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下)48、“夜郎自大”的中国文化,全力救灾而又摧残人才,  

2010-02-21 15:04:51|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夜郎自大”的中国文化,全力救灾而又摧残人才,

重用商人、改革币制,视民如猎物的三个酷吏

 

【原文译白】天子听张骞说到大宛、大夏和安息(伊朗古代国名)之类的国家,都是大国,多奇异的物资,人民定居,和中国很相似,然而兵力弱,又很喜爱汉朝的财物。北方的大月氏、康居等国,兵力强盛,可以赠送贿赂,利诱他们入朝。假如能不用战争而使他们臣服,则可以扩地万里,经过多次翻译,招致异方习俗之人,威德遍布四海。天子心情愉快,认为张骞所说的都很对。于是命令张骞依托蜀郡、犍为郡,征召使者王然于等人四道并出。这四道是:駹(máng,古部族名,分布在今四川省松潘等地区),冉(古部族名,分布在今四川省松潘等地区),徙(古部族名,分布在今四川省天全县一带),邛(古部族名,分布于今四川省峨嵋山西北方一带)、僰(bó,古部族名,分布于今四川省宜宾市西南一带),目标都指向身毒国(古时印度中译名),各自行进了一二千里,北方被氐(古民族名,分布于四川省松潘等地区)、筰(古部族名,分布于今四川省峨眉山以南)所阻挠,南方被嶲(xí,古部族名,分布于今云南省下关市一带)所阻挡。昆明部族没有统一的君长,擅长为寇作盗,经常杀死、动掠汉朝使者,所以这些地方的道路一直没有打通。于是汉政府为了寻求通向身毒的道路,开始与滇国(今云南省腾冲一带)通使。滇王当羌问汉朝使者:“汉和滇国哪个大?”后来夜郎(古小国名,位于今贵州省安顺市等地区)也这样问。因为道路不通,所以各国自以为都是一州的君主,不知汉朝广大辽阔。使者返回,就夸滇国是个大国,值得设法使之归附。引起天子注意,又开始经略西南夷。

 

治国先生曰:2100多年前,中国西南部的少数民族,因为经济落后,交通闭塞,信息不通,不知天下还有称作“汉”的国家,当然更无法知道汉朝天下的大小了。而在通使滇国和夜郎国之前,汉政府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叫做“滇”和“夜郎”的国家,当然也不知道这两个国家的大小。但对于这类普通不过的现象,中国人却一贯持嘲笑态度,发明了“夜郎自大”这个成语,专门用来讥讽他人的不知天高地厚。其实古代夜郎国的君主并没有什么可笑,倒是后来以“天朝”自居的老大中华帝国的君臣们,才真正变得可笑起来。例如清末出使欧洲的使节回国后,对法国的总统府居然没有太监嘲笑不已,认为一群男人们出入总统宫邸简直太不成体统了。又如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饿殍遍野,物质和精神都穷困不堪,却大言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的人民”。这虽然都可归入“夜郎自大”的中华传统,却比它的原形更加可笑一百倍。

 

公元前120年     辛酉

西汉武帝               二十一年(元狩三年)

 

【原文译白】崤山以东大水成灾,大批灾民饥饿匮乏。天子派遣使者把各郡和封国的粮食全部腾空,赈济灾民;仍然不够,又劝募豪富、官吏和人民能借给贫民钱粮的,把名册呈报天子。但还是不能相救,于是把贫民迁徙到函谷关以西,以及充实朔方郡以南新秦中(地区名,河套及以南地区),共计七十余万口,衣食全部仰给政府,达数年之久。使者分片监护,往来不绝,费用以亿计,无法计算。

 

治国先生曰:刘彻先生为什么要动员全国力量不计代价地救济灾民?出于爱民之心?为了社会稳定?爱护劳力资源还是沽名钓誉?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其全力救灾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与20世纪饿死数千万人的人为灾害相比,就可看出皇权专制主义初级阶段的“不成熟性”。1959年末的河南省信阳地区,农民在丰收之年将粮食全部上交政府,成百万饿毙,而政府满溢的粮仓却岿然不动。最可恨的是一些无耻文人事后对饿死农民的讴歌:“我们的人民是多么好啊!他们宁肯饿死也不去抢仓库。为了不替社会主义抹黑,他们连逃荒和上访的事也不干。”

 

【原文译白】皇上将要讨伐西南夷的昆明小国。因为昆明有滇池方三百里,于是挖建昆明池练习水上作战。当时法令已经更加严苛,许多官吏都遭到罢免。战争屡次发生,有很多百姓花钱买到避免服役的权利和九等爵位五大夫(开始免除徭役的爵位),所以能征召服役的人越来越少。于是任命千夫、五大夫为吏,不愿为吏的交纳马匹。官吏有玩忽法令的,都贬谪到上林苑砍伐荆棘,挖掘昆明池。

 

皇上招揽士大夫,常常好像不够。但他的性格严峻,群臣中就连他向来宠信的人,有时小有犯法,或欺骗君主,动不动就交司法审判诛杀,无所宽减。汲黯劝谏说:“陛下求贤也很辛劳,有些人才能还没有完全发挥,就杀了他。天下人才有限,诛杀却没有穷尽,臣担心天下贤才将要绝种。陛下和谁共同治理国家呢?”汲黯说这话时非常愤怒,皇上笑着告谕他说:“哪个时代没有人才?就怕不能发现人才罢了。只要能发现人才,还怕没有人才吗?所谓人才,就好比有用的器具。有才能不能充分发挥,和没有才能相同,不杀他们还能做什么?”汲黯说:“臣虽然不能用言词说服陛下,但心里并不认为陛下对。希望陛下从今天起就改正,不要认为臣生性愚笨而不明白道理。”皇上回顾群臣说:“汲黯如果自认为是马屁精,肯定不对;现在他自认为愚笨,岂不是很恰当吗?”

 

治国先生曰:有人问:刘彻先生扩边无已,弄得国库空虚,财尽民穷,以至天下无可征之夫,宫廷无惜民之意。但对崤山以东的大水灾,却能倾全国之力救助安置。为什么前者表现那么苛刻残虐,后者却又那样呵护仁爱?答曰:前者是常态,后者是“关键时刻”的变异,生平一遇而已;正所谓“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前者为内,后者为表,这有什么奇怪的!

有人又问:救护遭受天灾的百姓,粮仓弄了个底朝天,迁徙贫民七十余万,花钱数以亿计,刘彻先生毫不顾惜。但对辛劳召征的人才,却为何动辄杀掉,把人比做器具,岂是惜才之意,这又是为什么?回答说:百姓也好,人民也好,都是一些同名数的总和,都是没有个性特征的笼统概念。但他们的存在却是专制统治者权力的基础,谁也不能设想没有统治对象的统治。人民构成统治者的统治资源,他们对于统治者,就如同统治者要保卫和扩张的土地一样,无论牺牲多少具体的生命也要保护这抽象的皇权基础——人民。人才则是具体的有血有肉有个性的对象,尽管每个人才都有特殊的用途,但每一个人才又都是有限的,因而也是可以舍弃的。离开了任何一个人才,日月星辰照样运转,而一个又一个有限的人才加起来,仍然是有限的,专制统治的基础不是由他们构成的,因而打击以至消灭一个个人才,就不影响皇权专制的基础。从嬴政先生开始,直到20世纪,专制主义政权抽象地爱人民或者爱护抽象的人民,具体地摧残人才或者残害具体的人才,一直并行不悖地反复表演着。刘彻先生对汲黯先生那种嘲弄的口吻,活脱脱勾画出专制统治者的流氓本性来。

 

公元前119年     壬戌

西汉武帝           二十二年(元狩四年)

 

【原文译白】冬,有司奏言:“官府用费过度缺乏,但是富商大贾冶金、铸币、煮盐,有人财产积累达到万金,却不支援国家的紧急需要;奏请变更币制,以使经费充裕,并抑制骄纵不法和兼并土地的人。”这时,禁苑有白鹿而少府又有大量银、锡,于是用一尺见方的白鹿皮,边缘饰以彩绣,称“皮币”,价值四十万钱。王侯、宗室朝觐、聘享,一定要用皮币,上置璧玉,才能通过。又用银、锡造成三种“白金币”:大的圆形,龙纹,价值三千;其次方形,马纹,价值五百;小的椭圆形,龟纹,价值三百。命令政府销毁半两钱,改铸三铢钱,凡是偷铸各种金钱的人,都判死刑。但官吏、人民偷铸白金币的人,多得数不过来。

于是任命东郭咸阳、孔仅为大农丞,管理盐铁事务;桑弘羊因擅长财务会计而当官。东郭咸阳是齐国的大制盐商,孔仅是南阳的大冶金商,皆获得千金以上的产业。桑弘羊是洛阳富商的儿子,长于心算,十三岁任职侍中。三个人讨论如何增加国家财政收入,细致到无微不至。

诏令禁止人民私自铸铁、煮盐,违者处以“钛左趾”(钛音dì,左脚钳以二公斤重的铁镣),没收器物。公卿又奏请命令工商业者向官府自报财产,大抵每二千钱纳税一“算”(一百二十钱);人民拥有轺车(一匹马驾驶的轻便车,轺音yáo)及超过五丈长的船只,都要纳“算”。隐瞒不报和自报不实的,罚戍边一年,没收其隐匿不报的财产。举报者,奖给没收财产的一半。这种法令大多由张汤制定。张汤每每朝见奏事,说到国家财政收支的事情,直到日色已晚,天子连吃饭都忘了。丞相不过白白占一个位子,天下大事都由张汤决定。百姓骚动,不能安生,都指斥怨恨张汤。

 

治国先生曰:如果问世上谁最爱钱?多数人的回答一定是“商人”。其实比商人更爱钱的是专制统治者,刘彻先生首开先河。意在开疆拓土而又喜好穷兵黩武的刘彻先生,大量的军费需要筹措,于是一面打击工商业者,一面又重用商人。他所制定的货币政策完全违背价值规律,仅仅出自聚敛的需要。由政府垄断盐铁,则是用垄断价格盘剥人民。但是违背经济规律的措施一定引起相反的运动,私自铸铁、造币,私自煮盐、贩盐的事,从官吏到百姓,不可胜数。

刘彻先生对工商业者首先开征财产税,确认土地以外的工商设备和资金的社会资源性质。适当的财产税如果用以调节贫富差别,无疑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但刘彻先生的兴趣不在这里,他的兴趣在筹措军费。为此,他不但要重用张汤这样善于迎合皇帝和敲剥百姓的酷吏,而且在汉朝历史上第一次重用商人,破例提拔他们当官。

 

【原文译白】两将军(卫青、霍去病)率领军队出塞攻击匈奴,在边塞检阅时,官马及私人马匹总共十四万匹,回来时入塞的马匹总共不到三万匹。

 

治国先生曰:马厩失火,孔子问:“伤人没有?”不问马。前面我们看到把人和马作为同名数合并,感叹过把人降低到马的水平。现在我们又知道两位将军的出征,损失了十一万匹马。至于牺牲了多少人的生命,我们就无从知道。人的价值已降到马的价值以下。

 

【原文译白】匈奴采用赵信的计策,派遣使者到汉廷,用友好的言辞请求和亲。天子下交群臣讨论,有人赞成和亲,有人认为应直接把匈奴收附为臣。丞相长史任敞说:“匈奴新近受到战争破坏,陷入困境,最好使他们做汉廷的藩臣,令单于就在边境上朝拜。”皇上派任敞出使单于,单于大怒,把他留在匈奴不让回来。这时,博士狄山奏议,以为和亲有利。皇上询问张汤,张汤说:“这是个愚儒,没有知识。”狄山说:“臣固然愚,可是愚忠;像御史大夫张汤,乃是诈忠。”于是皇上变了脸说:“我派你担任一个郡守,你能不能做到使匈奴不入境劫掠?”回答:“不能。”再问:“一个县行不行?”回答:“不能。”再问:“一个塞堡行不行?”狄山揣度,如果再回答不能,恐怕要交付狱吏治罪,就回答:“能。”于是皇上派狄山守一座塞堡。一个多月后,匈奴斩下狄山头颅而去。从此以后,群臣震慑,再没有人敢违抗张汤。

 

治国先生曰:对匈奴的攻击,各有杀伤,总起来说,汉政府的损失比匈奴更大。但匈奴毕竟人口太少,经不起太大的牺牲,遂用友好的言辞请求和亲。这本是一个改善两国关系的机会。但刘彻先生狂妄自大,臣下的摇尾系统也嗅出了他的意图,竟提议让匈奴做汉朝的藩臣,这才真正是愚儒之见。但刘彻先生就是喜欢这类便宜话,结果派出的使者任敞先生有去无回。狄山先生重献和亲之议,却受到张汤先生的羞辱,狄山先生反唇相讥,刘彻先生便趁机把他推向匈奴刀下(也可能是张汤先生组织的谋杀)。如果刘彻先生派他出使匈奴商量和亲,成功的可能性一定很大。但刘彻先生却让他去做和他的意见相反而且必定办不好的事情。专制统治者的愚陋阴险,残害了狄山先生的性命。

 

【原文译白】这一年,汲黯因犯法而免官,任命定襄太守义纵为右内史,河内太守王温舒为中尉。

此前,宁成担任掌管函谷关的关都尉。出入函谷关的官吏和百姓流行一种说法:“宁肯遇见母老虎,不要碰到宁成怒”。等到义纵担任南阳太守,到函谷关,宁成送迎都侧身路旁以示谦恭敬重。义纵到任后,查办宁成家族,使其破碎。南阳的官吏人民重足而立,不敢越轨妄动。后来改任宁成为定襄太守,刚一到达,乘人不备,掩袭狱中重罪犯和轻罪拘留的罪犯二百余人,以及探监的宾客、兄弟等二百余人,一起逮捕。审讯的罪名是:“为死罪犯解脱刑具。”就在当天,杀了四百多人,呈报朝廷。以后郡中不寒而栗。当时,赵禹、张汤都因为执法严苛而位列九卿,然而他二人治狱还能依法行事,义纵专门以鹰隼捕击猎物的方式统治人民。

王温舒原为广平郡都尉,选择郡中豪勇敢当、勇往直前的十几个属吏作为爪牙,全部掌握了他们尚未揭发的重罪,放纵他们追捕盗贼。凡能使王温舒从欲快意的爪牙,虽有百条罪行,也不依法追究;如果他们逃避责任,就翻出他的罪行,夷灭其家族。因此之故,齐、赵一带的盗贼不敢走近广平,广平得到“道不拾遗”的名声。王温舒升迁为河内太守,九月到任,命令郡政府准备五十匹马供给驿站,逮捕郡中豪强猾贼,互相连坐一千余家,向天子上书奏请处刑,大者灭族,小者处死,没收全部家产抵偿赃款。奏报天子,不过两三天就得到批复。论罪判决,多至流血十余里。河内的人都奇怪他的奏报批复如此之快,简直是神速。到十二月底,郡中一片沉寂,没人敢夜间行路,野外没有引起犬吠的盗贼。还有少数漏网分子,逃到相邻的郡国,正在追捕。适值春天到来,王温舒顿足而叹:“可惜呀!要使冬天再延长一个月,我的事就办完了。”(古时十二月末行刑完毕,立春之后不能再杀人,故王温舒有此叹。)

天子听到他们的事迹,认为他们都很有才能,提升为中二千石。

 

治国先生曰:义纵担任定襄太守,刚一到任,就用掩袭的办法捕杀了四百余人,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属于无辜被杀,以后杀的只能更多。王温舒在河内以法杀人,连坐千余家,究竟有多少人,史无记载,以千家估计,最少当在数千人。他们对人民像猎物一样的追捕屠戮,较之匈奴的侵掠要严重得多。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皇权专制主义恐怖的实质。人民为了不被这些嗜血的鹰犬猎获,他们不敢出声说话,不敢出门行路,屏迹敛行,大气都不敢出,“道不拾遗”在这里不是太平景象,而是一片恐怖。刘彻先生的治绩就是如此。可以想见,他的对外穷兵黩武,不过是国内政策的延续,带给邻国和少数民族的,多是灾难。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