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二卷(下)2、皇甫规极谏遭禁锢;择劣机制,八岁刘缵当皇帝;   

2010-05-10 09:58:55|  分类: 《资识通鉴》第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皇甫规极谏遭禁锢;择劣机制,八岁刘缵当皇帝;宫廷有党排李固;权臣梁冀控制选举刘志为帝(桓帝);李固、杜乔之死

   

公元144年          甲申

东汉顺帝               十九年(汉安三年 

 建康元年)

 

【原文译白】八月六日,顺帝在玉堂前殿逝世(三十岁)。太子(刘炳)即皇帝位,年二岁。尊皇后(梁妠,妠音nà)为皇太后,临朝听政。八月十三日,任命太尉赵峻为太傅,大司农李固为太尉,参决尚书事务。

九月十六日,(太后)诏命举荐贤良方正人才,设立策问。皇甫规上对策说:“恭敬的想到孝顺皇帝开始时勤勉于王政,纪纲四方,国家已接近太平。后来遇到奸恶虚伪之徒,权威分散到亲近小人之手,接受贿赂,出卖爵位,宾客交错,天下扰扰,从乱如归,官民一起困竭,上下俱陷穷虚。陛下(指梁妠)体兼乾坤,聪哲纯茂。摄政之初,就选拔忠贞之士,其余四维(礼、义、廉、耻)三纲(君臣、父子、夫妻),多所改正,远近翕然望见太平;然而灾异不息,寇贼纵横,只因为奸臣权力太重才导致如此。对于特别不像话的常侍,应急速罢黜遣退;凶人奸党一体扫除,没收奸人的财产贿赂,以安抚人民的痛苦,回答上天的警戒。大将军梁冀、河南尹梁不疑,也应该增补谦虚节俭的修养,用儒家学术辅助他们,裁省游娱不急需的开支,割减庐第无益的装饰。君主好比是舟,人民好比是水,群臣好比乘舟的人,大将军梁冀兄弟好比掌舵的人。如能意志坚定,全力以赴,渡过百姓,就叫做福气;如果懈怠松弛,将会沦没于波涛,难道可以不慎重吗?品德与爵禄不相称,好比挖墙基用以增加墙高,岂是量力审功以求安稳牢固的办法!凡是各种向来奸猾之辈,酒徒、戏客,都应该贬斥,借以警告那些不法之徒。应令梁冀等人深思得贤的福气,失人的牵累。”梁冀忿怒,把皇甫规列为劣等,任命为郎中;再借口他有病,免官回归乡里。州郡秉承梁冀的旨意,再三使他陷入几乎死亡的地步,被埋没禁锢在家中,累计十余年(144—159年共十五年)。

 

治国先生曰:皇甫规先生的对策,后面还有几句厉害的话:“又:在位的人尸位素餐,尚书怠忽职务,有司依违两可,莫肯纠察劾举;所以使陛下专门接受谄谀的言语,听不到门窗以外的声音。臣确实知道阿谀有福,直言近祸,但又怎敢隐瞒心中的想法以求避免诛罚和责备!”从最高统治者梁妠女士,到梁妠的哥哥大将军梁冀先生、梁妠之弟河南尹梁不疑先生,以及尚书、有司全都得罪了。明知他们不会接受,还是要说;明知直言近祸,偏偏要惹祸上身。这不是古代的“右派”是什么?我们正为他捏一把汗,担心杀身之祸就会降临。谁知梁冀先生对他的处分,不过列为劣等对策,然后封官、再免官而已。州、郡承旨迫害,偏又屡次不能得逞。禁锢了十五年(而不是二十年),终于还能略展抱负,先作贤守,再为名将。毕竟东汉还属皇权专制主义的初级阶段,对直言的迫害尚不到一网打尽,斩草除根,“人莫予毒”的地步。而像皇甫规先生这样的人,偏偏生命力又极为旺盛,历朝历代都有。正因为有他们在,就总是给人以希望和力量,使人觉得历史再怎么黑暗,总还有一部分是“人”自身的历史显现着光明,并不尽是魑魅魍魉,漆黑一团!

 

公元145年             乙酉

东汉冲帝(刘炳)           元年(永嘉元年)

 

【原文译白】春,正月初六,皇帝在玉堂前殿逝世(三岁)。梁太后因为扬、徐二州盗贼势力正盛,想等待征召的各位王侯来到京师后再发丧。太尉李固说:“皇帝虽然年幼,仍然是天下之父。今日崩亡,人神感动,岂有为人子者反而共同掩匿丧亡的消息!过去秦皇病死沙丘发生的阴谋及近时迎立北乡侯的事件,都由于秘不发丧。这是天下大忌,最不可为之事啊!”太后接受,当晚发丧。

征召清河王刘蒜及渤海孝王刘鸿之子刘缵(zuǎn)都来到京师。刘蒜父亲是清河王刘延平;刘延平及刘鸿都是乐安夷王刘宠的儿子,千乘贞王刘伉的孙子。清河王刘蒜为人严肃庄重,动止都有法度,公卿都归心于他。李固对大将军梁冀说:“现在要立皇帝,应当选择年长,高明有德,能亲任政事的人。希望大将军详审大计,参考周勃立文帝,霍光立宣帝的故事,而以邓太后、阎太后立幼弱的皇帝为戒!”梁冀不接受,与太后在禁中定策。正月二十四日,梁冀持符节用亲王专用的青盖车迎接刘缵进入南宫;正月二十五日,封为建平侯;当天,即皇帝位,年才八岁。遣刘蒜回到封国。

 

柏杨先生曰:李固建议梁冀效法周勃、霍光,有点异想天开。不提周勃、霍光倒还罢了,梁冀还可能拥戴一位长君,一提周勃、霍光,恰好是当头棒喝,天下最大的傻瓜,都不会效法周勃、霍光。周勃的下场是被投入监狱,霍光的下场是全族屠灭,连一个孩子都没有留下。

    一山不容二虎,这是封建专制政治内在病毒孕育出来的死结。

 

【原文译白】正要为冲帝选择墓地,李固说:“现在处处都有贼寇兴起,军事行动费用巨大,刚刚创建宪陵(顺帝刘保墓),赋税征发非止一端。皇帝年龄还小,可在宪陵茔内起建陵墓,依照康陵制度(殇帝刘隆坟,建于和帝刘肇慎陵墓园内)。”太后接受。正月二十七日,葬孝冲皇帝于怀陵。

太后将政事委托给宰臣,李固的意见,太后大都接受。作恶的宦官一概驱逐出去。天下都盼望着治平之世,梁冀却深为忌恨。

起初,顺帝时任命的官员中有许多都不是按资历逐级上升的。等到李固任事,经奏准免官百余人。这些人既生怨望之心,又迎合梁冀的旨意,就共同炮制匿名信诬奏李固说:“太尉李固,因公假私,依正行邪,离间近戚,树立私人党羽。大行皇帝(刘炳)殡葬期间,路人掩面涕哭,只有李固一人面搽胡粉,装饰容貌,搔首弄姿,盘旋俯仰,从容冶步,没有一点惨怛伤悴之心。先帝(刘保)的陵园尚未建成,就改变了旧有的规章制度,善则归己,过则归于君主;斥逐近臣,使他们不能侍奉送葬。作威作福,无人能超过李固!儿子的罪恶没有比牵累父亲更大的了,臣子的罪恶没有比诋毁君主更重的了。李固的罪过,已够上诛杀的律条。”奏书上达后,梁冀禀报太后,要求将奏书交付有司调查,太后不听。(柏杨先生曰:奏章一旦交付调查,鲨鱼群一齐下口,李固性命不保。所以“交付调查”,“不交付调查”,是一契机。)

广陵贼寇张婴又聚众数千人反叛,攻占广陵。(因张纲先生逝世,再没有合适的人可以代替他安抚百姓了。)

 

治国先生曰:李固先生与梁冀先生、依靠贿赂阿附破格提升上去的官员们以及宦官中为恶者之间的矛盾,实质上是皇权专制政权所包含的公、私二重性之间的斗争表现。在当时,皇权专制主义作为一种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制度,已获得巩固,形成了固定的模式和观念。它的“合法性”来源于它保有的天下公器的性质或职能,这就是维持一个安定的生产和生活环境,保持国境安全,保持人民和政府之间权利义务的相对平衡。公卿大臣主要代表专制国家的这一职能。从刘炳死后抉择皇帝人选上,大臣们倾向严肃庄重年龄较长能够亲政的刘蒜先生;而梁妠女士和梁冀先生秘商后,要年刚八岁的刘缵当皇帝,则出于太后临朝称制、国舅独掌大权的自私动机。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皇帝或临朝称制的太后本人,一身二任,又要维护国家乃天下公器的合法性基础,又要依靠专制权力为自身谋求最大利益。贪官、外患、民间的反抗,表明这时的东汉政权已严重地向为私的方向倾斜,急需抑制无能的朝廷、作恶的宦官、自私的外戚和依附他们的官场混混及社会蛀虫,增加公卿的执政能力和秉公正气。梁妠女士在对待李固先生的态度上,比梁冀先生显然要顾全大局一些;未必是她的智商或政治智慧一定高于梁冀先生,而是她的地位使她本能地意识到过分地抑公扬私,政权就有倾覆危险。政权倾覆,最大的受损人不是梁冀先生,而是梁妠女士。当毁灭性的地震来临,大家都变得一无所有,但拥有一座宫殿的人,拥有一座官邸的人和拥有一座普通民房的人,他们的损失是不一样的。坐在皇权专制最高座位上的人,他的明智与否非常重要,这种明智表现在维护公权和私利的平衡上。当政权的天下公器性质超过家天下私有的性质时,除了天下太平,它还可能向限制皇权的宪制政治演进。但中国两千余年从未出现这样的契机,是因为与皇权的自私性质抗衡的,只有大臣的势力,而没有具有相当独立性的地方政权的势力;皇权大一统的观念已深入人心,并在自己的运转中形成了巨大惯性。至于皇权专制政权为私的性质,发展到极点,则是政权的倾覆,导致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最后又恢复新的公私平衡。这种循环在中国已演出了两千余年,而儒家学派,一直担当着维护和修复这架专制机器的功能。

但这种治乱循环,如今已面临末世,原因是在世界范围已形成民主政治的主流。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在时进时退的反复中走了一百年,仍处在专制与民主斗争的胶着状态,原因只有一个,两千多年的专制统治,使得专制主义、奴隶主义、皇权大一统的毒素已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形成了造血功能。更换骨髓的难度非常之大,尤其要假以时日。

 

公元146年              丙戌

东汉质帝(刘缵)            元年(本初元年)

 

【原文译白】皇帝年少聪慧,有一次朝会,注视着梁冀说:“这是位跋扈的将军啊!”梁冀听到后,深感憎恶。闰六月一日,梁冀命令皇帝左右,将毒药放在煮饼中进献给皇帝,皇帝吃下后,口干涩苦,胸中十分烦闷,派人速召太尉李固。李固入宫到皇帝面前,问皇帝得病原因。皇帝还能说话,说:“吃了煮饼,现在腹中烦闷,多喝些水,还可活命。”当时梁冀也在旁边,说:“恐怕会吐,不能饮水。”话还没说完,皇帝就死去(九岁)。李固伏尸号哭,追查弹劾侍臣的罪过,梁冀怕阴谋泄露,大为厌恨。

即将商讨立嗣大事,李固与司徒胡广、司空赵戒,给梁冀写信说:“天下不幸,数年之间,国祚三绝。现在又要拥立皇帝,天下重器,明知太后垂心,将军劳神思虑,应周详仔细选择合适人选,一定要拥戴一位圣明的君主。然而愚臣等眷眷于此,私下独有感怀。远寻先世废立的旧法,近见国家践祚的前事,无不询访公卿、广求群议,使上应天心,下合众望。古书上说:‘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过去把昌邑王(刘贺)立为皇帝,昏乱一天天更甚;霍光忧愧发愤,悔到折骨的程度。如果不是博陆侯(霍光)忠勇无匹,田延年奋发敢为,大汉朝的祭祀,几乎陷于倾覆了。立帝之举,至忧至重,岂可不深思熟虑!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国之兴衰,在此一举。”梁冀看信后,就召集三公、中二千石、列侯,广泛郑重地讨论立帝大事。李固、胡广、赵戒及大鸿胪杜乔都认为清河王刘蒜明德著闻,又属于最尊贵的亲王(刘蒜是刘缵的堂兄),应立为皇嗣,如此则天下莫不归心。但中常侍曹腾曾谒见刘蒜,刘蒜傲不为礼,宦官们因此都憎恨他。

起初,平原王刘翼已经贬归河间(刘翼是河间王刘开的儿子,与安帝刘祜为堂兄弟。皇太后邓绥让刘翼为平原王刘胜继嗣,而刘胜是和帝刘肇之子。刘祜疑心邓绥想改立刘翼为帝,邓绥死后,贬刘翼为都乡侯,逐回河间),其父请求将自己所属的蠡吾县分给刘翼,使他为侯爵。顺帝许可。刘翼逝世后,子刘志嗣位。梁太后想让妹子嫁给刘志,征召刘志到洛阳北门外的夏门亭。适逢皇帝去世,梁冀想立刘志。众人的意见都不合他心意,使他愤愤不得意,但找不出理由驳斥公卿众臣。曹腾等人听到后,夜里前去游说梁冀说:“将军几代都是皇亲,秉摄万机,宾客纵横,多有过错。清河王严肃聪明,如果立为皇帝,那将军的祸患就不远了。不如立蠡吾侯,可以长保富贵。”梁冀肯定了他的意见。第二天,重新聚会公卿,梁冀意气凶凶,言辞激切,自胡广、赵戒以下莫不震慑恐惧,都说:“我们只听大将军的命令!”只有李固、杜乔坚持原来意见。梁冀厉声说:“散会!”李固还希望按照众公卿心意拥立清河王,再次写信劝告梁冀,梁冀更加激怒。闰六月初四日,梁冀说动太后,先下诏书将李固免职。闰六月初五,任命司徒胡广为太尉;司空赵戒为司徒,与大将军梁冀参录尚书事(主管宫廷机要);太仆袁汤为司空。袁汤是袁安的孙子。闰六月初七,派大将军梁冀持符节用亲王专用的青盖车迎蠡吾侯刘志进入南宫,当天即皇帝位,当时年龄十五岁,太后依然临朝执政。

 

治国先生曰:刘志立为皇帝,是汉朝皇室又一次选举皇帝的结果。西汉选举出汉文帝刘恒和汉宣帝刘病已,都是开明的专制君主,因为当时主持选举的是公卿大臣。东汉的几次选举皇帝,一个不如一个,因为主持选举的是怀着私心的太后和外戚。西汉选举皇帝给我们的启示是:即使在皇权专制下,把皇帝候选人限定在皇室后裔中,只要由公卿主持,进行公正(重视国家政权的天下公器性质)的选举,也会产生出开明的君主。而同样是选举,也可以由太后和外戚一手控制,操纵选举过程,使选举成为单纯谋求私权私利的手段。刘志的即位,就是梁冀先生用权势操纵选举的结果。可见,选举仅仅是手段,民主制度可以用,专制制度也可以用;既可以用它选举出一位开明君主,也可以选举出一位昏庸的充当傀儡的君主。

胡三省先生评议说:“如果李固能在梁冀毒死刘缵的当时,穷究梁冀弑君之罪,即使不能将其正法诛杀,自己以身死节,也堪为忠壮之举。李固既不能做到这一点,又俯首于其间,想以立长之议(立刘蒜为帝)矫正,最后死于凶竖之手,可谓忠有余而才不足了。”

梁冀先生的遮天权焰来自梁妠女士。李固先生欲穷究梁冀先生“弑君”之罪,只能依靠梁妠女士,试问梁妠女士如何能站在李固先生一边而诛杀梁冀先生呢?李固坚持那样做,只能自速其死。他选择先行拥立刘蒜先生,如果不是刘蒜先生得罪了曹腾先生,而刘志先生恰好又被召到京师,李固先生的谋划未必不能成功。许多历史事件常为偶然因素所左右,导致出乎人们预料的结果。已趋成熟和腐败的皇权专制主义,常使公卿大臣处于权力斗争的劣势地位。按照胡三省先生的评论,李固先生坚持倒梁,结果虽不失忠壮,却肯定会立即一败涂地,连回旋余地也没有。而李固先生以退求进扶立刘蒜即位的策略,一旦成功,梁冀先生岂能作威作福地又把天下糟蹋十几年!

如何选举出一位开明皇帝,是专制人治下最重大的事情。李固等位先生认为“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在专制的人治时代始终是一条真理,怪不得民国初年张勋复辟的闹剧,在鲁迅先生笔下的乡场上,也引起了一场风波;而如今即使整年不看报纸的农村农民,也关心中央主要领导的人事变更。

 

公元147年          丁亥

东汉桓帝(刘志)       元年(建和元年)

 

【原文译白】宦官唐衡、左悺(guàn)共同向皇帝诬陷杜乔说:“陛下前时应当即位,杜乔与李固抗议,认为陛下不够资格供奉汉室宗祀。”皇帝对二人心生怨恨。

十一月,清河人刘文与南郡妖贼刘鲔勾结,胡说:“清河王应当统理天下。”想一起立刘蒜为帝。事情被发觉,刘文等人就劫持清河国丞相谢皓,对他说:“应当立清河王为天子,任命你为公。”谢皓大骂,刘文将他刺杀。于是逮捕了刘文、刘鲔,诛杀。有司劾奏刘蒜,因罪贬为尉氏侯,徙桂阳郡(治所在今湖南郴县),自杀。

梁冀趁机诬陷李固、杜乔,说他们与刘文、刘鲔等互相结交,请求逮捕治罪。太后向来知道杜乔忠诚,没有批准。梁冀于是收捕李固关入监狱。李固的门生渤海人王调,颈戴刑具到宫门上书,证明李固冤枉;河内人赵诚等数十人也腰系鈇锧(腰斩刑具)到宫门陈述诉讼,太后诏令赦免。等到李固出狱,京师街市里巷都呼万岁。梁冀听到后大惊,害怕李固的名声品德最终会危害到自己,于是重又举奏李固交通刘文、刘鲔的事情。大将军府长史吴祐痛惜李固的冤枉,与梁冀争论;梁冀发怒,不听从他的意见。从事中郎马融主笔替梁冀作表章,当时马融在座,吴祐对他说:“李公的罪,通过你的手罗织而成。李公若被杀,你有何面目见天下之人!”梁冀大怒,起身入室;吴祐也径自离去。李固于是死在狱中。临死前,写信给胡广、赵戒说:“李固蒙受国家厚恩,所以竭近股肱之职,不顾死亡,志欲扶持王室,比隆盛于文帝、宣帝。想不到梁氏一门愚昧专横,公等何以曲意相从,化吉为凶,使成事转败呢!汉家衰落,从此开始了。公等承受主上的高官厚禄,颠而不扶。倾覆大事,后世的良史岂能私心偏护你们!李固虽然将要告别人世,但得到了道义,又复何言!”胡广、赵戒见信悲伤惭愧,但都只能长叹流涕而已。

梁冀派人威胁杜乔说:“早一点做你该做的事,妻子还可保全。”杜乔不肯自杀。第二天,梁冀派骑士到杜乔家门口打探消息,听不到哭声,于是报告太后,将杜乔逮捕,也死在狱中。

梁冀在城北十字路口将李固、杜乔二人暴尸示众,下令:“有敢临哭的严加惩罚!”李固弟子汝南人郭亮尚未成年,左手拿着奏章、斧钺,右手拿着铡刀砧板,到宫门上书,要求为李固收尸,得不到通报。于是与南阳人董班一起到现场哭奠,守丧不去。夏门亭长呵斥说:“你们是什么样的腐儒!公然违抗诏书,想以身试法吗?”郭亮说:“情义所动,哪里顾得上性命!为何用死来吓唬人!”太后闻知后,赦免了二人不死。杜乔的老部下陈留人杨匡,一路号啕大哭,日夜兼行来到洛阳,穿上当部属时的官服,假托夏门亭吏,为杜乔、李固守护尸丧,累计十二天。都官从事将他逮捕奏闻,太后赦免。杨匡于是到宫门上书,要求将李、杜尸骨运回家乡埋葬,太后许可。杨匡护送杜乔灵柩回家,埋葬后为他穿孝守服。以后与郭亮、董班都隐匿避世,终身不仕。

梁冀将吴祐贬出京师,担任河间国丞相。吴祐自己辞官回乡,卒于家。

 

治国先生曰:李固、杜乔二位先生犯了什么罪?在梁冀先生、刘志先生看来,他们犯的是“危害国家安全罪”。治国先生则称他们所犯乃“欲加之罪”。这时的国家已是梁妠、梁冀、刘志等人的私家财产,他们要把国家天下公器的性质挤到最小,以不致立即倾覆为限度。这最后一条,由梁妠女士维护,因为她比梁冀先生稍稍明智些,而又比刘志先生多了些掌权的经验。但他们此刻的权势地位和犯下的罪行,使他们凭直觉,知道像李固先生、杜乔先生这些正直而又执着的儒家学派知识分子,再加上洞悉隐情、富有政治经验,对他们这些人揽为私有的“国家”,实乃巨大的危害,必欲置之死地。他们死得冤枉,却也去得忠烈。这个“忠”名为忠于汉室社稷,实则忠于正直的儒家学派一直坚持的国家之天下公器性质。他们的死是值得后人敬仰的!

在暴虐的君主专制政权挥舞屠刀杀死名臣宿儒的恐怖中,竟有郭亮、董班、杨匡这些仁人义士千里吊丧,冒死临哭,直令20世纪的文人学者羞杀!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