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下)57、皇室权争,京兆尹隽不疑之贤母,杜延年,  

2010-02-21 15:54:51|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皇室权争,京兆尹隽不疑之贤母,杜延年,桓宽《盐铁论》和桑弘羊,关于“人君之德”

 

公元前86年     乙未

西汉昭帝         元年(始元元年)

 

【原文译白】武帝刚刚去世,昭帝向各封国颁赐报丧诏书。燕王刘旦(武帝刘彻的次子)看到诏书并不悲伤哭泣,反而说:“玺书的封套这么小,莫非京师有什么变故?”派他宠幸的臣属寿西长、孙纵之、王孺等人到长安,以问丧事礼仪为名,暗中刺探朝廷消息。等到朝廷颁下诏令,褒奖刘旦,赐钱三十万,增加封地一万三千户,刘旦不谢反怒,说:“我应该当皇帝,要什么赏赐!”于是和宗室中山哀王刘冒的儿子刘长,齐孝王刘将闾的孙子刘译等勾结谋划,扬言武帝时接受过诏书,有权任命封国官吏,建立军队,以应付非常事变。郎中成轸对刘旦说:“大王失去了本当继承的天子职位,只有靠自己起来索取,不可能坐着得到。只要大王起兵,全国人民即便是妇女,也会奋臂跟随大王。”刘旦立即和刘泽商议,撰写编造的文件说:“少帝刘弗陵不是武帝的亲生儿子,是大臣们通谋扶立为天子,天下应该共同起兵讨伐!”派人到各郡及封国散布,以动摇民心。刘泽计划回到临淄发动军队,杀死青州刺史隽不疑。刘旦招募各郡及封国的痞子无赖,向百姓征收铜铁,制作兵器、铠甲,好几次检阅战车、骑兵和勇武的步兵,发动百姓大举射猎,以作军事演习,等待约定起事的日期。郎中韩义等不断劝谏刘旦,刘旦杀死韩义等十五人。适逢瓶侯刘成得知刘泽等人的叛谋,告知隽不疑。八月,隽不疑逮捕了刘泽等人并且报告朝廷。天子派大鸿胪丞审理,牵连到燕王刘旦。诏书下来,因燕王系天子至亲(异母兄),不予追究。刘泽等人全部诛杀。升任隽不疑为京兆尹。

隽不疑担任京兆尹,官吏和百姓都敬重他的威信。每到县上巡视,录囚(向囚犯讯察决狱的情况)归来,他的母亲总是问他:“有没有平反冤狱?救活了多少人?”如果隽不疑有所平反,母亲的欢笑高兴就异于平时;如果没有什么平反的,母亲就发脾气,连饭都不吃。所以隽不疑担任官职,严厉但不残酷。

 

治国先生曰:皇权专制制度下的皇位继承问题,始终是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焦点。原太子刘据先生牵连到巫蛊案中,造成了几万人的惨死,其中也牵涉到接班人的因素。刘弗陵先生的继位,又引起刘旦先生对皇位的觊觎。为了建立一个可以平息纷争的继承秩序,建立了嫡生长子(正式老婆“皇后”所生第一个儿子)继承制的原则。但嫡长子未必就是最“贤”的。何况在贤与不贤的判断上,皇帝、大臣和后世的史家,说法都颇多差异,很难有一个公认的衡量标准和办法;特别是嫡长子未必就是皇帝最宠爱的,因而更换太子的悲剧和斗争就经常发生。“原则”往往不起作用,立长、立贤、立宠的斗争绵延不断。刘彻先生死后,刘旦先生认为他是所有儿子中年龄最长的,要按照“原则”当合法继承人。但刘弗陵先生合法继承人的地位却是刘彻先生在世时定下的,而且有忠实的辅佐大臣,和政治运行的巨大惯性,就使刘旦先生夺权的野心显得孤立和底气不足。这时候出来一位发明家成轸先生,他在专制社会里发明了“人民拥护”的法宝,想象出刘旦只要起兵夺权,全国人民都会纷起拥护,连妇女也会奋臂跟随。这项发明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常用不衰。而在人民没有表达自由的专制的制度或体制下,所谓“人民拥护”,无一例外地不过是盗用名义和强奸民意罢了。

隽不疑先生的母亲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仁慈的母亲和智慧的母亲。她的智慧,表现在她看清了专制主义的恐怖本质,而监狱就是对人民施行恐怖的场所,冤、假、错案所在多有。所以她以母亲的身份,促使隽不疑先生每次巡行录囚,应当多有平反。如果某一次竟没有平反,她老人家恼怒得连饭都不吃。把犯人们都当作自己的亲人,这是何等的仁慈心肠?在这位可敬的古代女性身上,体现了博爱无遗的“祖国”的伟大形象。

 

公元前82年     己亥

西汉昭帝          五年(始元五年)

 

【原文译白】有一个男子乘坐黄牛犊拉的车到未央宫北阙,自称前太子刘据。主管呈递奏章的“公车”奏闻天子。诏命公、卿、将军及中二千石的官员共同辨认。长安的官吏人民数万人闻讯都来围观。右将军统率士卒在宫阙下警戒,防止非常事变。来到阙下辨认的丞相、御史、中二千石都不敢发表意见。京兆尹隽不疑随后来到,喝叱随行官吏将这人收捕起来。有人说:“是非尚不清楚,先不要急着处理。”隽不疑说:“诸君为什么担心他是前任太子?过去蒯聩(春秋时卫灵公的太子)违背君命出奔晋国。卫灵公死后,蒯聩的儿子辄即位。蒯聩准备返回卫国,辄拒而不纳。《春秋》肯定了这种作法。前太子得罪先帝,逃亡在外,即使真的没有死,今天自己来到,也是一个罪人啊!”押入诏狱。天子与大将军霍光听到后嘉奖说:“公卿大臣还是应当任用那些懂得儒家经典,深明大义的人。”从此隽不疑的名声在朝廷得到尊重,其他身居高位的人都自以为不如。

廷尉查究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弄清了他诈骗犯罪的事实。原来他是夏阳(今陕西省韩城县)人,姓成,名方遂,居住在湖县(今河南省灵宝西),以算卦为业。原太子的舍人有一次请他算卦,对他说:“先生的形体相貌都很像太子。”成方遂认为这话对自己有利,妄想得到大富贵。被判“诬罔不道”,处以腰斩。

 

柏杨先生曰:我们相信司法部(廷尉)这项调查,刘据自杀时,已三十八岁,而且有了孙儿,他的亲属以及朋友臣僚关系,再加上对宫廷环境的熟悉,都不是一个外人可蒙混过去的,一下子就可盘问出马脚。虽然,利令智昏,天下也可能有的是这种妄人。不过,问题是,如果他真是刘据,结局会不会如此?有人认为他将被接回宫廷,恢复供养。我们却认为,结局也会跟史书上显示的一模一样。因他出现而造成的利益集团的困局,必须把他铲除,才能解决。对刘据而言,只有一死,这就是政治。

 

【原文译白】谏大夫杜延年鉴于国家承接汉武帝的奢侈和连年用兵之后,好几次向大将军霍光建言:“农业连年歉收,流落在外的人民还没有完全返回故土。应该恢复文帝时的无为政治,向天下表示节俭、宽和,顺乎天心,悦乎民意,则年岁应当可望好转。”霍光采纳了他的意见。杜延年,是前御史大夫杜周的儿子。

 

治国先生曰:杜延年先生是杜周先生少子,而杜周先生是刘彻时代著名的酷吏。酷吏之为酷史,自有其信念和理论根据,他们未必不认为其治狱之苛酷、刑人之残虐可以一代代地传下去。岂料到了第二代,便出了杜延年先生要改变他父辈的颜色,主张政治应以俭约、宽和为主,认为唯俭约、宽和才能顺乎天心,悦乎民意。可见变与不变,不决定于主观的愿望,而决定于所作所为是否顺乎天心,悦乎民意!世间的事物无不向其反面转化,但历史不是振动的钟摆。人类的历史,无不向着行政俭约和政治宽和的目标复归,通向廉价政府和人权、民主的目标。

 

公元前81年     庚子

西汉昭帝          五年(始元六年)

 

【原文译白】春,二月,诏令有司向各郡和封国举荐的贤良、文学,询问民间疾苦以及教化的大要。大家一致回答:“希望废除盐、铁和酒的专卖以及均输官,希望政府不要与民争利,政府要有节俭的形象,然后教化才可以兴盛。”桑弘羊进行驳难,以为:“这四项事情都是国家的大事,是制服四夷,安定边防,保障政府供给的根本,不可废除。”于是关于盐铁的议论和争辩开始。

秋,七月,取消酒类专卖,以示接受贤良、文学的建议。武帝末年,海内虚耗,户口减半。霍光知道时务的要害,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至此又与匈奴和亲,百姓充实,逐渐恢复文帝、景帝时的繁荣景象。

 

柏杨先生曰: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关于财经政策的大辩论(盐铁会议),就发生在本年,《资治通鉴》却只字不提,只贸然提到撤销全国酒专卖及关内铁器专卖,好像根本没有其他什么重要事件,使人遗憾。大辩论的会场上,由宰相田千秋、最高监察长(御史大夫)桑弘羊,跟他们的助手,坐在上座。由来自首都长安跟附近地区,以及全国各郡国推荐的八位“贤良”人士,与同样由全国各郡国推荐的儒家高级知识分子(文学)五十余人,坐在下面两边(这种坐法,跟现代一般会议情形相似,成一个U字形)。而在角落里,则坐着政府官员,担任记录。会议共举行了两次。之后,官做到庐江郡(安徽省庐江县)郡政府主任秘书(丞)的桓宽,把这项记录,正反两方面的意见,整理集会在一起,定名《盐铁论》,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专门探讨政治经济的巨著,较之亚当·斯密斯的《国富论》,要早一千八百年。桓宽本人属于儒家,他当然偏袒属于儒家的一方,但仍可看出当时桑弘羊所以坚持,有他充分理由。

桑弘羊站在政府立场,要求开辟财源,要求击溃匈奴,要求严刑峻法。而“贤良”和儒家学派高级知识分子,因为来自民间,深刻了解人民的痛苦,所以要求自由经济,要求不要再发动战争,要求制止刑罚的残酷跟泛滥。针锋相对的结果,政府只作稍稍的、不关痛痒的让步,那就是废除酒的专卖,和关内(函谷关以西)一个小地区的铁器专卖。而整个国家的经济政策,并没有改变。就在桑弘羊死后,也没有改变。但我们却可从《盐铁论》,看出当时人民的悲惨。在辩论结束时,一位没有记载姓名的“贤良”,有一段控诉的话,使人感受最深,他说:

“每天舒舒服服躺到床上呼呼大睡的有钱人,不会了解每天筹不到钱还债,付不出官吏要收缴赋税的人的忧愁。穿着高贵丝料和高贵鞋袜,吃白米吃鱼肉的人,不能了解粗布单衣的寒冷,和糠皮粗饭的难以下咽。耳朵听着美妙音乐,眼睛看着小丑表演娱乐的人,不会了解冒着像雨一样的箭矢,在战场上跟敌人厮杀的危险。坐在窗明几净的桌旁,挥动笔杆,玩弄法律,判决诉讼胜负的人,不会了解手铐脚镣的痛苦,和苦刑拷打的残忍。”

这两场大辩论,为我们留下很多启示,那就是解除人民的痛苦,不能指望掌握权柄的人仁慈“纳谏”,只能指望对权力的制衡。在没有制衡力量之下,任何舆论——包括卑微的下跪哭诉,都没有作用。即令有作用,也微不足道。

 

治国先生曰:汉朝工商业的发展,在中国历史上实现了第一次大规模的财富涌流,以致刘彻先生向外扩张所需的大量军费,可以不向老百姓增加赋税,而靠工商业收入支持。汉朝工商业的蓬勃发展给与人们的启发是:除了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工业和商业也是重要的社会资源。当时的主要工业资源就是冶金、煮盐、酿酒和铸币。吴王刘濞开发了这几项资源,就可以在吴国免除农业税并向本来是义务的徭役支付工钱。刘彻先生任命桑弘羊先生开发这些工业资源,并在全国范围开发以物资调剂为主的商业资源,就奇迹般地使汉政府庞大的军费开支有了源源不绝的供给。第一重要的是大规模地开发了这两项农业以外的社会资源,接着而来的问题才是这些资源应由政府垄断还是由民间经营?政府垄断在特定条件下也会有效率,并依赖工商业的收入,把人民赋税限定在较低的水平上,甚至可以免除农业税和人民的徭役。但从长远来看,政府垄断弊大于利。所谓“特定的条件”,一是法纪严明,消除腐败,二是用人得当,善于经营管理。刘彻先生实现工商业垄断和物资调剂,得力于桑弘羊先生;他维护这“特定条件”的动力则是军事费用的急需以及严酷的法律和吏治。但任何专制政府走向腐败却是必然的。一旦腐败,不但效率急剧下降,而且会把这两种社会资源转变为对人民进行残酷盘剥的手段,加重社会灾难。使工商业资源能够长期造福人民的条件,一是政府的节俭,二是人民具有民主权利,而社会则应具有一定程度的经济平等理念。中国古代《周礼》中记载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就体现了人类最早的经济平等理念。但汉朝的皇权专制制度,既然以专制统治者的利益为最高原则,不管开始阶段有多少可取之处,最后必定是腐败、无效率、剥削人民等一系列对于工商业社会资源的最恶劣糟践。

 

公元前80年     辛丑

西汉昭帝          七年(元凤元年)

 

【原文译白】上官桀父子地位都已尊显,非常感激长公主的恩德,想为长公主的情人丁外人请封一个侯爵。但是霍光不答应。上官桀又想为丁外人求一个光禄大夫的官职,使他可以被皇帝召见,又遭到霍光拒绝。长公主因此对霍光大为怨恨,而上官桀、上官安屡次为丁外人求官爵都没有实现,也感到羞惭。又因上官桀岳父所亲近的太医监充国,违规进入宫殿,逮捕入狱,论罪当死。冬日将尽,长公主为充国贡献二十匹马赎罪,得到减死定罪。于是上官桀、上官安父子更加怨恨霍光,对长公主更加感恩戴德。武帝时,上官桀已担任九卿,位置在霍光之右(上),等到父子都当了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上官安为车骑将军),皇后又是上官桀的亲生女儿,霍光不过是上官皇后的外公,反过来却专制朝政,由此上官父子开始与霍光争权。

燕王旦自认为身为昭帝的兄长而不能立为皇帝,常怀怨望。等到御史大夫桑弘羊替朝廷制定酒类专卖及盐、铁专营的政策,为国兴利,自恃其功,想让子弟当官不果,也怨恨霍光。于是长公主、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都与刘旦通谋。

刘旦派遣孙纵之等前后十多批,多带金宝和良马,贿赂长公主、上官桀、桑弘羊等。上官桀等又派人假借燕王刘旦的名义上书皇上说:“霍光到京城外检阅郎及羽林时,路上实行皇帝出行时的戒严,同时让太官(为皇帝主办膳食的官员)先行,去为他准备饮食。”又指控:“苏武出使匈奴,二十年不投降,仅仅封为典属国;大将军的长史杨敞没有什么功绩,却官封搜粟都尉;又擅自调动校尉充实大将军幕府。霍光专权自恣,怀疑他有非分之想。臣刘旦愿归还燕王的符节玉玺,入朝宿卫,以伺察奸臣的变化。”等到霍光休假日,上官桀将奏书呈给皇上。上官桀原想从宫中直接把奏章交给下边查办,桑弘羊就亲自与诸大臣一起逮捕霍光,将他贬退。奏书递上,皇帝却不肯批下。次日晨,霍光听到消息,停在画室中不敢入殿晋见昭帝。皇上问:“大将军在哪里?”左将军上官桀回答:“因为燕王告发他的罪行,他不敢进来。”皇上诏令:“召大将军。”霍光入殿,卸掉帽子,顿首谢罪。皇上说:“将军请戴上帽子。朕已知道这奏书是假冒的,将军无罪。”霍光说:“陛下何以知之?”皇上说:“将军到广明去检阅禁卫军,是这几天的事情,调动校尉的事,也不满十天,燕王怎么能知道呢(燕国首府在今北京,距长安直线距离九百公里,中隔太行山与黄河)?而且如果将军真要图谋不轨,也用不着校尉。”当时皇帝才十四岁,尚书和左右都很吃惊。而上书的人果然逃走,下令紧急追捕。上官桀等心里恐惧,对皇上说:“小事不值得过于认真。”皇上不听。以后上官桀的党与有说霍光坏话的,皇上总是发怒说:“大将军是忠臣,先帝嘱托来辅佐朕身,敢有毁谤的要处以反坐罪行。”从此上官桀等不敢再说霍光坏话。

 

李德裕先生曰【译白】:“人君之德,莫大于至明。明察可以洞悉奸伪,百邪不能蒙蔽聪明,汉昭帝是也。周成王比起他来,德行有愧;高祖、文帝、景帝,都不如他。周成王听到管叔、蔡叔散布的流言,便派周公进退两难地率兵东征。汉高祖听说陈平曾经去魏背楚,就想舍弃这位后来成为心腹的大臣。汉文帝迷惑于关于季布使酒难近的说辞,将本欲重用的季布仍罢归到河东郡;又听信谗言,怀疑贾谊擅权纷乱,反过来疏远了贤士。汉景帝相信诛杀晁错就可解七国之乱的意见,杀戮了位至三公的晁错。正所谓“先有怀疑之心,招致奸贼的谗言。”假使昭帝能得到伊尹、吕尚那样的辅佐,其成就又岂比于周成王和周康王!

 

治国先生曰:“人君之德,莫大于至明。”“至明”者,聪明到极点之谓也。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君”能达到这个境界。刘弗陵看出了刘旦奏书的诈伪,除了他的聪明,也与奏书炮制者的极端愚蠢有关。正是奏书的极端愚蠢和明显破绽,才显出了刘弗陵先生的“至明”。人是靠优点生存的,每个常人都能在某些个别事情上表现出“至明”的品质;但没有一个人能在所有的事情上表现“至明”,除非他是上帝。连圣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要求偶然坐上皇位的“人君”做到,始终只能是良好的愿望而已。盼望“清官”,盼望“明君”,是中国传统文化不断供应给广大老百姓和读书人的画饼,而且有上古时尧、舜和三王的典型。这种期盼文化是一副连续使用了两三千年,其效皆幻而又其效如神的麻醉剂,使人们在思考苦难根源时,变得弱智低能,到不了制度层面,便丧失了思考能力。

每个人的成败、吉凶、祸福,不应该取决于君主、官员和老板,而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就必须废除一切专制制度,在各个领域肃清其流毒,并在专制主义的废墟上建立起人权、民主、自由和经济平等的现代和谐社会。

 

【原文译白】上官桀计划由长公主准备酒宴邀请霍光,埋伏士兵将霍光格杀,废黜现任皇帝,迎立燕王刘旦为天子。刘旦专门配置了驿马,与上官桀等书信往来,答应封上官桀为王,外部连结各郡及封国豪杰数以千计。刘旦告诉燕国丞相“平”,“平”回答说:“大王以前与刘泽结谋,事情没有成功而被发觉,是因为刘泽素来浮夸,喜欢侵陵他人。平听说左将军上官桀向来轻率简慢,车骑将军上官安年少而骄,臣担心此事将像刘泽那样,难以成功;又担心即使成功,他们也会反对大王。”刘旦说:“不久前一个男子到阙下自称前太子,长安民众都聚集起来向着他,喧哗不止。大将军恐慌,调出军队列阵以待,以防万一。我是先帝长子,天下信任,何必担心有人反对!”后来又对群臣说:“长公主报来消息,只担心大将军霍光与右将军王莽(此王莽系天水人,字稚叔,不是西汉末年篡权的那个王莽)。现在右将军已死,丞相田千秋又有病,希望这次一定成功。相信不久就会得到验证。”令群臣整治行装,准备进入京师。

上官安又谋划诱骗燕王到京将他杀掉,再罢黜刘弗陵,拥立上官桀当皇帝。有人说:“皇后(上官安女儿)怎么办?”上官安说:“追赶大鹿的猎狗,还顾得上兔子吗!而且依靠皇后才得到尊贵,一旦皇帝主意改变,那时想做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这是百世一遇的机会啊!”适值长公主舍人之父,担任稻田使者的燕仓知道了上官安的计划,告诉了大司农杨敞。杨敞(司马迁女婿)向来谨慎怕事,不敢向上举报,于是请病假休息。燕仓再向谏议太夫杜延年举报,杜延年奏报天子。九月,诏令丞相率领中二千石的官员,追捕孙纵之和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丁外人等,连同他们的宗族,全部诛杀。长公主自杀。燕王刘旦听到消息,召见丞相“平”说:“事情已经败露,就此举兵如何?”平说:“左将军已死,百姓都知道,不能发兵。”燕王忧愁烦闷,置酒与群臣、妃妾诀别。适逢天子用盖了玉玺的诏书责备刘旦,刘旦就用玉玺的绶带自绞而死。王后、夫人随刘旦自杀的二十余人。天子特别施恩,赦燕王太子刘建为平民,赐给刘旦“剌王”谥号。皇后因为年少,没有参与上官父子的叛谋,加之是霍光外孙,没被废掉。

冬,十月,封杜延年为建平侯,燕仓为宜城侯,故丞相府征事任宫逮捕了上官桀,封为弋阳侯,丞相少史王山寿,引诱上官安进入丞相府,封为商利侯。过了很久,文学士,济阴(今山东省定陶县)人魏相在“对策”中建议:“以前燕王图谋大逆无道,韩义挺身强谏,被燕王所杀。韩义没有比干的亲属关系(比干是殷纣王子受辛的叔父,因规劝子受辛,被剖腹处死),却践行比干的节义,应该公开奖赏他的儿子,以显示天下,彰明人臣的大义。”于是擢拔韩义的儿子韩延寿为谏大夫。

大将军霍光因为朝廷中没有元老旧臣,光禄勋张安世在武帝时担任尚书令,志行纯笃,就禀白皇帝任用张安世为右将军兼光禄勋,作为自己的副手(安世是前御史大夫张汤之子)。霍光又因为杜延年有忠节,擢升为太仆、右曹、给事中。霍光掌握刑罚严酷,杜延年常辅之以宽。吏民上书朝廷,建议应办和有利的事情,常下交延年,先定出适当处理的意见,然后奏上。可以试用为官的,或外放到地方当县令,或交由丞相、御史用为属官,期满一年,将情况上报。奸邪不实的,不称职或犯法有罪的,依法问罪。

这一年,匈奴出动左、右部二万骑兵,分为四队,侵入边境寇掠。汉兵追击,斩首、俘虏九千人,生擒瓯脱王,汉军无损失丧亡。匈奴看到瓯脱王被擒获,感到害怕,以为瓯脱王会为汉军作向导攻击他们,于是向西北方向远遁,不敢向南逐水草放牧。汉政府调发人民居住到边境瓯脱地带(两国交界处的无人地带)。

 

治国先生曰:幼主在位,大臣霍光忠心辅政,清除了反叛力量,调整充实了朝廷大臣,出现的是一个小共和局面。不只在内政上与民休息,边防上也采取以逸制劳的防守战略,一战而使匈奴远遁。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