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下)39、刘彻在后宫斗争中立为太子,酷吏郅都,  

2010-02-21 14:40:52|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刘彻在后宫斗争中立为太子,酷吏郅都,梁王刘武刺杀朝廷大臣案

  

公元前151年     庚寅

西汉景帝          六年(前元六年)

 

【原文译白】起初,景帝为太子时,薄太后以薄氏女为太子妃。等到太子即帝位,封薄妃为皇后,却得不到宠爱。秋,九月,废除薄氏皇后封号。

 

起初燕王臧荼有个孙女叫臧儿,嫁给槐里人王仲,生了一个儿子王信和两个女儿后,王仲去世。臧儿改嫁给长陵田氏,生子田蚡、田胜。文帝时,臧儿的长女嫁给金王孙,生下女儿金俗。臧儿为两个女儿卜卦,卜者说:“两个女儿都是贵人。”臧儿于是从金氏家中夺回女儿。金氏大怒,不肯断绝关系。臧儿将长女献入太子宫,生下儿子刘彻。怀刘彻时,王夫人梦见太阳进入她的怀中。

等到景帝即位,立长男刘荣为太子。刘荣生母栗姬,齐国人氏。长公主刘嫖想将女儿嫁给太子,栗姬因为后宫许多美人都通过长公主和景帝见面,心怀怨怒而不答应。长公主又想把女儿许给王夫人的儿子刘彻,王夫人应允。从此长公主每天都说栗姬的坏话而称誉王夫人。景帝自己也认为王夫人贤慧,又有曾梦太阳入怀的兆头,一时不能决定谁为皇后。王夫人知道皇帝怀恨栗姬,暗地里派人催促大行令奏请立栗姬为皇后。景帝大怒说:“这是你应该说的吗?”交法司审理诛杀了大行令。

 

治国先生曰:中国古代的皇宫是一个充满阴谋诡计和血腥杀戮的场所,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皇位接班人,很容易心理变态,从而很难养成健康的精神。王夫人梦见太阳入怀的鬼话只能骗得刘启先生。她为了和栗姬争夺后位,先把胡涂的大行令送进鬼门关,接着就要将栗姬和刘荣先生送上死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在这样的母亲身教言传下的刘彻先生,能成长起健全的心理吗?中国古代的皇宫,又是人种退化的场所。刘启诞生时他的父亲刘恒才十四岁,骨血未全,使得一代又一代的皇子皇孙们身体和大脑只会退化下去。中国古代社会长期停滞的另一个秘密就在这里。

 

公元前150年     辛卯

西汉景帝          七年(前元七年)

 

【原文译白】冬,十一月己酉日,废除太子刘荣,封为临江王。太子太傅窦婴力争,无法挽回,于是谢病免职。栗姬忿恨而死。

 

柏杨先生曰:西汉王朝宫廷第一次夺嫡斗争,发生在本世纪初,吕雉经过无数次挫折之后,大获全胜;戚姬惨败,母子同归于尽。四十年后的五○年代,第二次夺嫡斗争爆发,王娡跟栗姬,一生一死,失败者母子也同归于尽。皇宫之地,富丽堂皇,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好不肃穆,再想不到内部却是黑暗深洞,没有天理、人性、国法,而只有权势。一个女子一旦被吸入黑洞,可是达尔文所说的:“优胜劣败。”千千万万如花似玉,那一个不渴望跟那惟一的男人(皇帝)上床?又哪一个生了儿子,不渴望儿子继承宝座?弱者含垢忍辱,强者必然火并。

个性造成悲剧,栗姬是一个标本,她的美艳绝伦,不在话下,如果不美艳绝伦,就不能把皇帝抓到手心。可是,她既没有见识,又没有头脑。皇宫之中,无论皇后也好,小老婆群也好,只要心怀嫉妒,一定付出代价。长公主刘嫖不断向老弟刘启推荐美女,栗姬当然不高兴,说明她的头脑远落在她的容貌之后。皇帝丈夫不是民间丈夫,无法独占,必须分割给其他美女。栗姬却像呆头鹅一样,一味自生闷气。刘嫖提议把女儿许配给栗姬的儿子,正是化解嫌隙的契机,求都求不到,现在主动敲门,而栗姬竟把它一棒打出,可谓天下第一愚不可及。刘嫖考虑到将来栗姬当了皇太后后自己危险的处境,当然射出毒箭。

栗姬的最大错误,是把跟皇帝之间的关系,当成民间夫妻。民间丈夫一旦大发雷霆,不过痛揍一顿,皇帝丈夫一旦翻脸,那可是人头落地。刘嫖警告老弟说:“你那么疼爱王娡,一旦你去世以后,栗姬当了皇太后,恐怕‘人猪’惨祸,再见今世。”刘启打了一个冷颤,于是向栗姬试探,拜托她照顾其他小老婆生的小孩子。栗姬一听那些狐狸精,血压就往上升,马上板起脸孔,一语不发。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没有当上皇太后,便如此强硬,连一句温情的话都没有,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皇宫岂不成了屠场?刘启跺脚而去,她又骂他“老狗”,偏偏被刘启的尖耳朵听见。他那年(前一五一)才三十八岁,离“老狗”还有一大截。而在这节骨眼上,王娡借用礼宾总监的人头,激怒刘启,局势遂急转直下。

王娡不是一个野心家,但既进入宫廷,就不得不铤而走险。刘嫖在宫廷拥有绝对的影响力,栗姬看不出,而王娡看的出,成败利钝,决定在霎那间。

 

【原文译白】二月,丞相陶青免职。乙巳日,任命周亚夫为丞相。撤销太尉的官职。

夏,四月,乙巳,立王夫人为皇后。

丁巳日,立胶东王刘彻为皇太子,。

本年,任命太仆刘舍为御史大夫,济南太守郅都为中尉。

开始,郅都担任中郎将,敢直谏。曾随从皇帝入上林苑。贾姬上厕所,突然一只野猪也进入厕所。皇上目示郅都,郅都不动。皇上想要亲自手执兵器救贾姬。郅都跪在皇上面前说:“失去一个女人,可以再进一个女人,天下还少贾姬这样的女人吗?陛下就算不以生命为重,又如何对得起宗庙、太后?”皇上只好停止。这时,野猪也离去。太后听到后,赏赐郅都黄金一百斤,由此器重郅都。郅都为人,勇敢强悍公正廉洁,没有私人书信,慰劳馈赠,一律不接受,求告者一律拒绝。等到担任中尉,崇尚严厉酷苛,执法不避亲贵。列侯、宗室看见郅都,侧目而视,绰号“苍鹰”。

 

公元前148年     癸巳

西汉景帝          九年(中元二年)

 

【原文译白】三月,临江王刘荣罪涉侵占太宗庙墙外空地,诏令他到中尉府受审。临江王想要得到书写工具刀笔,向皇帝上书认罪。中尉郅都禁止狱吏给他。魏其侯窦婴派人将刀笔偷送给临江王。临江王写好了向皇上谢罪的书信,即自杀而亡。窦太后听到后大怒,后来竟用危法构成郅都罪名,将他诛杀。

 

柏杨先生曰:侵占皇帝祭庙墙外空闲地,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当初,晁错就干过这种勾当,刘启认为稀松平常(参考前一五五年六月)。何以对臣属如此之宽,对亲生之子如此之苛?显然,里面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可追溯到王娡跟刘嫖,她们要斩草除根。

郅都名列《史记》、《汉书》的《酷吏传》,他的优点使人钦敬,但严格到残忍的程度,便丧失人性,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忠?什么是义?不过一只只认识谁是当权派的野兽。一旦刘启犯到他手里,照样蹂躏。郅都不救贾姬,不过恐惧野猪。随后阻止刘启奔往,也不过考虑到救得了或救不了的后果。如像他所责备的:“不为皇太后着想”,那般充满爱心,则严酷的对待皇太后的爱孙,岂不更“不为皇太后着想”。任何人看见别人即将丧身兽爪之下,都会兴拔刀相助之念。孟轲说:“无恻隐之心的人,不是人。”郅都正是如此。

后来郅都当雁门郡(山西省右玉县)郡长(太守)时,匈奴汗国用反间手段,使郅都跟刘荣一样,也陷在法网之中。刘启说:“郅都是忠臣。”打算赦免。窦太后说:“难道你儿子刘荣不是忠臣?”于是,诛杀郅都。郅都在这项法网里,罪恶似不应至死。然而他摧残人权,不容宽恕。

 

治国先生曰:儒学大师孟轲先生有言:“从爱自己的儿女开始,进而爱所有人的儿女。”一个有着正常爱心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刘启先生的感情却是变态的。他的宠臣晁错先生过去犯下了和刘荣先生同样的“罪”,侵占了宗庙外的空地。但对晁错却可以格外呵护,法外施恩;对自己的儿子刘荣却格外苛责,交给酷吏逼他自杀。酷吏是专制统治者手下冷酷的鹰犬,只要主子示意,任什么人都可以狂噬。他之敢于对皇子刘荣先生苛刻到连书写工具都不提供,必定得到了刘启先生的明示或暗示。专制主义的法律,无不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统治者的意志,担负着制造恐怖的绞肉机功能,为此就必须使法律条文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甚至自相矛盾之处,使执法者可以任意引伸,等闲陷人入罪。宗室、列侯,都是朝中权贵,却生活在恐怖中,唯恐成为“苍鹰”的猎物。

但酷吏的下场都不妙。一旦统治者需要缓和一下绷得太紧的社会矛盾,首先抛出的就是酷吏。何况在盘根错节的权力关系网中,他们也很容易碰到强者的刀口上,例如郅都先生最后就死在窦太后的刀口上。

 

【原文译白】最初,梁孝王刘武因为是皇帝的亲弟,而且在平定七国之乱时立有战功,得到天子旌旗的赏赐,随从千乘万骑,出跸入警。梁王宠信羊胜、公孙诡,任命公孙诡为中尉。羊胜、公孙诡多奇谋邪计,想要使梁王成为汉皇接班人。栗太子刘荣被废除,窦太后心下想立梁王为皇嗣,曾利用设置酒宴的机会对景帝说:“天子的安车大驾,可以寄托给梁王。”景帝跪在席上挺直身说:“是。”酒宴已毕,景帝向各位大臣请教。大臣袁盎等人说:“不可。过去宋宣公不立儿子而立弟弟,从此生出祸乱,五代不绝。小不忍,害大义,所以《春秋》把正确地决定王位继承人放在首位。”因此太后的建议遇到障碍,不再说起。梁王又曾上书:“希望赐给行车之道,直达太后居住的长乐宫,我自己派士卒民众修筑甬道(两边有短墙的直达高速路),以便朝见太后。”袁盎等都建议不可批准。

梁王由此怨恨袁盎及议政大臣,就和羊胜、公孙诡谋划,秘密派人刺杀了袁盎和其他议事大臣十余人。刺客没有捕获,于是天子怀疑是梁王国所为。追查的结果,果然是梁王国的人干的。皇上派遣田叔、吕季主前往梁国查究,要逮捕公孙诡、羊胜。公孙诡、羊胜藏匿在梁王后宫。使者十多批连续到达梁国,严责年俸二千石以上的官员,要求他们捕捉公孙诡、羊胜。梁国丞相轩丘豹及内史韩安国以下,举国大索,一个多月毫无所获。韩安国听说公孙诡、羊胜藏匿在梁王宫中,便入宫见梁王哭泣着说:“主人受辱,臣子当死。大王没有良臣,所以纷乱到这地步。现在公孙诡、羊胜捕捉不到,请辞去内史职务,赐臣一死!”梁王说:“哪能这样?”韩安国泪流满面说:“大王自己衡量一下,和皇帝的关系,是大王亲还是临江王(故太子刘荣)亲?”梁王说:“不如临江王。”韩安国说:“临江王是嫡生长太子,因一句话的过失,便废除了太子而改封为临江王。借口宗庙外墙事件,最后自杀在中尉衙门。为什么?治天下最终不能因私乱公。现在大王位列诸侯,被邪臣的胡言乱语所诱惑,冒犯皇上的法禁,轻视法律的尊严。天子因为太后的缘故,不忍用法律处罚大王。太后日夜哭泣,希望大王能自己改过,但大王最后仍不觉悟。如果太后的宫车晏驾,大王还能依靠谁呢?”话未说毕,梁王就泪流满面,向韩安国谢罪说:“现在我就交出羊胜、公孙诡。”就命令羊胜、公孙诡自杀,把尸体交出。皇上由此怨恨梁王。

梁王恐惧,派邹阳进入长安,会见皇后兄长王信,向他游说:“长君(王信字)的妹妹受到皇上宠爱,后宫无人可及,但长君的许多行为却不遵循道理。现在袁盎的事情就要彻底追查,梁王被诛杀,太后的怨气无可发泄,就要对贵臣切齿侧目,我私下里为足下担忧。”长君说:“那该怎么办呢?”邹阳说:“长君真能巧妙地对皇上说,不要深究梁王的事情。这样,长君就能牢固地结好于太后,太后将长君的好处铭刻于骨髓,长君的妹妹得到太后和皇上两宫的宠幸,就像金城那样坚固。古代虞舜的弟弟姚象,每天都想杀虞舜,等到虞舜立为天子,还将姚象封到有卑(今湖南省东安县东北)。仁爱的人对于兄弟,不会藏匿怒气,也没有隔夜的怨仇,总是宽厚亲爱,所以后世称赞。用这个道理去游说天子,希望能侥幸地使梁王的事情不再深究。”长君说:“可以。”找个机会进宫游说,景帝的怒气逐渐平息。

这个时候,太后为梁王的事情担忧而吃不下饭,日夜流泪不止,皇帝也感到烦闷。恰好田叔等人审理梁国事件回来,到了霸昌厩,取火将梁国得到的审理案卷全部烧毁,空手来见皇帝。皇帝问:“梁王有罪吗?”田叔说:“臣冒死而言,梁王确实有罪。”皇上说:“证据和案卷在哪里?”田叔说:“皇上再不要过问梁王的事情了。”皇上问:“为什么?”回答说:“现在如果不依法诛杀梁王,汉政府的法律就变成了一张废纸;梁王伏法受诛,太后却食不甘味,卧不安席,这样忧愁就到了陛下身上。”皇上大为欣赏,使田叔等人谒见太后,并且对太后说:“梁王不知道这回事,发起干这件事的人,只是幸臣羊胜、公孙诡这一帮人,已严格按照法律处死,梁王安然无恙!”太后听说,顿时起身坐着用餐,神气恢复正常。

梁王于是上书请求朝见。到了函谷关口,茅兰游说梁王,使他乘平民使用的布篷车,带两名骑马的随从入京,藏在长公主刘嫖的花园中。汉政府派使者迎接梁王,发现梁王已入函谷关,跟随的大队车骑都住在关外,不知梁王下落。太后知道后哭着说:“皇帝真的杀了我的儿子!”景帝忧愁恐慌。于是梁王身背施刑刀斧、砧板到宫阙下请罪。太后和景帝大喜,相对哭泣,一切如同从前,把梁王随从官员全部召入关内。然而皇帝从此更加疏远梁王,不和他同乘一辆车辇。景帝认为田叔贤能,擢升他担任鲁国丞相。

 

治国先生曰:《春秋》把正确地决定王位继承人放在首位。但是这个“首位”的问题在皇权专制制度范围内,却一直都得不到解决,致使争夺皇位接班人的斗争不断,而且昏暴的继位人总是如期而至。刘武先生为了夺取皇帝接班人的位置,策划刺杀了袁盎等十多位朝廷大臣。按照法律的天下公器性质,应该彻底追究,诛杀刘武先生为首的一干罪犯。皇权专制在这里遇到无法逾越的障碍,就是法治和礼治的矛盾,亦即“不用私乱公”和“因私废公”的矛盾。“礼”,从来就是一个模糊概念。礼制的核心是刑罚,法本身具有的天下公器性质,要求不能因私乱公。礼教的核心却是君臣父子,忠孝节义之类的伦理规范,它把统治集团内部的家族关系、君臣关系这些维护统治集团利益一致性的伦理道德,置于法律之上,以私废公,以文乱法。本来袁盎等人的被刺是主要矛盾,可是一旦发现主凶竟是太后的爱子、皇帝的亲弟刘武先生,主要矛盾立即转移,概念立即被偷换,事情竟演变成了如何才能使太后吃得下饭,睡安稳觉,恢复好心情?于是事情就从追究和依法处治罪犯变成了如何包庇、解脱主要罪犯,既能掩天下耳目,又能使皇帝接受,太后欢心?刘武先生命令羊胜、公孙诡自杀,把一切责任推到他们身上以塞责,刘武先生这位主凶竟成了不知情的无辜者;而袁盎等十多位出以公心、坚持正确意见的大臣们的血就算白流了。这件事对后世的皇权专制制度具有示范作用。未必要什么皇帝的亲弟,只要是他们“自己人”,凡能因私废公者无不依法炮制。历朝皇权政府的腐败行为不能从根本上治理,原因就在于永远有一大批皇亲国戚、宠臣亲信这类“自己人”在破坏法律。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