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下)49、汲黯逐离朝廷,卜式的“榜样力量”等于零,  

2010-02-21 15:10:06|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9、汲黯逐离朝廷,卜式的“榜样力量”等于零,“腹非”之罪,朝廷内斗,“均输”政策

 

公元前118年           癸亥

西汉武帝                  二十三年(元狩五年)

 

皇上以为淮阳处于楚地冲要之处,召拜汲黯为淮阳太守。汲黯拜伏在地辞谢,不接受印信。诏令数下,强使他接受,然后奉诏。汲黯对皇上哭着说:“臣自以为就这样填沟壑而死,再也见不到陛下了。想不到陛下再度收用。臣常有狗马一样的贱病,体力不足以担任郡守之职。臣愿担任中郎小官,出入宫门,替皇上做一些补救过失、提示疏忽的事情,这是臣真心的愿望啊!”皇上说:“君看不起淮阳吗?我今天召君,顾念淮阳官吏和人民相处不好,我只借重君的威望,君可以卧床而治之。”

汲黯辞别皇上准备上任,拜访大行令李息说:“汲黯被皇上抛弃,放逐到郡里任职,不能参与讨论朝廷的大事。御史大人张汤,智慧足够拒绝意见,诡诈足以掩饰错误,致力于谄谀的漂亮话和诡辩挑唆的言辞,不肯遵循正道为天下人说话,专门迎合皇上的心意。皇上所不愿意的事,他就毁谤;皇上想要做的事,他就赞誉。喜好兴起事端,舞文弄法,内心怀着奸诈,影响、摆布天子的心意,外面挟制贪残的官吏,营造自己的威势。公身列九卿,如不及早向皇上进言,公就会和张汤一起受戮。”李息畏惧张汤,一向不敢向皇上进言。等到张汤事情败露,皇上也判了李息的罪。

派遣汲黯以诸候丞相的地位和俸禄,担任淮阳太守,十年后去世。

 

治国先生曰:上一年汲黯先生因“犯法”而被免职,但史籍没有记载他所犯何法。免职一年以后,刘彻先生又屡次征召他“卧治淮阳”,可见对他的正直忠诚和治理才能始终是十分敬重的。但刘彻先生内心欲望膨胀,对汲黯先生的喜欢批评领导,喜欢随时发表不同意见,特别是时时盯着佞臣和酷吏,并且一有机会便当廷抨击的作派,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了。随便给他找个小过失再上升到违犯法律的高度,是太容易的事情。把汲黯排除出朝廷,贬逐到地方,刘彻先生才能耳根清静,才能舆论一律,才能统一思想,因而也才能随心所欲。对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来说,舆论一律、思想统一是可怕的事情,它使统治者的错误驶上快车道,使矛盾积累,社会的进步停滞,危机加速。然而,舆论一律、思想统一却是专制统治者嗜食的鸦片,一旦上瘾,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可叹汲黯先生的满腔忠忱,临别时还将逐奸之计托付李息先生。庸庸李息先生岂是受托之人?二千年后的治国先生评说至此,不禁停笔为汲黯先生扼腕叹息!

 

公元前117年            甲子

西汉武帝                   二十四年(元狩六年)

 

【原文译白】皇上颁下向工商业者抽税的缗钱令而尊崇卜式之后,百姓始终无人愿向卜式学习,自愿捐出财产帮助政府增加经费。于是杨可(其时奉命受理工商业者偷漏财产税案件)派出人员,四出调查工商业者隐瞒或少报财产税的情况,进行检举告发。义纵认为这些人是乱民,部署官吏逮捕杨可派出的使者。天子认为义纵废阻诏令,破坏政事,处以斩首暴尸。

 

治国先生曰:卜式是刘彻先生两年前树立的爱国主义典型。卜式是河南郡(治所在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北)的富翁,连续请求捐献财产给政府,补充边防的军费。天子派人询问:“是不是想当官?”回答:“我从小耕田、畜牧,不懂得政事,不愿当官。”使者又问:“是不是有什么冤屈,想对政府提出要求?”卜式回答:“我一生与人没有分毫的争执。同邑的穷人,我舍施给他;不善的人,我教导他。家乡的人都顺从我,哪会有什么冤枉!我对政府没有任何要求。”使者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捐献财产?”卜式说:“天子讨伐匈奴,我以为有才能的人应在边境上参加战斗以效死节,有财产的人应献出积蓄的财物,这样就可以消灭匈奴了。”刘彻大为高兴,认为发现了“爱国”的典型,想把他树为榜样,让全国人民学习。于是封他为中郎官,赐爵“左庶长”,赐田十顷,布告天下,使家喻户晓。不久,又提升他为齐王太傅。卜式满身荣耀,荣誉、地位、财产全面丰收。可是这个典型树立起来后,并没有人向他学习,这大大出乎刘彻先生的意料。刘彻先生过高地估计了自己。他以偶然的幸运,登上了最高统治者的地位,掌握了生杀予夺的权力。他周围的摇尾系统肉麻地吹捧他,使他飘飘然以为自己真是天下第一、古今无二的大圣人。大臣们尚且如此,人民岂不早就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把他的话句句当真理,奔走相告,认真学习,虚心领会,传诵只怕遗漏,照办唯恐不及。想不到反应如此冷淡,竟没有第二个卜式出现。但他急需的不是爱国的热情,而是冰冷的金钱。既然没有涌现出千万个卜式络绎不绝地把金钱送上门来,他就派杨可加紧调查和举报工作,聊补富人的麻木和狡猾造成的门前冷落。义纵不知主子焦躁的心情,逆了龙鳞。固然他早就死有余辜,但刘彻先生诛杀自己的鹰犬,却是迁怒于鹰犬了。

在漫长的皇权专制社会,树立典型,大力表彰,号召人民学习的事情层出不穷。人民不愿学卜式,因为这个典型牵动的是人们的财产所有权,因而太难了。后世树立的某些典型也有效,但认真学习的如果不是傻瓜,就是为了从中得到好处的别有用心之徒。有两类人始终不学习:一种是聪明人,看透了其中的花招;一种是正直的或者淡泊名利的人,他们不屑为。

 

【原文译白】自从制造白金币和五铢钱后,官吏人民被判偷铸白金钱、五铢钱而处死的达数十万人,偷铸而未被发觉的尤其不可胜计。天下差不多都在铸造金钱,犯法的人太多,官吏不可能把他们都杀了。

六月,诏令派遣褚大、徐偃等六人分别巡查各郡国,检举兼并土地的人和有罪的郡守、封国丞相及官吏。

 

本年,大农令颜异被诛杀。

起初,颜异因为廉洁正直,逐渐升至九卿。皇上和张汤己开始制造白鹿皮币,征询颜异意见,颜异说:“现在王侯朝贺用的苍璧,价值才几千钱,而用白鹿皮币作苍璧的垫子,价值反而值四十万钱,本末未免不相称”。天子很不高兴,张汤又与颜异有嫌隙。等到有人用其他事情控告颜异,皇帝令张汤审问。有客人和颜异说及发行的白鹿皮币多有不便,颜异没有回答,只是稍稍张了张唇。张汤奏报判决:“颜异身为九卿,发现新令有不便的地方,不入宫进言而腹诽(心里诽谤),论罪当死”。此后有了“腹诽”的案例,公卿大夫大多谄谀取容。

 

柏杨先生曰:秦王朝是一个野蛮部落建立的政权,所创立的屠灭三族酷刑,一直保持到公元后十九世纪才算结束。这种惨无人道的法律,虽然不断宣布被废除,但帝王一念之间,立刻就又恢复,没有人敢提出异议。以“仁义”自诩的高级知识分子,二千年来,噤若寒蝉。使中国的政治斗争比世界任何国家(包括被瞧不起的夷狄之邦),都更残忍,也使中国人缺少培养独立自主人格的土壤。每一个人的行为后果,全族都要分担。明哲不但可以保身,还可以保家保族。明哲意义,就是畏缩圆滑、权势崇拜、丧尽礼义廉耻。

西汉王朝除了继承秦王朝的诛杀三族酷刑外,更发扬光大。在周亚夫案件中,发明了“地下谋反学”。在颜异案件中,发明了“腹诽学”——心理叛变。“诬以谋反”的法宝,遂有七十二种变化,中国人的苦难,古代便已如此,法律尊严被侮辱到如此程度,古圣先贤,从没有人敢兴起改革之念,以致后果由我们这些子孙,全部承当。

 

治国先生曰:刘彻先生重用张汤先生,制定了以聚敛天下财富为目的的货币政策,导致全国都在犯罪,数十万人被“依法处决”,对人民造成的灾难不知超过匈奴多少倍。这比直接用行政权力收取百姓钱财更为恶劣残忍。用行政权力搜刮钱财,无非倾家荡产而已,未必能使全民走向犯法道路,未必数十万人都是死路一条。但刘彻先生的货币政策,先是导民为非,然后再以法杀人,则是专制统治者所能发明出来的最大罪恶。犯法的人不可胜计,金钱又不能如期聚敛,于是祭起“阶级斗争为纲”的法宝,把打击面从老百姓扩大到郡守、封国丞相一级,最后以“腹诽”的罪名杀了身居九卿高位、主管租税钱谷和国家财政收支的“大农令”颜异先生。违背经济规律的货币政策,虽没有“引蛇出洞”的阴谋,实际上创造了中外历史上最大的“造蛇”运动,使中国大地上,几乎家家都有犯法之男。刘彻先生和张汤先生发明的“腹诽”罪,则一直流恶到二十世纪,只是那罪名已从“腹诽”变成了“企图犯罪”。

 

 

公元前116年             乙丑

西汉武帝                    二十五年(元鼎元年)

 

【原文译白】济东王刘彭离骄傲凶悍。夜晚与他的奴仆、亡命少年数十人抢劫杀人,夺取他人财物,当作娱乐嗜好。所杀人数被发觉的就有一百多。因罪废黜,流放到上庸。

 

治国先生曰:朱学勤先生有言:政府是合法的黑社会,黑社会是非法的政府。以政府的身份,公然行黑社会之事,刘彭离先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人。他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丧心病狂,是因为法律保护着他。已经查明杀害了一百多人,却只判撤销王位、流放异地的轻刑。在残害人民这一点上,他与刘彻先生没有原则分歧,只要他不揭起反叛的旗号,就仍然是刘彻先生的“自己人”。一些善良的中国老百姓做梦都想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太平盛世”和圣君清官。“王子”来自“王权”,而只要有王权,犯法的王子就不会与庶民同罪。只有在废除了一切专制制度的、真正民主的社会,才会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公元前115年     丙寅

西汉武帝               二十六年(元鼎二年)

 

【原文译白】冬,十一日,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

最初,御史中丞(御史大夫的主要助手)李文,与张汤有嫌隙。张汤的亲信鲁谒居秘密派人上书皇帝,告发李文作奸犯科的事实。案件交付张汤审理,定罪当杀。张汤心下明知是鲁谒居告发,但当皇上问张汤:“告变的事情从何处发现线索”时,张汤却假装惊诧地说:“大概是李文的故人对他有怨恨。”鲁谒居有病,张汤亲自为他按摩双足。赵王刘彭祖向来怨恨张汤,向皇帝上书告发说:“张汤身为大臣,竟然为低级小吏按摩双足,我怀疑他们勾结一起干什么大奸事。”事情交给廷尉调查。鲁谒居病死,牵连到鲁谒居之弟,拘押在少府导官衙门。这时张汤也将审理的其他罪犯关押在导官衙门,安排这个罪犯与鲁谒居之弟见面,想要暗中帮助他,却佯装不知。鲁谒居之弟不知张汤用意,怨恨张汤,使人上书皇帝,告张汤与鲁谒居合谋诬告李文。皇帝将此事交减宣审理。减宣曾经和张汤有隙,抓住这件事,就彻底追查。事情还没有上奏,适逢有人偷挖孝文帝陵墓中的送葬钱。丞相庄青翟朝见天子,与张汤相约一同谢罪,到了皇帝面前,张汤独不谢罪。皇上令御史大夫张汤审理丞相失职之罪,张汤想以“见知故纵”之罪加到丞相头上,丞相心中忧患。丞相府长史朱买臣、王朝、边通,都曾任九卿、二千石,仕宦早在张汤之前。张汤好几次代理丞相,知道三位长史素来尊贵,故意凌辱压抑,以比长史低一级的丞、史对待他们。三位长史怨恨张汤,都想冒死揭发张汤的罪行。于是他们和丞相谋划,派官吏逮捕审讯商人田信等人,说:“张汤将要奏请的事情,田信常常先知道,储积货物赚到大钱,和张汤分成。”这些事和话,皇帝也听到一些,于是问张汤:“我决定做的事情,商人常常事先知道,好像有人把我的计划告诉了他们。”张汤不认错,还故意吃惊说:“本来就可能有人泄露”。减宣也奏报鲁谒居等人之事。天子认为张汤心怀欺骗,当面欺君,令赵禹严厉责问张汤,张汤才上书谢罪,并且说:“陷害我的人,就是三位长史”。于是自杀。张汤已死,家产价值不足五百金。兄弟和儿子们要厚葬张汤,张汤母亲说:“张汤身为天子大臣,蒙受恶言污蔑而死,厚葬干什么!”载以牛车,有棺无椁。天子听到后,将三位长史全部论罪诛杀。十二日壬辰日,丞相庄青翟逮捕入狱,自杀而死。

 

柏杨先生曰:张汤案件,是《资治通鉴》第一次就官场上的权力斗争,作细致的报道。人,一旦进入权力漩涡,就跟车辆进入交通混乱的十字街头一样,你不碰人,别人可能会碰你。一句话或一举手,几乎都是陷阱。仁义、道德、人格,在这个领域里,没有重要地位,有的只是阴谋倾轧。一面跟对方歃血结盟,一面把对方出卖;一面向对方誓言铁肩担道义,一面在背后举起钢刀。官场遂成为世界上最黑暗的一个角落,鬼影憧憧,群魔乱舞。

张汤是一位最彪悍的官场斗士,他不断在斗,用最残酷卑鄙的手段打击他的政敌。目的只在夺取更高权力,所以虽然鲁谒居案件爆发,他正需要助力的时候,仍忍不住使用诈术陷害庄青翟。

这场权力斗争,像一群争夺骨头的疯狗,在主人的巨棒之下,逐一倒毙。显示一种现象:有些当主人的,也乐意于他属下的群狗互相龇牙,只偶尔发出一声大喝,用来提醒互斗中的官崽,谁是老大!而另一个节目——摇尾贴耳的谄媚功夫,也突出层面。官场的无耻和不确定性,更使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治国先生曰:从对张汤先生死因的叙述,可以看到刘彻先生领导下的汉政府上层,是非交叉,矛盾重重,乌烟瘴气,无非都是为了自身得失,个人名利,明枪暗箭,拆台使绊,看不到一丝正气。一个皇权专制政权走向衰败的主要表现,还不是经济上的困难和军事上的失败,而是道义上、精神上的堕落和贫乏。

 

【原文译白】春,兴筑柏梁台(以香柏为建筑材料)作“水露盘”,大七围,用铜制作。上有“仙人掌”承接露水,拌和玉屑喝下,说是可以长生。宫室修建,从此开始扩大。

三月,降大雪。

夏,大水灾,函谷关以东饿死人民数以千计。

本年,任命孔仅为大农令,桑弘羊为大农中丞。逐渐设立“均输”,使货物流通。

(“均输”是刘彻先生创设的经济政策之一,由桑弘羊建议推行。具体办法是:由大农部丞数十人,分别于各郡国设置“均输”官即物资调剂官,将各地贡物按当地行情折价,交给当地均输官。均输官将部分物资运往京师,供给政府需要或平价出售,而将其余部分运往高价地区出售,以控制运销,增加国家收入。但在执行过程中差别很大,利弊不一,难以持久。)

白金币逐渐贬值,人民不肯按规定价值兑付,最后废弃不用。于是一律禁令郡国不得铸钱,专门命令上林三官(指钟官、辨铜、均输三令丞)负责统一铸钱。命令天下,凡不是“三官”铸造的钱,一律不许流通。从此民间铸钱日益减少,将铸钱的费用算下来,得不偿失。只有技术高超的人和大奸大猾才继续偷铸。

 

治国先生曰:恩格斯说过,在经济规律前,政府的刺刀会变得像灯草一样无力。刘彻先生为此做出了最早的注脚。白金币的法定价值远远高于它的实际价值即铸造成本,鼓励天下人人都去铸币。刘彻先生的货币政策掀起的全民铸币运动,两千年以来,只有1958年的全民大炼钢铁可与之相比。人民的趋利本能,就如同水性向下一样。世上没有任何权力能改变向下的水性,也就没有任何刑罚能制止人民对利益的追求。政府为了垄断铸币的利益,使用严刑峻法,鼓励告密,杀了几十万人。最后还是经济规律起作用,数量急剧膨胀的白金币不断贬值,最后只好废弃。史书上没有记载由“三官”统一铸造的钱币重量多少,但钱币的面值已降到和成本接近,以致民间铸币无利可图,才刹住了偷铸的潮流。

西汉政府开始时,继承了秦朝扶本抑末的政策,对商人歧视打击,列为“三类分子”。但在面临财政困难和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汉政府自己却成立了官商部门“均输”,公开做起了生意。危机引起改革。在经济危机面前,政治和观念上的防线都会自动崩溃。

尽管政府财政陷入困境,刘彻先生仍然相信有关长生的鬼话,用人民的血汗出丑露乖。他永远不会放弃“三项基本原则”,特别是第三条:最高统治者要任意所为,尽情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