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二卷(上)25 刘英大案,寒朗、袁安平反冤狱;  

2010-04-13 09:40:20|  分类: 《资识通鉴》第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   刘英大案,寒朗、袁安平反冤狱;刘睦以昏愚自保;刘庄逝世;马太后坚拒外戚封侯

 

公元70年        庚午

东汉明帝            十三年(永平十三年)

 

【原文译白】楚王刘英与方士制作金龟、玉鹤,在上面刻下文字作为符瑞。男子燕广上告刘英与渔阳郡人王平、颜忠等造作神秘预言书,有逆谋情节。事情交给司法部门调查审理。有司上奏:“刘英大逆不道,请求处死。”皇帝因为亲情(刘英是刘庄的异母弟,许美人所生)而不忍心。十一月,废黜刘英王爵,迁徙丹阳郡泾县(县治在今安徽省泾县),赐给汤沐邑五百户;儿子封侯爵的,女儿封公主的,食邑如故。许太后也不必上交王太后玺绶,留住楚王宫。事发前曾有人私下以刘英的叛谋告诉司徒虞延,虞延因为刘英是王爵又是皇帝至亲,不予相信。等到刘英案发,皇帝下诏书严责虞延。

 

公元71年          辛未

东汉明帝              十四年(永平十四年)

 

【原文译白】春季,三月三日,虞延自杀。任命太常周泽代理司徒,不久,又恢复原职太常。夏四月十六日,任命巨鹿郡太守南阳郡人邢穆为司徒。

楚王刘英到丹阳后自杀。诏令用诸侯礼葬在泾县。封燕广为折奸侯。

当时,彻底追究楚王案件,长达一年时间。涉案人辞语互相牵连,从京师亲戚、诸侯、州郡豪杰到审问官,由于依附迎合楚王而被杀和流放的数以千计,关在狱中的尚有数千人。

最初,樊鯈(yóu)之弟樊鲔,为他的儿子樊赏聘求楚王刘英的女儿。樊鯈听到后制止说:“建武(光武)年中,我们家都享受荣华富贵,一族五侯。当时只需特进(指其父樊宏,刘秀之舅,任光禄大夫,加特进。特进是恩宠大臣的一种荣衔)说一句话,女可以配王爵,儿可以娶公主。但认为贵宠过盛,接着就是祸患,所以不那么做。而且你只有一子,为何要把他抛到楚国!”樊鲔不听。等到楚王事发,樊鯈已死。皇上追念樊鯈谨慎规矩,几个儿子都没有株连。

刘英私下登录天下名士,皇上得到名单,上有吴郡太守尹兴。于是召唤尹兴及其部属五百余人到廷尉接受审讯。许多官吏受不住酷刑,死去大半。只有门下掾陆续、主簿梁宏、功曹史驷勋,遍受五毒苦刑(鞭打、棍打、灼肤、绳绑、悬吊),肌肉脱落腐烂,始终不改变开始时的口供。陆续母亲从吴郡来到洛阳,做饭给陆续送入监牢。陆续虽备受酷刑,脸上从无惊惧凄惨之色,面对送来的饮食,却悲泣得难以自持。皇帝派来审理案件的使者问他为何如此,陆续说:“母亲来到洛阳,不得见面,所以心中悲伤。”问:“你怎么知道母亲来了?”陆续说:“母亲切肉每块都很方正,切葱都是一寸长短,从此得知。”使者将这件事报告皇上,皇上于是赦免尹兴等人,但“禁锢”(限制自由,只能家居,不能出仕)终身。

颜忠、王平供词牵扯出隧乡侯耿建,郎陵侯臧信,濩泽侯邓鲤,曲成侯刘建。耿建等供称从未与颜忠、王平见过面。当时,皇上非常愤怒,官吏都很惶恐,凡是牵连出来的人,一般都陷入法网定罪,没有人敢按照实情为其开释。侍御史寒朗同情耿建等人的冤情,试以耿建等人的服饰容貌单独审问颜忠、王平,二人错愕不能回答。寒朗知道二人的供辞伪诈,于是上奏说:“耿建等人没有犯罪情节,只是被颜忠、王平诬陷。我怀疑天下众多的无辜,都属这一类。”皇帝说:“即使像你说的那样,颜忠、王平为什么要牵连他们?”寒朗回答说:“颜忠、王平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逆不道的罪行,所以尽量牵连无辜,希望能洗清自己。”皇帝说:“既然如此,何不早奏?”回答说:“臣恐怕海内有人还会揭发他们别的事情。”皇帝发怒说:“你这个官员,脚踩两只船。”催促左右将寒朗拉下去捶笞。左右正把他拉下去,寒朗说:“请准许我说一句话再死。”皇帝说:“谁和你一起写的奏章?”回答说:“臣一个人写的。”皇帝说:“为什么不和三府(司徒、司空、太尉)相议?”回答说:“臣自己知道一定会灭族,不敢多牵连别人。”皇上说:“凭什么知道应该灭族?”回答说:“臣审理案件一年,不能将罪犯全部查清,反而为犯人讼冤,所以知道应当灭族。然而臣所以还要说,是希望陛下一朝觉悟而已。臣见那些审理案件的人,都在一起谈论案犯的滔天大罪,臣子应该共同表示仇恨。这种情况下,出人于罪不如入人于罪,因为以后没有责任。所以审问一个人,牵连出十个人;审问十个人,牵连出一百人。还有公卿朝会时,陛下询问审理的成绩和问题,都长跪回答说:‘按照旧制,叛逆大罪,本应祸灭九族;而陛下的大恩,诛罚仅仅止于一身。天下感恩,幸运到极点!’等回到家中,口虽不言而私自仰屋叹息,无人不知其中大有冤情,但没有人敢违忤陛下的意图说话。臣今天说了要说的话,真正死而无悔!”皇帝怒气消失,诏令寒朗出宫。

两天后,皇帝亲自到洛阳监狱复查罪犯,释放了一千余人。当时天下大旱,立即降下大雨。马皇后也认为楚王一案滥杀太多,找机会告诉皇帝,皇帝恻然感悟,黑夜起来徘徊,从此多有赦免。

任城县令汝南人袁安升任楚郡太守。到郡后不进郡府,先审理楚王刘英一案,清理出其中没有可靠证据的人,分别上奏释放。府丞、掾史都叩头谏争,认为“阿附叛逆罪犯,依法应判以同罪,不可如此。”袁安说:“如有不合适的地方,太守自应担当罪名,不会牵连到诸位。”于是分别将案情上奏。皇帝感悟,立即批准回报,出狱的四百余家。

 

柏杨先生曰:在刘英的叛乱案中,再一次显示“口供主义”的残忍性。仅只一个郡,便有两三百位官员,惨死在五毒的苦刑拷打之下,使人失声。

 

治国先生曰:世上一切专制统治者,脖子下的逆鳞,不可疗救的心病,就是统治合法性的问题。对天下或全社会而言,是“大合法性”问题,对统治阶段内部,则是“小合法性”问题。“小合法性”的问题是相对的,暂时的,可以化解的;“大合法性”的问题则是根本意义上的永久性问题。刘庄先生在兄弟们中算是较小的皇子,是刘强先生为他让出了太子位置。现在当了皇帝,刘英先生却想把这把椅子争夺到手。刘庄先生逼死了刘英先生,他们之间的“小合法性”问题使算得到了永久的解决。所以刘英虽是“叛逆”的主凶,仍葬以侯爵之礼,对他的母亲、子女都不能动。刘英先生对于刘庄先生,属“我们”范畴。但对参与刘英一案的“他们”,则要穷究不舍,株连扩大至数千人。因为“他们”的反叛,借的虽是支持刘英先生的名义,骨子里隐藏的却是对刘汉皇权“大合法性”的怀疑,表现出他们竟也可以参与争夺椅子的可怕思想。因此刘庄先生对他们就毫不手软,施行血腥的恐怖手段。他的愤怒,是心病发作,不能自持,群臣也恐惧战栗,无人敢讲出被迫害者的冤情。当刘庄先生问及,大臣们长跪叩头,极力把凶残赞美成恩德,说什么“按旧制本当灭九族,现在皇上只处理他们本人,这真是普天下的幸福!”这种颠倒是非的肉麻颂词,一直延续了两千余年,令人起鸡皮疙瘩,恶心欲呕。专制统治者杀人,是不需要充分证据和合法理由的,真正是想杀谁就杀谁,想杀多少就杀多少。一旦停止杀戮(除了张献忠先生,谁也不愿把自己剥削压迫的资源杀光),群臣就呼他万岁,史书就赞他恩德。刘庄先生大兴冤狱,制造数千冤鬼,史家不予谴责,录囚一千余人,却大书特书,奴才的面孔跃然纸上。

在这一恐怖大案中,袁安先生最值得当世和后世尊敬。他自作主张,顾不得进入官府,先主动释放冤屈之人,救出了四百余家。河南省商水县应该为他塑像,供今人和后人瞻仰。寒朗先生冒死而谏,刹住了刘庄先生已经发动起来的专制主义绞肉机。山东曲阜也应为这位冒死救活了几千条性命,自己享年八十四岁的寒朗先生立一块纪念碑,供后人纪念。

 

公元74年         甲戌

东汉明帝             十七年(永平十七年)

 

【原文译白】北海敬王刘睦(刘秀长兄刘伯升之孙)去世。刘睦自幼好学,光武帝及明帝都很爱他。有一次派中大夫到京师朝贺前,他召见中大夫问道:“假设朝廷问寡人情况,大夫将如何回答?”使者说:“大王忠孝仁慈,敬贤乐士,臣岂敢不如实回答。”刘睦说:“老天,你这可是害了我。这不过是孤家幼小时候的行为。大夫应回答孤家继承爵位以来,意志衰退,沉溺声色,喜好犬马,这样回答才是爱我啊!”他的智慧、顾虑、畏惧、谨慎,就是这样。

 

治国先生曰:愚民政策是专制统治的普遍规则,这里的“民”包括大臣和贵族。专制社会有一张衡量人才的大床,长度就是最高统治者的身长。凡人才,都要睡在这张床上量一量,长出的部分就要从上半身截去。这就是为什么凡专制社会都很难实现社会进步的原因。孔子评价宁武子(卫国大夫):“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其智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智,是人性趋向的目标,因为上帝赋予人类善于思索的大脑。“其愚不可及也”,因为愚不符合人的本性。郑板桥先生也说过:“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20世纪后半叶,他的“难得糊涂”广为流传。像刘睦先生,身为皇帝从侄,位居封国王爵,却不得不装出糊涂荒淫的样子,只能求一个“活着”而已。中国的专制传统,到东汉就已夯实了牢固的政治以及文化基础,两千年来不断加固,很难动摇。

 

公元75年         乙亥

东汉明帝             十八年(永平十八年)

 

【原文译白】八月初六,明帝在东宫前殿逝世,四十八岁。遗诏说:“不要兴建寝庙(陵前所建殿堂,陈列死者牌位及生前日常用品),将牌位收藏在光烈皇后(阴丽华)寝殿储藏衣服的房间。”

明帝遵奉光武帝的制度,无所变更,皇后和嫔妃的娘家人不得封侯和参与政事。馆陶公主(刘秀之女刘红夫)替他儿子请求郎官位置,明帝不批准,只赏赐一千万钱。他对群臣说:“郎官对应天上的星宿,出任百里县令。如果任用非人,人民就要受祸殃,所以我难以答应。”公车(宫门接待官)因为“反支日”(初一有戌、亥,初一是反支日;初一有申、酉,初二是反支日;初一有午、未,初三是反支日;初一有辰、巳,初四是反支日;初一有寅、卯,初五是反支日;初一有子、丑,初六是反支日)不接受奏章,明帝听到后责怪说:“人民耽误农桑,远道到宫门上访,却用禁忌限制,岂是为政的本意!”于是废除了反支日不接待的制度。尚书阎章两个妹子都是宫中贵人,阎章精力充沛,精通旧典,在位日久,应当升任要职。明帝因他是后宫亲属,始终不予重用。因此明帝一代,官吏得人,民乐其土,远近畏服,户口增加。

 

治国先生曰:受到冤抑无可申诉的老百姓不得已,耽误农桑,千里迢迢,到京师赴阙上访。“公车”以“反支日”为由,一个月居然有一天不接待上访者,受到刘庄先生的责怪,废除了反支日不接待的陋规。自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大陆有一种奇怪论调:认为群众上访就是所谓的“闹事”,就是“不安定因素”。这种观念比之刘庄先生,倒退了十万八千里,令生当其时的治国先生深感羞耻。

即令刘庄先生有许多英明,我们仍对他不能满意;即使他比满清的康熙、雍正、乾隆开明百倍,我们仍不对他歌功颂德,反而对他只能明白十二年,接着便大兴冤狱,通过冤狱大搞皇权专制主义的恐怖,表示遗憾和强烈谴责。任何一个专制统治者,一旦走过自己的辉煌期,他的身材就要变矮,于是那张用来斩齐国人上半身的床,便使更多的人失去了思想。但纵观历史,刘庄先生还能明白十二年,比之那些一登上权力高位便忘乎所以的先生们,就称得上“矮子里的将军”了。

专制主义的“一刀切”,使阎章先生不能得到重用,施展才能。刘庄先生的用意,要从他开始,确立一条不用外戚的制度,而制度是不能有例外的。如果规定“一般外戚不得重用,但有特殊才能和贡献者例外”,那么只要皇帝想用某一外戚,那怕他蠢笨到“天下第一猪”的程度,也会被摇尾系统说成“有特殊才能和特殊贡献”的千古绝才。专制主义的“一刀切”,一是制度太无能,没有判断能力;二是制度太腐败,作伪造假一以贯之。更何况皇帝可以任意制定法律,任意超越制度,使前世一切好的规定,转眼间都成徒劳,化为烟云。只有现代的民主制度,才能克服专制主义这一切弊端。

 

【原文译白】太子(刘炟<dá>)即位,尊皇后(马女士)为皇太后。

 

公元77年           丁丑

东汉章帝               二年(建初二年)

 

【原文译白】皇上想封诸舅爵位,马太后不听。刚好发生大旱,奏事的臣子认为这是不封外戚所致。有司请求依照旧例,使外戚以恩泽封侯。太后下诏说:“凡上书奏事要求对外戚封侯的,都想为朕献媚以求福禄。过去王氏一天封了五侯(西汉成帝刘骜同日封舅父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为关内侯),黄雾四塞,不听说有风调雨顺的感应。外戚尊贵隆盛,很少不倾覆的;所以先帝对皇亲国戚都谨慎对待,不让他们身居机枢高位,又说:‘我的儿子不应当和先帝的儿子相比。’现今有司为什么想拿马氏和阴氏相比!而且阴卫尉(阴兴)天下都称赞他,禁中的宦官上门,来不及穿鞋就出来迎接,谦恭有礼可比蘧伯玉(春秋时卫国贤大夫);新阳侯(阴就)虽然性格刚强,稍有不讲道理之处,但他有方略,据地谈论,朝廷没有第二个人。原鹿贞侯(阴识),勇猛诚信。这三个人,都是天下选臣,怎能比得上。马氏远远比不上阴氏。我没有才能,早晚屏息,常担心有损先后的法规,即使毛发小过也不肯原谅,昼夜不停地讲,而亲属不停地违犯,治丧起坟,又不及时觉醒,证明了我的话不顶用,耳目又闭塞啊!

“我为天下之母,只穿素色丝袍,食物不求甘美,左右之人只穿帛布,没有香熏的装饰,想要以身作则为人表率。以为外戚看到这些,应当引起伤心,自我省察。但他们只是笑着说‘太后向来喜欢节俭。’前一向经过濯龙门,看见到外戚家问安的,车如流水,马如游龙,奴仆都穿着绿色单衣,衣领袖口雪白,我回头看看我的车夫,远远比不上。我所以不愤怒谴责,认为只需要停拨费用就行了,希望暗中使他们内心惭愧。可是他们仍然懈怠,没有忧国忘家的想法。知臣莫若君,何况还是亲属啊!我岂可以上则辜负先帝的旨意,下则有亏先人的德行,重陷西京外戚败亡的灾祸!”坚持不许封爵。

皇帝看到马皇后的诏书,大兴悲叹,再次请求说:“汉朝建立以来,舅氏封侯,好比皇子封王一样。太后诚心谦虚,却为何使我独不能加恩三位舅舅!而且卫尉(马廖)年纪已老,两校尉(马防、马光)身患大病,如有不测,将使我长抱刻骨的悔恨。应择吉日封侯,不可稽留。”太后回报说:“我反复考虑,实想使朝廷和亲戚都得到好处,岂是只想求得谦让虚名而使皇帝落一个不愿施恩外戚的非议!过去窦太皇想封王皇后之兄,丞相周亚夫说:‘高祖有约,没有军功不得封侯。’现在马氏无功于国,岂能和阴氏、郭氏中兴的皇后相比!常看到富贵之家,禄位重叠,就像一年两次结果的树木,根部必然受伤。而且人之所以希望封侯,是想要上奉祭祀,下求温饱。现在祭祀受到太官的供给,衣食则由御府供给,这样难道还不满足,而必须得到一个县的食邑吗!我已考虑成熟,不能再有疑虑。

“大孝的行为,使父母平安为上。现在屡遭变异,谷价数倍,昼夜忧惶,坐卧不安,却想先封外家的侯爵,违背慈母拳拳的心意!我素来刚强性急,胸部胀痛,不能有不顺心的事。儿子尚未成人,遵从父母;已经成年,则按自己的意志行事。想到你是国君,因为未满三年服丧,事情又关系我的家族,所以我专断决定。如果阴阳调和,边境清静,然后再照你的心意去做,我只需拿着糖果和孙儿玩耍,再不过问朝廷政事了。”皇上方才作罢。

 

治国先生曰:马女士在权力上极力为娘家退让,虽在将近两千年之后,也让人钦敬。她的谦让,并非虚应故事,有名无实,而是她清楚地看到权力和富贵背后隐藏的骄奢淫逸、作奸犯法,紧跟着就是灾祸临头。外戚权势太重,最后必定倾覆,而皇帝之家族,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历史演进缓慢的皇权专制时代,一个皇朝,长则二三百年,短则十几年,天翻地覆,子孙涂炭,宗庙为墟。到了20世纪,民主已成为世界潮流,一批现代的专制独裁者,打着“利天下”的旗号,集中了国家和社会全部的权威,推崇意志万能,自诩万寿无疆;希特勒、墨索里尼、波尔布特、齐奥塞斯库诸位先生,活着就得到报应;斯大林先生、霍查先生、康生先生、尸身受到戮辱。他们的精神境界,哪里能与将近二千年前的马女士相比。如果满清末年的太后不是叶赫那拉氏而是马女士,恐怕戊戌维新早就成功了。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有时是巨大的,决定于处在关键位置上的是什么样的人物。马女士赞扬阴丽华女士的三位兄弟都是“天下选臣”。优秀的人物只能从天下选择、挑选。而现代的民主制度,就是通过竞选,使天下之人充分行使挑选的权利,把真正的“天下选臣”,推举到社会公仆的位置上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