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二卷(上)24 郑众守正;刘苍勇退;窦穆犯法;  

2010-04-13 09:38:36|  分类: 《资识通鉴》第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   郑众守正;刘苍勇退;窦穆犯法;刘庄拒绝颂词;宗均弥虎患;引入佛教;刘苍“为善最乐”

   

 公元61年         辛酉

东汉明帝             四年(永平四年)

 

【原文译白】陵乡侯梁松被指控怨望朝廷,张贴、悬挂、散发匿名诽谤书信,下狱而死。

起初皇上还是太子时,太中大夫郑兴的儿子郑众以精通经书知名,太子和山阳王刘荆通过梁松用缣帛作礼物邀请他。郑众说:“太子是皇帝接班人,不应在外结交宾朋,汉朝原有禁令,王侯不能私通宾客。”梁松说:“尊贵长者的意愿,你不应该违背。”郑众说:“犯禁处罪,不如守正而死。”始终不肯去。等到梁松事败,宾客大多受到牵连,只有郑众没有任何瓜葛。

 

柏杨先生曰:梁松是谋害马援的凶手(参考四九年),而马援却是梁松老爹梁统的老友,对梁松根本没有恶意。梁松之阴险和不择手段地诬陷对手的心理,根深蒂固。史书对这次伏诛事件的经过,报道不详。只知道梁松于五八年担任交通部长(太仆)时,不断向地方郡县政府,要求请托,满足私人欲望,而于五九年就被免职,于是怨天尤人,匿名书四下传播。匿名书内容,没有记载,但从谋害马援的前例推断,一定相当恶毒。梁松认为这次陷害对手的结果,可能跟陷害马援一样,历史重演。想不到,他判断错误,自己却陷了进去。

    诬陷手段,像一个回旋盘,往往仍回到原发射基地。

 

【原文译白】东平王刘苍自从以皇帝至亲(刘苍是刘庄的同母弟)的身份主持政府,名声威望一天天隆重,心不自安,前后多次上书说:“自从汉朝兴起以来,宗室子弟没有担任公卿职务的,请求交上骠骑将军印绶,回到自己封国去。”辞意甚为恳切,皇帝于是准许他回到封国,但不让他上交将军印绶。

 

治国先生曰:在专制制度下,权重危君,伴君如伴虎,这些道理许多人似乎都懂,也都会说。但一到权力高位,“走到红地毯上”,就变得健忘弱智。刘苍先生坚决辞职,除了避开危险,也是为了回到自己的小天地中,可以享有主人的权利和较多的自由。

在专制社会,职务、荣誉都是统治者赏赐的,予夺在人,得失无关乎荣辱,更无关乎自己的真正价值。在“选举制”下,也有所谓的控制选举,仍然没有超出“予夺在人”的窠臼。被“选”上了一个什么职务或荣誉之类而沾沾自喜者,和刘苍先生相比,就太寒伧太浅薄了。十九个世纪之后,刘苍先生仍值得尊敬。

 

公元62年        壬戌

东汉明帝            五年(永平五年)

 

【原文译白】安丰戴侯窦融年纪已老,子孙放纵荒诞,多有不法行为。长子窦穆娶了内黄公主(刘秀与阴丽华所生)。他假造阴太后诏书,命令六安侯刘盱(xū)休妻,与自己的女儿结婚。刘盱妻子娘家上奏书报告事情经过,皇帝大怒,把窦穆等人全部免官。诸窦当郎官和府吏的,都带着家属回归故郡。只有窦融留在京师,不久逝世(七十八岁)。几年以后,窦穆等又被控犯罪,与儿子窦勋、窦宣死在狱中。过了很久,诏令窦融夫人和一个小孙回洛阳居住。

 

治国先生曰:窦融先生是东汉初年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他能在专制主义的治世保全自己,却不能保全子孙不犯法。只因为专制主义下,人群被分为两大类:主人和奴隶。以窦家而言,对皇帝,他们是奴才;对地位低下的,他们似乎又是主人。这种二重身份的界限很难把握。之所以难以把握,是因为人的本性倾向于自由和没有约束的任意所为,却没有平衡的机制。而比他们地位低下的人,未必就是窦家的奴隶,他们本质上都是皇帝的奴隶。这是一切当官的人比普通百姓更容易犯法蒙罪的制度。如果要问,在这样的制度下,谁能生活得快乐而自由?答案只能是0,包括皇帝自己在内。以窦融的智慧和淡泊,能看到危险,却无处逃避,更何况那些不如他的人。

 

公元63年        癸亥

东汉明帝            六年(永平六年)

 

【原文译白】春,二月,王洛山(山东卢江郡)出现宝鼎,呈献给皇帝。夏,四月初六,颁布诏书说:“祥瑞的降临,是有德的反应。现今在政治教化方面,存在许多不合时宜的烦苛政令,凭什么上天会降下祥瑞!《易经》说:‘鼎象征三公。’大概因为公卿奉行职务都很合理得法吧!赏赐三公帛五十匹,九卿、二千石二十五匹。先帝曾颁布诏书,禁止人臣上书歌颂‘圣明’,而最近的奏章上出现了很多浮夸的颂词。从现在起,如果再有过度的称呼赞誉,尚书应一律拒绝受理,表示我不愿被马屁精在背后嗤笑。”

 

柏杨先生曰:刘庄不过一个平凡的君王,然而,拜读这项诏令:“不愿被马屁精在背后嗤笑。”洞察人情世故,竟深刻如此。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些自以为比刘庄高明万倍的头目,却乐此不疲。因之,背后嗤笑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公元64年         甲子

东汉明帝             七年(永平七年)

 

【原文译白】任命东海国丞相宗均为尚书令(宫廷秘书长)。起初,宗均任九江郡太守,五天才处理一次政事,尽量精简中下级官吏,把督邮留在府中(督邮是郡国派到地方的巡视官,每郡分五部,称五部督邮,宗均把督邮留在府中,为的是不让他们下去滋事扰民),下属各县无事,百姓安居乐业。九江郡原来多有老虎伤人事故,经常招募狩猎高手,设置栅栏陷阱,仍然多有伤害。宗均给属县颁下训令说:“长江淮河一带有猛兽,就好像北方有鸡和猪一样,现在成为人民的祸害,错在残暴的官吏。让人民劳神费力,设置槛阱捕捉老虎,不是忧恤人民的根本办法。各属县务必去除奸邪贪污的官吏,进用忠实善良的人士,可以完全取消槛栏陷阱,减免额定的租赋。”从此以后,虎患消失 。皇帝听到宗均的名声,就委以机枢重任。宗均对人说:“国家(指皇帝)喜欢精通文法和廉洁的官吏,认为这样就可以防止奸邪。然而文吏习惯欺上瞒下,廉吏只能作到自己清廉,对治理百姓流亡、盗贼为害,没有什么益处。宗均想要向皇帝叩头谏诤,如果现在不能改正,一定要等到久后自尝苦果,才去说吗!”尚未来得及说,升任司隶校尉。以后皇帝听到这话,表示赞许。

 

治国先生曰:韩非先生说:“儒以文乱法”。宗均先生则从自己当官的实践中认识到“吏以文乱法”,岂止儒而已。只要文字、法律有空子可钻(而这在崇尚人治、礼治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俯拾皆是),官吏们就会利用这些“资源”滋事扰民。官吏过度膨胀是中国古代吏治挥之不去的祸害。因事设官,因人设事,民不堪其扰,又设官以“安民”,循环往复,终至社会崩溃。宗均先生在郡守任上,尽可能精简官吏,不是“官清民自安”,而是“官少民自安”。中国古代凡是在吏治上有突出成绩的,不是因为他们做了多少事,而是由于他们省了多少事。一极是“上无事而民自化”,另一极则是“法令滋彰,盗贼多有”。这里的“法令”,不是保护公民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的权利法,而且束缚防范人民,“惩顽警愚”的法网,“盗贼”,则是被逼上梁山的百姓。

宗均先生处理人和老虎的关系,通过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消除了虎患,是中国历史上成功的动物保护实例。刘庄先生能赏识宗均先生的才能见解,无愧一个“明”字,可惜他缺少理论概括能力,不能把一些成功的经验上升为制度和理念。

 

公元65年         乙丑

东汉明帝             八年(永平八年)

 

【原文译白】楚王刘英拿着黄缣、白纨去见封国丞相,说:“我托身藩国,积累了许多过错和罪恶,天子的大恩使我感激欢喜,奉上缣纨,以赎我的罪愆。”丞相报告皇帝,颁下诏书说:“楚王喜欢诵读黄帝、老子精微的言论,崇尚浮屠(佛教)的仁慈,洁斋(沐浴洁身,禁荤斋戒)三个月,向神明立誓,有什么嫌疑,值得悔过自咎!归还赎罪的物品,襄助伊蒲塞(佛家梵语译音,意为受五戒修行的男子)、沙门(和尚)丰盛的肴馔。”

当初,皇帝听说西域有神名叫“佛”,于是派遣使者到天竺(古代印度)访求佛道,得到佛教的经书和沙门回来。佛经大抵以虚无为宗旨,贵在慈悲不杀生。认为人死后精神不灭,随之再转生回到人间。生时所行的善恶,皆有报应,故推崇修炼精神,以至成佛。善于讲宏阔盛大的言论,用以劝告诱导愚民俗众。精于佛理的,号称沙门。于是中国开始传播佛教,画出佛教的图像。在王公贵人中,只有楚王刘英最先信奉喜好佛学。

 

柏杨先生曰:刘庄曾经梦见金人,头上冒着白光。第二天向文武百官查问真相,当他知道那就是西方名叫“佛”的神祗时,就派初级禁卫官(郎中)蔡愔等,前往天竺(印度),画下佛像,连同高僧摄摩腾、竺法兰等,同返中国。用白马驮着佛教经典,抵达国门。直到今天,白马寺(河南省洛阳市东)圣迹,巍然仍存。

    这是一项空前未有的冲击。佛教——一个彻头彻尾陌生的“蛮族”文化,闯进中国大门,不久就跟儒家系统发生激烈冲突。儒家学者不了解这么一个怪诞的宗教,怎么竟会有人崇信。然而,佛教一进入中国,便在中国生根,这个外来的宗教刺激纯中国本位的宗教——道教的兴起。于是,中国文化中的缺点部分,就在三种教派影响下,逐渐地一点一滴铸成:儒家培养出中国人的封建和崇古意识,道家培养出中国人的消极无为,佛家培养出中国人逆来顺受的卑屈心灵。

 

【原文译白】十月三十日,日全食。下诏群臣勤勉做好所任的职事,畅所欲言,不必有所忌讳。于是在职位的官吏都呈上亲密启奏,各自述说朝政得失。皇帝阅读奏章,深自引咎,把所上的奏章颁布明示百官。诏书说:“群僚所言,皆朕之过。人民的冤屈不能审理,官吏的奸恶不能禁制,而且轻率地动用民力,修缮宫宇,出入没有节制,喜怒常有不当。久读前人的告戒,竦然惊惧;只担心自己德行浅薄,时间长了就会懈怠!”

 

治国先生曰:刘庄先生以一次日全食为契机,要求群臣极言无讳地发表意见,批评政治。不但深自引咎,而且张榜公布群臣的奏书,公开进行自我批评,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恐怕是独一无二的。近多年来流行一种浅薄无知的句式:“古人尚且能做到什么什么,何况我们现在的什么什么主义者,更应该做到。”这种浅薄议论出于一种“历史进步观”,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比过去好,这和那种认为古代的一切都比现在好的历史倒退观一样荒谬。历史是一个在时间中演化的过程。古代曾有过原始的和谐社会,那时人类处在淳朴阶段,人和自然,人群之间,人的身体和心灵都处在相对和谐的状态中。由于人类社会的变化和自然界的变化不对称,社会经济的变化与人类心智的变化失衡,使原始的和谐状态逐渐破坏,出现了利益分立、生存竞争的血腥斗争时期,延续数千年之久。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斗争残杀,一方面是破坏自然界的平衡,征服自然。人类智慧的局限性使他们长期没有认识到自身已“发展”到了一种可悲可怜而又可恶的魔性阶段。20世纪下半叶,开始了人类反朴归真,在新的基础上重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两次世界大战以及苏联的“大清洗”,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人类魔性的极点,而从天下为公到天下为家,则是淳离朴散的起点。刘庄先生的接受批评,公开引咎自责,证明他的身上保留着较多的淳朴。这应该使当今中国的官场人物感到惭愧,“何况”二字,无颜说起。

宗教信仰是人类努力恢复灵魂和肉体,人与自然、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状态的积极探索。释迦牟尼无疑是西方的圣人,是圣之清净者。不是佛教教义造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消极成分,而是专制主义、奴隶主义和皇权大一统的中国传统文化,污染了佛教清净的教义。

 

公元68年          戊寅

东汉明帝              十二年(永平十二年)

 

【原文译白】春,正月,东平王刘苍与诸王都到京师朝觐。一个多月后,返还封国。明帝亲临送行,回宫后,凄然怀思,于是亲手书写诏书派使者赐给东平国中傅(官名,辅导王侯的师傅)说:“辞别之后,独坐不乐。乘车回来,伏在车前横木上吟叹,瞻望远方,心中无限怀念,实使我心中兴悲。吟诵《采菽》诗句(《诗经·小雅·采菽》中有句:“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又何予之?率衮及黼(fǔ)。”),增加我的叹息。往日问东平王:‘处家做什么最快乐?’王说:‘为善最乐。’他的话非常伟大,恰如他的腰腹一样(刘苍“腰大十围”。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拢起来的长度为一围)。现在送去列侯印十九枚,诸王子年五岁以上能行趋拜礼的(趋,小跑。古人行礼,至尊长面前,要趋步上前,以示尊重),都令他们佩带。”

 

治国先生曰:“为善最乐”,是刘苍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这笔精神财富经刘庄先生的亲笔信而留传史册。如今,“为善最乐”已成为经济和社会福利高度发达国家的道德准则和生活习惯。

 

公元69年          己巳

东汉明帝              十二年(永平十二年)

 

【原文译白】春,哀牢王柳貌率领他治下的民众五万多户归附汉朝,朝廷把他的地方划分为哀牢、博南二县(哀牢,古西南夷种族名,居于云南南部澜沧江流域。哀牢、博南二县,治所分别在今云南省盈江县,云南省永平县南)。开通博南山和澜沧江的道路桥梁。行路的人很艰苦,唱歌说:“汉朝的恩德广施,使边远的人民开化称臣;渡过澜沧江,都是为了他人。”

早在平帝时(公元1~5年),黄河、汴水决堤,长期得不到修复。建武十年(公元34年),光武帝想要修复。浚义县令乐俊上书说:“人民刚经历兵革之乱,不宜大兴劳役。”就停了下来。此后汴渠的水向东泛滥,随着岁月的推移泛区不断扩大,兖州(今山东省西部)、豫州(今河南省大部)一带的百姓怨望叹息,认为县官(皇帝、朝廷)老是兴建别的工程,不把人民急困放在前面。适逢有人推荐乐浪郡(今朝鲜平壤市)人王景善于冶水。夏,四月,诏令调发兵卒数十万,派遣王景与将作谒者王吴,修筑汴渠堤。从荥阳县(今河南省荥阳县)向东到千乘县(今山东省高青县东)海口一千余里,十里立一水门,使水流洄注,减缓水势,再没有溃决漏水之患。王景虽然简省劳役和费用,然而花费仍以千万计。

这个时候,天下太平,人无徭役,连年丰收,百姓殷富,一斛谷只卖三十钱,牛羊遍野。

 

治国先生曰:至此,刘庄先生的治绩已达到一个辉煌的顶点。中国的皇权专制制度是许多历史条件促成的,而不是每一任专制皇帝意志的产物,因此就不能要求他们个人为这种制度负责。但人不是历史的被动工具。是做一位开明君主,还是做一个暴虐君主,刘玄先生不能选择,刘盆子先生也不能选择,但是刘庄先生完全可以选择,因为他接的是太平班,交到他手中的皇帝的专制权力是完整的和巩固的,而他又是一个有能力有作为的统治者。刘庄先生选择了开明君主的道路,开创了一个具有刘庄特色的太平盛世。这一段历史是值得肯定的,也有着自己独有的辉煌。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