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二卷(下)29、张轨有保据河西之志;  

2010-06-20 09:29:39|  分类: 《资识通鉴》第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张轨有保据河西之志;司马伦称帝;司马冏讨伐司马伦;李特率领流民反抗压迫,阎式说:“弱而不可轻者,民也!”司马乂杀司马冏;鲜卑慕容廆兴起

 

公元301年          辛酉

晋惠帝司马衷           十二年(永康二年,永宁元年)   

司马伦                 元年(建始元年)

 

【原文译白】春,正月,任命散骑常侍安定郡(治所在今甘肃省镇原县东南曙光乡)人张轨为凉州刺史。张轨因为时局正值多难之秋,暗中有保据河西(指今甘肃、青海两省黄河以西地区,河西走廊与湟水流域地区)之志,故请求担任凉州刺史。当时州郡盗贼纵横,鲜卑为寇。张轨来到后,聘请宋配、汜瑗为谋主,全部讨破,威名著于西土。

相国司马伦与孙秀派牙门(营门官)赵奉,编造宣帝司马懿的神语说:“司马伦应该早入西宫。”散骑常侍义阳王司马威,是司马望的孙子,素来谄媚司马伦。司马伦任命司马威兼侍中,使司马威逼迫惠帝,夺其玺绶,作禅让诏书。又派尚书令满奋持节,奉玺绶禅位于司马伦。左卫将军王舆、前军将军司马雅等,帅甲士入殿,晓喻三部司马,示以威赏,无人敢于违抗。张林等屯守诸门,正月初九,司马伦备法驾(皇帝使用的最庄严的车驾)入宫,即皇帝位,大赦天下,改元建始。惠帝自华林西门出居金墉城,司马伦派张衡率军看守。

 

齐王司马冏谋划讨伐赵王司马伦,尚未发动,恰逢离狐人王盛、颖川郡人处穆,在浊泽聚众,百姓从之,日以万计。司马伦任命其将管袭为齐王监军,讨伐王盛、处穆,将其斩首。司马冏趁机捕杀管袭。于是与豫州刺史何勖、龙骧将军董艾等起兵,派遣使者告诉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顒、常山王司马乂及南中郎将新野公司马歆,传檄四征(征南、征北、征东、征西将军)、四镇(镇南、镇北、镇东、镇北将军)以及州、郡、县、国,称:“逆臣孙秀,迷误赵王,应当共同诛讨,有不从命的,诛其三族。”

 

自从司马冏等起兵,百官和将士都想诛杀司马伦、孙秀。孙秀害怕,不敢出中书省。等到闻知河北兵败,忧懑不知所为。孙会、许超、士猗等来到,与孙秀商量。有人想收拾残余部队出战;有人想要焚烧宫室,诛杀那些不归附自己的人,挟持司马伦向南依靠孙旂、孟观;有人主张乘船东走入海。计议未决。四月初七,左卫将军王舆与尚书、广陵公司马漼率领下属的营兵七百余人,从南掖门(南侧门)进入皇宫,三部司马(指朝廷禁军前驱、由基、强弩三部队)作为内应,到中书省进攻孙秀、许超、士猗,全部斩首。接着杀孙奇、孙弼及前将军谢惔等。司马漼,是司马伷的儿子。王舆屯兵云龙门,召八坐(指六曹尚书并其长官尚书令、尚书仆射)全都到殿中,命令司马伦作诏说:“吾为孙秀所误,惹怒了三王。现在已经杀了孙秀,迎接太上皇(司马衷)恢复帝位,吾将归老于农亩。”传诏者用驺虞幡命令将士停止战斗。黄门带司马伦从华林东门出,及太子司马荂,都回到汶阳里府第中。派遣甲士数千迎惠帝于金墉城,百姓都喊万岁。惠帝从皇宫正门(端门)进入,升殿,群臣顿首谢罪。诏命送司马伦、司马荂等到金墉城。广平王司马虔自河北还,到九曲(地在今河南巩县以南),听到形势变化,于是抛弃了军队,率领数十人回归里第。

四月初九,大赦天下,改元永宁元年,下令天下,聚会畅饮五日。分别派遣使者慰劳三王(齐王司马冏、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顒)。梁王司马肜等表奏:“赵王司马伦父子凶逆,应该伏诛。”四月十三日,派遣尚书袁敞持节赐司马伦死,收捕其子司马荂、司马馥、司马虔、司马诩,全部诛杀。凡百官为司马伦所用者皆斥免,台、省、府、卫,留下的绝无仅有。这天,成都王司马颖到。四月十五日,河间王司马顒到。司马颖派赵骧、石超帮助齐王司马冏讨伐张泓于阳翟,张泓等皆降。自兴兵六十余日,战斗而死者近十万人。斩张衡、闾和、孙髦于东市,蔡璜自杀。五月,诛杀义阳王司马威。襄阳太守宗岱按照司马冏的命令,斩孙旂,永饶冶(一个冶炼场的名字)令空桐(复姓)机斩孟观,都传首洛阳,夷灭三族。

 

治国先生曰:在新的一轮夺权斗争中,司马伦及其同伙失败了,司马冏及其同伙胜利了。在这里我们看不到对人民生命和权利的丝毫尊重、关心和爱护(仁),也看不到对法律、规则、约定、承诺亦即程序正义(义)的丝毫尊重和维护。我们看到的,是权力阶层的阴谋诡计、卑鄙无耻和愚昧狂妄,是人民的死亡、流离和痛苦。一些混蛋失败了,一些混蛋胜利了,这就是司马天下的夺权斗争史,就是西晋皇朝的历史;统而言之,这就是两千多年来中国大一统的皇权专制社会的历史。对于中国的皇权专制主义来说,专制主义和大一统是一对狼狈为奸的孪生兄弟。专制主义使夺取至高无上、无所不包的统治权,成为一切权势者的目标;大一统又在权力所及的每一个角落加强着专制主义的统治,把一切创造的生机扼杀在摇篮中,使专制主义成为牢不可破的超稳定结构。处在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在上层,在统治集团内部,在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的框架内,看不到任何希望。当人们在一个制度内部看不到希望时,他们就会把目光转向这个制度的外部,转向这个制度的分化和解体。凉州刺史张轨先生已经有志于斯,下面我们还会看到更多像张轨这样的有志者。后来发生的持续了将近三百年的混战和灾难,不是分裂的罪过,恰恰是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的罪恶。

 

【原文译白】起初,朝廷命令秦州(今甘肃省南部)、雍州(今陕西省中部),使召还流落到蜀地的人民;又派遣御史冯该、张昌监督执行。李特之兄李辅从略阳来到蜀地,说中国正乱,不应该回去。李特认为他说得对,多次派遣天水郡人阎式到刺史罗尚处请求暂缓执行。秋天,又向罗尚、冯该行贿,得到二人允许。朝廷因讨伐赵廞(廞音xīn。赵廞曾抗命司马伦,有自立之志,李特兄弟先顺而后反,赵廞败死)的功劳,任命李特为宣威将军,弟李流为奋武将军,并皆封侯。玺书下到益州,写明六郡流民与李特共同讨伐赵廞的,都将得到封赏。广汉太守辛冉想把消灭赵廞的功劳据为己有,故意搁置朝廷命令,不如实上报,众人都生怨恨。

罗尚派遣从事监督遣返流民,限七天上道。当时流民分布在梁州(今四川省东北部及陕西省南部)、益州(今四川省中南部及云南省),为人佣工。听说州、郡逼迫遣返,人人愁怨,不知所为。而且水潦正盛,年谷未收,路费也无法筹办。李特又派遣阎式去找罗尚,要求延至冬季。辛冉及犍为郡太守李苾以为不可。罗尚举荐别驾杜弢为秀才,阎式为杜弢说明逼迫遣返的利害,杜弢也想为流民宽限一年。罗尚坚持辛冉、李苾的建议,不从。于是杜弢向罗尚交回了秀才资格证书,辞职还家。辛冉性情贪暴,想杀流民首领,掠夺其资产宝货,于是与李苾报告罗尚说:“流民从前因为赵廞之乱,多所剽窃掠夺,应该趁他们遣返,设立关卡,将劫掠的财货收回来。”罗尚下公文给梓潼太守张演,于各交通要道设立关卡,搜索宝货。

李特多次为流民请求暂留,流民都对他感激依赖,许多人相帅归附李特。李特于是在绵竹建立大营,安置流民,致书辛冉,要求宽限日期。辛冉大怒,派人在各路口张贴告示,悬赏缉捕李特兄弟,许以重赏。李特看见,全都揭下来,与弟李骧修改其悬赏缉捕的条文说:“能送六郡酋豪(指从秦、雍六郡流亡到四川来的难民首领)李、任、阎、赵、上官及氐族、羌族的侯王一颗首级者,赏帛百匹。”于是流民大为恐惧,归附李特的人更多,不到一个月已有二万人。李流也聚众数千人。

李特再一次派遣阎式到罗尚处请求宽限遣返时间。阎式见营寨森严,准备洗劫流民,叹息说:“民心正十分危险,现在又火上浇油,动乱即将发生了。”又知道辛冉、李苾的意见不可改变,于是辞别罗尚回绵竹。罗尚对阎式说::“先生不妨把我的意思告诉流民,我很快就要实行宽大政策了。”阎式说:“明公迷惑于奸人的意见,恐怕没有宽大的道理。弱而不可轻者,民也。现在不讲道理地强迫他们搬迁,众怒难犯,恐怕为祸不浅。”罗尚说:“是这样。我绝不骗你,你只管回去。”阎式回到绵竹,对李特说:“罗尚虽然如此说,然而未可相信。为什么?罗尚的威刑不立,辛冉等各拥强兵。一旦有变,不是罗尚所能控制。应该做好充分准备。”李特接受。冬,十月,李特分为二营,李特居北营,李流居东营,缮甲厉兵,戒严以待。

辛冉、李苾相互商量说:“罗侯贪而无断,日复一日,使流民得以施展奸计。李特兄弟都有雄才,我们将成为他的俘虏了!应该决定计策,罗侯那里不值得再问了。”于是派遣广汉都尉曾元、牙门张显、刘并等偷偷率领步、骑兵三万人袭击李特营寨。罗尚闻知后,也派遣都护田佐援助曾元。曾元等来到李特营前,李特安卧不动,等到曾元的人马半数已经进入,伏兵齐起,猛烈攻击,曾元军死者甚众。杀死田佐、曾元、张显,传其首级以示罗尚、辛冉。罗尚对将佐说:“这些强寇已经决定要走,而广汉太守(辛冉)不听我的话,使贼势更加张大。如今怎么办?”

于是六郡流民共推李特代理镇北大将军,禀承皇帝旨意,封爵拜官。任命李特之弟李流代理镇东大将军,号“东督护”,共同统御部众。又任命兄李辅为骠骑将军,弟李骧为骁骑将军,进兵广汉,攻击辛冉。罗尚派遣李苾、费远帅军援救辛冉,但害怕李特,不敢进兵。辛冉出战屡败,突围逃奔德阳。李特入据广汉,任命李超为太守,进兵成都攻击罗尚。罗尚写信给阎式,阎式回信说:“辛冉狡诈刁猾,曾元是个小人,李叔平(李苾字)非将帅之才。阎式前时为阁下以及杜景文(杜弢字)讲述流民留下和迁徙的利害。人都怀恋故乡,谁不愿回家!但往日初到,为了吃饭,到处为人出力打工,一家人往往分别五处,又值秋雨,乞求等到冬熟再走,而始终不被接受。绳之太过,穷鹿抵虎。流民不肯延颈受刀,以致激起变乱。当初如果听取我的意见,放宽流民治装的期限,也不过九月底就可全部集合,十月上道,使他们回归乡里,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呢!”

李特任命兄李辅、弟李骧、子李始、李荡、李雄及李含、李含子李国、李离,任回、李攀、李攀弟李恭、上官晶、任臧、杨褒、上官惇等为将帅,阎式、李远等为僚佐。罗尚素来贪婪残暴,为百姓患。李特与蜀民约法三章,施舍赈贷,礼贤拔滞,军政肃然,蜀民大悦。罗尚屡次为李特所败,于是构筑长墻作为屏障,沿郫水立营,绵延七百里,与李特相拒,求救于梁州及南夷校尉。

 

治国先生曰:为了1700年前成千上万从陕西和甘肃逃到四川的流民,我们向李特先生和阎式先生致敬。如果当时的朝廷没有内乱,在辛冉、李苾、罗尚这些虎官狼吏的割剥下,这些流民只有死路一条,想要反抗,也必定失败。但他们的幸运在于遇到了两个条件,一是朝廷内乱,无暇顾及;二是有李特、阎式辈的仁、智、勇,使他们可以战胜官兵。阎式先生的话:“弱而不可轻者,民也!”应该写在所有官府的门楣上。在专制制度下,人民虽弱小无权,但如果受欺太过,必会被迫反抗。还是阎式先生说得好:绳之太过,穷鹿抵虎;何况民间反抗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中国的专制传统,法律从来就是为束缚压制老百姓的,那些“为百姓患”的皇帝和官吏们,不仅不受法律约束,反而视法律或破坏法律为随心所欲的统治工具或手段。皇权专制制度下的皇帝和官吏,即使原来并不十分的贪婪暴虐,在权力的腐蚀下,也必有一天“为百姓患”。面对无端的压迫,百姓是忍辱负重、任人宰割呢,还是起而反抗?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反抗的结局都是失败和死亡,但我们仍然尊敬那些反抗压迫的英雄,尊敬他们的血性和“不自由,毋宁死”的胆魄。庄子说:“寿莫过于殇子,而彭祖为夭。”一天自由的生活胜过一百年奴隶生活。生命的意义可以有各种尺度来衡量,而最重要的尺度是自由,因为人的本质就是自由。西晋统治崩溃之后将近三百年的分裂时期,却是中国人的人性最具自由张力的时期。而李特、阎式先生们,为他们的时代开了这样的先河。

 

公元302年          壬戌

 晋惠帝司马衷          十三年(永宁二年,太安元年)

 

 【原文译白】河间王司马顒派遣督护衙博(姓衙名博)主伐李特,屯兵梓潼(郡名,治所在今四川省梓潼县)。朝廷再任命张微为广汉太守,驻军德阳(今四川省遂宁市东南)。罗尚派遣督护张龟驻军繁城(县名,故城在今四川省新繁县东北)。李特派其子镇东将军李荡等袭击衙博;亲自率军攻破张龟军。李荡在阳沔(地在今四川省梓潼县东北)击败衙博军,梓潼太守张演弃城而走,巴西郡丞毛植以郡降。李荡又在葭萌(县名,治所在今四川省昭化县东南五十里)进攻衙博,衙博败走,其众全部投降。河间王司马顒更以许雄为梁州刺史。李特自称大将军、益州牧、都督梁、益二州诸军事。

秋八月,李特进攻张微,被张微击破。接着张微向李特发动进攻。李荡领军援救,山路狭窄险峻,李荡力战而前,终于攻破张微军。李特想回涪县(治所在今四川省绵阳东北,涪江东岸),李荡及司马王幸建议说:“张微军队已败,智勇俱竭,应乘我们的锐气一鼓将其擒拿。”李特再次进攻张微,将其杀死,生擒张微之子张存,让他带着张微的棺木回朝。

李特任命其将寋(音jiǎn,姓)硕守德阳。李骧驻军毗桥(在今四川省新都县南十里),罗尚派军攻击,屡次为李骧所败。李骧于是进攻成都,烧其城门。李流驻军于成都之北,罗尚派遣精锐部队万人进攻李骧,李骧与李流合击,大破之,归还的只有十分之一二。许雄数次派遣军队进攻李特,不胜。李特的势力愈加强盛。

 

治国先生曰:《老子》云:“抗兵相加,哀者胜矣”,人们常说的“哀兵必胜”就由此而来。李特先生的军队是受欺侮、求生存的军队;而西晋军队是腐败政府的军队。尽管李特的军队在训练有素方面尚不能与西晋军相比,由于士气的差别,只要李特军在战略战术方面不出重大差错,作为正义之师,其战胜司马衷的军队就是必然的。

 

【原文译白】司马顒上表陈述司马冏的罪状,并且说:“勒兵十万,欲与成都王司马颖、新野王司马歆、范阳王司马虓(音xiāo)共会洛阳,请长沙王司马乂废黜司马冏归还府第,以司马颖代替司马冏辅政。”司马顒于是举兵,以李含为都督,率领张方等直趋洛阳;又派遣使者邀请司马颖。司马颖准备响应,卢志阻谏,不听。

十二月二十二日,司马顒的表章到。司马冏大为恐惧,会百官商议说:“孤首倡讨伐司马伦的义兵,臣子之节,信著神明。今天二王听信了谗言而发难,应该怎么办?”尚书令王戎说:“公的勋业确实很大,然而赏不及劳,故人怀二心。如今二王的兵力强盛,不可阻挡。如果辞去朝廷职务,以王爵身份返回私第,把大权交出去,表现谦让的高姿态,大概还可以求得平安。”司马冏的从事中郎葛旟(音yú)发怒说:“三台(指尚书省、御史台、谒者台)纳言(指各位言官),不恤王事。赏报稽缓,责任不在王府。谗言逆乱,当共诛讨,为何无端地承认伪造的诏书,遽然回到私第!汉、魏以来,王侯回到私第的,哪里有保全妻、子的!发表这样议论的人,应当斩首!”百官震悚失色。王戎假装药性发作堕入厕所,得免一死。

李含屯兵阴盘(县名,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十三里),张方帅兵二万驻军新安(郡名,治所在今河南渑池县东),传檄给长沙王司马乂使他讨伐司马冏。司马冏派遣董艾袭击司马乂,司马乂亲率左右百余人驰入宫中,关闭所有宫门,以天子的名义进攻大司马府。董艾陈兵皇宫西,纵火烧千秋神武门(皇宫西门)。司马冏派人执驺虞幡大声呼喊:“长沙王司马乂假传圣旨!” 司马乂也使人喊叫:“大司马谋反!”当晚,城内大乱,飞矢雨集,火光属天。皇帝到上东门,大量飞箭射到皇帝脚前,群臣死者相枕。连战三日,司马冏的势力大败。大司马长史赵渊杀何勖,擒拿司马冏投降。司马冏来到殿前,皇帝恻然,想救他一条活命。司马乂喝斥左右急速牵出,斩于阊阖门外,将人头徇示各军。同党皆灭三族,死者二千余人。囚禁司马冏之子司马超、司马冰、司马英于金墉城,废黜司马冏之弟北海王司马寔。大赦天下,改元太安。

 

鲜卑宇文单于(鲜卑宇文部落首领)宇文圭莫的部众强盛,派遣其弟宇文屈云进攻慕容廆。慕容廆率军攻击其别部帅素怒延,将其击破。素怒延不胜羞耻,发兵十万,将慕容廆包围在棘城(地在今辽宁义县西)。慕容廆的部众都感到害怕,慕容廆说:“素怒延兵虽多而无法制,已经在我的计算之中了;诸位只管努力作战,不必担忧!”于是出击,大破之。追奔百里,俘虏斩首以万计。辽东郡(今辽宁省辽阳市)人孟晖,先流亡到宇文部落,后来帅领部众数千家投降慕容廆,任命为建威将军。慕容廆的部属慕舆句勤劳谨慎,清廉安民,使他掌管府库。慕舆句长于心算记忆,不用翻看帐簿,始终没有纰漏。另一位部属慕舆河明敏精审,使他管理狱讼,审理案件清平公正。

 

治国先生曰:隋朝大思想家文中子王通先生说:“中国失道,四夷知之。”西晋皇朝一次次宫廷政变,不过是用一批混蛋代替另一批混蛋。本就无道,因而谈不上什么“失道”。但是每一个在血泊中建立的政权,都没有带来任何新的生机,而是每况愈下,尸居余气有增无已,执政能力丧失殆尽。反观鲜卑族慕容部落的兴起,不但能吸收从中国流亡到宇文部落的孟晖先生担任将军,而且能选拔慕舆句管理财政府库,慕舆河管理狱讼。而财政和狱讼,恰是治理好一个国家最具决定意义的两件大事。而西晋皇朝在接连不断的内部斗争中,却热衷于自我毁灭,热衷于制造人民的失望,大量为“四夷”驱赶人才。慕容廆尚未出兵中原与晋军对阵,庙算已经大胜。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