登上屋顶大呼说:“张邕凶逆无道,既灭了宋氏,又欲倾覆我家。你们将士世代都是凉臣,何忍以兵器相向!今天要拿取的,就是张邕一人,其他人一无所问。”于是张邕的士兵全都散走,张邕自杀而死,尽灭其族党。张玄靓任命张天锡为使持节、冠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辅政。十二月,始改建兴四十九年,奉升平年号(东晋穆帝年号)。东晋朝廷下诏,以张玄靓为大都督、督陇右诸军事、凉州刺史、护羌校尉、西平公。

 

前秦天王苻坚命令州牧、王公、郡守、县令,各举荐孝悌、廉直、文学、政事,考察其所举,得人者奖赏之,非其人者问罪。由此人莫敢妄举,请托不行,士大夫都发奋进取;虽宗室外戚,无才能者也都弃置不用。当时,内外之官,基本上都很称职,精耕农田,开辟荒地,仓库充实,盗贼屏息。

 

柏杨先生曰:中国人向往的太平盛世,不过是官员不贪污、社会有公道。在一个英明君主苻坚和一个法治派学者王猛主持的政府下,只几年工夫,太平盛世出现。

王猛跟樊世强烈的冲突,和对强德强烈的反应,使人想到公孙鞅,他们二位治理国家的方法,几乎完全一样,用法律手段,建立法律尊严。这跟儒家学派的明哲保身哲学,完全不同,儒家的改革所以不能成功,最后终于反对任何改革,在这个不同上,可以找出原因。只因儒家学派都是聪明伶俐之辈,他们恐惧“后果”。王猛幸亏在平安和荣耀中逝世,假使他也步上公孙鞅后尘,儒家学派反对改革的理由,就更多了一个例证。

历史上,英明君主属稀有动物,法治学派的政治家,在儒家学派长期而阴暗的压制下,更寥寥可数!没有法律保护自己,没有伸张公义的渠道,是中国人的噩运。

 

治国先生曰:前凉王国之去除骄矜淫纵的张邕,前秦帝国之实现“盛世”,看似十分困难,实现起来却似非常简单。张邕的失败,在于他的行为早已不得人心,但他貌似强大的权力,使得甚至张天锡也不敢开口,士民兵众自然更是敢怒而不敢言。但在这里,“不敢言”只是表面现象,“敢怒”才是濒临突变的形势的实质。所以不到二十岁的刘肃和他的助手赵白驹两个青年率先发动,加上张天锡的当众揭露策反,使得张邕顷刻之间众叛亲离,迅即瓦解。不可能的事在瞬间发生并且完成了。

任人唯亲是一切专制政权腐败的第一原因。王猛、苻坚对症的良药十分简单:州牧、公侯、郡守、县令,都必须全面推荐人才。根据试用的结果,推荐得人者奖赏之,推荐失误者问罪处罚。如此简单的规定,就使得无人敢于妄荐而请托之事不行。用这个非常简单的办法,也排除了缺德少才的权贵亲戚鱼目混珠,蝇营狗苟的士人以文乱法。得人者昌,所谓“得人”,一是得人心,二是得人才。苟得其人,如反掌耳。观苻坚、王猛之治秦,信哉斯言也!

 

【原文译白】张平袭击前燕平阳郡,杀段刚、韩苞;又进攻前燕雁门郡,杀太守单男。不久受到前秦的进攻,张平又向前燕谢罪求救。燕人认为张平反复无常,不救。张平终于为前秦所灭。(柏杨先生注曰:张平原是后赵帝国并州<山西省中部>州长,三五一年二月投降前秦,三五二年十月投降前燕,三五七年七月投降晋,三五八年三月再投降前秦,同年九月,再投降前燕。即令在大分裂时代乱世,反复无常也是一种恶德。)

 

东晋徐、兖二州刺史范汪,素来为桓温所厌恶。桓温将要北伐,命令范汪率众出梁国。冬,十月,以失期的罪名,免范汪为庶人,由此废黜,死在家中。

范汪的儿子范宁,喜好儒学,性情质直,常说王弼、何晏之罪,比夏桀、殷纣还要深。有人认为贬责太过,范宁说:“王弼、何晏蔑视、抛弃儒家的经典文献,隐没贬抑仁义,游词浮说,影响后生,使官员士绅翻然改辙,以至礼坏乐崩,中原倾覆。其遗风余俗,至今为患。桀、纣纵暴一时,适足以丧身覆国,为后世戒,岂能回转百姓视听!故我以为一世之祸轻,历代之患重;自丧之恶小,迷众之罪大!”

 

治国先生曰:贬抑仁义,游词浮说,否定历史,破坏文化,围剿信仰,毁灭理念。“一世之祸轻,历代之患重;自丧之恶小,迷众之罪大!”范汪先生的话,实为至理名言,历百世而弥加振聋发聩!

 

公元363年          癸亥

晋哀帝司马丕           二年(隆和二年,兴宁元年)     

前燕慕慕容暐           四年(建熙四年)

前凉张玄靓             九年(隆和二年)

张天锡                 元年(太清元年)       

前秦苻坚               七年(甘露五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二十六年(建国二十六年)

 

【原文译白】张玄靓祖母马氏逝世,尊庶母郭氏为太妃。郭氏因为张天锡专政,与大臣张钦等图谋诛杀张天锡。事情泄漏,张钦等都被杀死。张玄靓害怕,让位张天锡,张天锡不受。右将军刘肃等劝张天锡自立。闰八月,张天锡派刘肃等黑夜率兵入宫,杀张玄靓,宣布张玄靓暴病而死,谥冲公。张天锡自称使持节、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当时年十八。尊母刘美人为太妃。派遣司马纶骞等奉表章到建康请求任命,并送还东晋御史俞归(在凉州羁留十七年)。

 

公元364年          甲子

晋哀帝司马丕           三年(兴宁二年)     

前燕慕容暐             五年(建熙五年)

前凉张天锡             二年(太清二年)       

前秦苻坚               八年(甘露六年)

代王拓跋什翼犍         二十七年(建国二十七年)

 

【原文译白】前燕太宰慕容恪准备攻取洛阳,先派遣人招纳士民,远近各坞全都归附。于是派司马(军政官)悦希驻军盟津(今河南省孟津县东黄河渡口),豫州刺史孙兴驻军成皋(今河南省荥阳县西北汜水镇)。

起初,沈充之子沈劲,因其父死于逆乱(沈充是王敦同党,兵败后误逃到旧部属家被杀),志欲立功以雪旧耻;年三十余,因属曾受刑罚的家庭出身,不能当官。吴兴太守王胡之升任为司州(州政府设洛阳)刺史,上疏称赞沈劲的才能品行,请求解除禁锢,担任他的参府事(军事参议官),朝廷批准。适逢王胡之生病,未能成行。等到燕军逼近洛阳,冠军将军陈祐镇守,守兵不过二千。沈劲上表请求分配到陈祐部下效力,诏令补任沈劲为冠军长史,命他自募壮士,得到一千余人,起行。沈劲多次以少击众,屡屡摧破敌锋。而洛阳粮尽援绝,陈祐自度不能守,九月,以救许昌为名,留沈劲率五百人守洛阳,自己率军向东而走。沈劲欢喜说:“我志欲致命,今天得到了!” 陈祐听说许昌已经陷落,就逃奔新城。前燕悦希领军攻略黄河以南诸城,全部夺取。

 

治国先生曰:沈劲以死雪耻,求仁得仁,须眉男儿,平生无愧。吾佩其视死如归的气概而壮其志节!

 

【原文译白】前秦天王苻坚命公国各置三卿(郎中令、中尉、大农),朝廷只任命郎中令,其余官属由各公国自己选任。富商赵掇等,车辆服饰奢侈得超过规定,诸位王公竞相引以为卿。黄门侍郎程宪请求整治。苻坚下诏说:“本想使诸公延选英儒(杰出的儒生文人),想不到竟然滥脏到如此地步。应令有司追究调查,选任官职非其人者,全部降爵为侯。自今以后,诸侯国的官员,一律委托吏部诠选任免。除非是由朝廷任命的士以上的官员,一律不得乘车马。京师百里之内,工、商、皂隶(奴隶仆役),不得服金银、锦绣,犯者斩首示众。”于是平阳、平昌、九江、陈留、安乐五公,皆降爵为侯。

 

治国先生曰:中国古代皇权专制制度之抑制工商,是一以贯之的。根本原因在于工商业本质上是自由经济,不依附于土地和专制权力,因而专制政权难以控制。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动摇皇权专制制度的基础,即分散的小农经济及其对皇权专制制度的强烈依附。但缺乏理念的工商势力,并不会自发地产生反专制主义的先进思想。他们一有机会,就会与权力勾结,在对普通老百姓耀武扬威的同时,也威胁到皇权专制主义的统治。中国历史上两千年来抑制工商业之所以能得到成功,是因为这种抑制总是得到下层人民的配合。

保护并鼓励工商业的理念,并不总是和皇权专制制度相冲突。只要通过税收适当调节,在一定时期和范围内,工商业的发展不但会繁荣和稳定社会,还会促使开明君主制的产生,并进而发展为君主立宪制度。缺乏理念的工商业者的下作行为也是暂时和相对的。工商业本身的发展,必定会产生出有利于自身也适合于社会的先进理念。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