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三卷(下)11 赫连勃勃占领长安;对中国历史上杀人罪行的反思;  

2010-12-19 21:05:47|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赫连勃勃占领长安;对中国历史上杀人罪行的反思;北魏文臣崔宏逝世;刘裕毒杀晋安帝司马德宗;隐士韦祖思之死;刘裕使间成反间

 

公元418         戊午

安帝司马德宗        二十二年(义熙十四年)

西秦复国乞伏炽磐      七年(永康七年)

北魏拓跋嗣            十年(泰常三年)

北凉沮渠蒙逊          十八年(玄始七年)

西凉李歆              二年(嘉兴二年)

胡夏赫连勃勃          十二年(凤翔六年)(昌武元年)

北燕冯跋              十年(太平十年)

 

原文译白胡夏帝国抚军大将军赫连璝抵达渭水之阳。东晋龙骧将军沈田子率军抵抗,畏惧赫连璝兵马众多,退到刘回堡(人民自卫的寨堡,约在当时的长安城西北,派遣使者回来报告王镇恶。王镇恶对王脩说:“刘公以十岁儿子交付我辈,应当同心竭力辅佐;拥兵不进,虏何以平!”使者回来告诉沈田子。沈田子与王镇恶素来有相互图谋的想法,因此越发忿惧。未几,王镇恶与沈田子都出兵长安城北抵御胡夏军,军中谣传:“王镇恶想要杀光军中的南方人,用数十人送刘义真回南方,再占据关中反叛。”正月十五日,沈田子请王镇恶到傅弘之营中议事,沈田子请摒除左右,与王镇恶单独说话。接着使其同族沈敬仁斩王镇恶于幕下,矫称受刘裕密令行事。傅弘之奔告刘义真,刘义真与王脩披甲登横门(长安城北东头第一门)观察变化。很快沈田子率数十人来,言王镇恶反叛。王脩逮捕了沈田子,宣布他擅杀之罪,斩首。以冠军将军毛脩之代王镇恶为安西司马。傅弘之在池阳(今陕西省泾阳县,当时在长安城西北,泾水北岸)大破赫连,再破胡夏军于寡妇渡(泾水上游渡口名),斩获甚众,胡夏军方才撤退。

刘裕闻知王镇恶死讯,上表说:“沈田子忽然发狂,袭击杀害了忠勋。”追赠王镇恶左将军、青州刺史。

 

刘义真年少,赏赐左右没有节制,王脩每每加以限制。左右都有怨言,在刘义真面前说王脩坏话:“王镇恶想要反叛,所以沈田子杀了他。王脩杀沈田子,也是想要反叛。”刘义真相信,使左右刘乞等杀了王脩。

王脩死,人情离散惊骇,互不统一。刘义真把长安城外军队全部召入城中,闭门拒守。关中的郡县全部投降胡夏。赫连璝夜袭长安,不克。胡夏天王赫连勃勃进军占据咸阳,长安采樵的道路断绝。

东晋宋公刘裕听到后,使辅国将军蒯恩到长安,召刘义真东归。任命相国右司马朱龄石为都督关中诸军事、右将军、雍州刺史,代镇长安。刘裕对朱龄石说:“卿到达长安后,可告诫义真轻装速发,出了函谷关后再徐徐而行。如果关右一定不能守,可与义真一起归来。”又命中书侍郎朱超石慰劳黄河、洛水一带的军民。

十一月,朱龄石到长安。刘义真的将士贪婪放纵,大肆劫掠后向东撤退,载运大量宝货、子女,两车相并,徐徐而行。雍州别驾(州政府总务官)韦华投奔胡夏。赫连璝率军三万追赶刘义真,建威将军傅弘之说:“宋公安排轻装急行,带这么多辎重,一天走不到十里,虏寇(柏杨先生注:一群人带着抢劫来的美女和财宝,逃回老巢,却诟骂追兵是强盗、是土匪,读史至此,掩卷长叹)追赶的骑兵马上就到,将如何对付!应抛弃车辆,轻装行进,才可免祸。”刘义真不从。不久,胡夏兵大量杀到,傅弘之、蒯恩断后,连日力战。到青泥,晋兵大败,傅弘之、蒯恩都被王买德擒获。司马毛脩之与刘义真相失,也为胡夏兵擒拿。刘义真走在前面,逢天色已晚,胡夏兵不再穷追,方才得免于难。左右全都失散,刘义真独自藏匿在草丛里。中兵参军段宏单骑追寻,沿路呼喊。刘义真认识他的声音,出来相认说:“君难道是段中兵吗?我在这里!如果带我走,必定不能两全。可割下我的头,带到南方,使家父不再想念。”段宏流泪说:“我与你同死同生,下官不忍。”于是把刘义真绑在背上,单骑而归。刘义真对段宏说:“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没有谋略所致;然而丈夫不经过这样,何以知道艰难!”

胡夏天王赫连勃勃想要劝降傅弘之,傅弘之不屈。当时天寒,赫连勃勃使他全身赤裸,置于露天,傅弘之叫骂而死。赫连勃勃堆积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长安百姓驱逐朱龄石,朱龄石焚烧宫殿,逃奔潼关。赫连勃勃进入长安,大飨将士,举觞对王买德说:“卿往日说的话,一年就应验了,可谓算无遗策。这杯酒应该先敬的人,除过卿还有谁!”任命王买德为都官尚书,封河阳侯。

龙骧将军王敬先驻防曹公垒(曹操所筑,在今陕西省潼关县境),朱龄石前往归从。朱超石到蒲阪,闻知朱龄石下落,也前往归从。赫连昌进攻王敬先城堡,断其水道。兵众口渴,不能战斗。城堡眼看就要陷落,朱龄石对朱超石说:“兄弟同时死在外地,使年老的双亲何以为心!你可寻小路逃亡,我死在这里,也没有遗恨了。”朱超石拉着哥哥哭泣说:“人谁无死!难道我今天就忍心辞别兄长去吗!”兄弟二人最后与王敬先及右军参军刘钦之都被擒拿,送到长安,为赫连勃勃所杀。刘钦之的弟弟刘秀之听到哥哥死讯,悲泣不欢宴,长达十年之久。刘钦之,是刘穆之堂兄的儿子。

 

治国先生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朱龄石、朱超石之间的兄弟情谊以及临死前对年老双亲的思念,都令人感动。刘秀之听到哥哥刘钦之的死讯,悲泣不欢宴,竟达十年之久。他们直接的死因是战争,而无论刘裕对后秦的灭国之战,还是胡夏进攻长安,都是不义之战。五胡十九国时期没有义战,都是为了建立或扩大统治权的战争。战胜的或者军力强大的一方,都认为自己杀别人有理,无不杀人成性,惟恐杀人不多。弱小的或者战败的一方,成为对方的俎上鱼肉,悲情凄然,不独自己落泪,也催闻者泪下,甚至千余年后的治国先生每写至此,也不禁凄楚。战争的原因,则是人吃人的罪恶制度,和认为人类有权杀死自己同类的极其混帐的魔鬼逻辑(野兽尚不食同类)。中国历史上罕有临死前对自己曾经参预过的杀人罪行进行反思的,更没有如何彻底消灭战争的深入思考。孟子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爱自己的父母兄弟子女,也应该想到自己视为敌人、不死不足以快吾心的他人,也有父母兄弟子女。王通先生说:“不以天下易一民之命”,意谓不牺牲一个老百姓的生命,换取对天下的统治权。但中国历史上汗牛充栋的历史所记载的,无不是为了一个家族或某一小撮人的集团私利,频繁发动杀人盈城、杀人盈野的罪恶战争。就在五年前,朱龄石率领东晋军队对西蜀王国发动灭国之战,西蜀国王谯纵放弃成都出走,尚书令马耽封存府库以待晋师。马耽本是东晋的有功之臣。但朱龄石为了掩盖他掠夺府库的行为,先逼迫马耽自杀,然后又屠戮侮辱他的尸体。还自作主张,把西蜀国王谯纵同一祖父的子孙全部杀死。朱龄石临死前,只想到自己死得凄惨,对自己杀害他人生命的罪行,却无一毫反思之意。仅仅停留在因果报应的层面,是远远不够的。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不从自己、同代人和祖先们的杀人罪行开始深刻的反思,中国人就无法摆脱“杀人、被杀”的循环模式,就永远走不出罪恶的深渊。

“不得以任何理由杀死任何一个人!”应是中国人反思自己、反思时代、反思祖先、反思中国历史的起点。

 

原文译白北魏天部大人、白马文贞公崔宏(义熙十三年,北魏设立天、地、东、南、西、北六部大人,分掌朝政。“白马公”是崔宏封号,“文贞”是谥。崔宏是北魏重要文臣)病重,北魏皇帝拓跋嗣派遣使者探问病情,一夜往返数次。等到逝世,诏令群臣及附属国首领,都前来参加葬礼。

 

治国先生曰:在一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崇拜武力,连年征战不绝的时代,独有北魏对一位重要文臣的逝世,举行如此隆重的葬礼。

 

原文译白胡夏帝国天王赫连勃勃在灞上(今陕西省西安市东灞河畔)筑坛,即皇帝位,改元昌武。

 

东晋宋公刘裕因为谶书(神秘预言书)记载:“昌明之后尚有二帝”(柏杨先生注:《晋书·孝武帝纪》说:最初,十二任帝简文帝司马昱,看到神秘预言书上说:“晋帝国政权,尽于昌明。”后来,小老婆李陵容怀孕,梦见神仙告诉他:“你生这个男孩,应该别名昌明。”后来,东方初明,遂用作别名〔司马昌明正名司马曜〕。老爹司马昱后来想起神秘预言书上的话,忍不住伤心流涕),就命令中书侍郎王韶之与皇帝左右密谋鸩杀皇帝(晋安帝司马德宗),立琅邪王司马德文。因为司马德文常在皇帝左右,饮食寝处,未尝暂时离开。王韶之注意多时,没有空子。适逢司马德文有病,出宫到外面居住。十二月十七日,王韶之用便衣把皇帝司马德宗勒死在东堂(三十七岁)。王韶之,是王廙(东晋初权奸王敦的堂弟,品格低下)的曾孙。刘裕于是以遗诏名义,奉司马德文即皇帝位,大赦。

 

公元419         己未

恭帝司马德文        年(元熙元年)

西秦复国乞伏炽磐      八年(永康八年)

北魏拓跋嗣            十一年(泰常四年)

北凉沮渠蒙逊          十九年(玄始八年)

西凉李歆              三年(嘉兴三年)

胡夏赫连勃勃          十三年(昌武二年)(真兴元年)

北燕冯跋              十一年(太平十一年)

 

原文译白胡夏皇帝赫连勃勃征召隐士京兆郡(今陕西省西安市)人韦祖思。韦祖思到来后,表现得过分恭敬恐惧,赫连勃勃发怒说:“我以国士的身价征召你,你却把我看得不够档次!你过去不拜姚兴,今天为何单单拜我?我活着,你尚且不把我当帝王,我死后,你们舞文弄墨,将置我于何地!”杀死韦祖思。

群臣请求迁都长安,赫连勃勃说:“朕岂能不知道长安历代都是帝王之都,富饶险固!然而晋人居住在偏僻的远方,终不能成为我的祸患。魏国与我风俗大略相同,土壤邻接,从统万城到魏境才百余里;朕在长安,统万城必危。朕在统万,魏必不敢渡过黄河西侵。诸卿恰恰没有看到这一点。”都说:“陛下远见,不是我们能及啊!”于是在长安设置南台(中央政府留驻南方的行台,就近行使中央职权),任命赫连璝兼任大将军、雍州牧、录南台尚书事。赫连勃勃回到统万城,大赦,改元真兴。

赫连勃性情骄傲暴虐,视民如草芥。常居城上,置弓箭于侧,有什么人使他厌恶愤怒,亲手杀死。群臣目光里露出不满,就挖掉眼睛;笑得不合他意,就割开他的嘴唇;谏诤者,先割掉舌头,然后斩首。

 

治国先生曰:如赫连勃勃者,匪类也。身为隐士,自不能以帝王待之,也不能以常人待之。逃避之,必死;直言甚至面斥之,大不过也是一死。爱其身而畏死,固已为赫连勃勃不屑矣。怵惕而拜,彼盗跖之徒,能无怒乎!噫,如韦祖思者,亦徒有隐士虚名而已!

 

原文译白起初东晋益州刺史司马荣期被叛将暗杀,儿子司马楚之奉父丧回建康。适逢宋公刘裕正在剪除东晋宗室有才能声望者。司马楚之的叔父司马宣期、兄司马贞之皆死,司马楚之逃亡到竟陵郡(治所在今湖北省钟祥市)蛮族地区。等到他的叔祖父司马休之从江陵逃奔后秦,司马楚之就逃亡到汝水、颍水间(今之河南省许昌、周口一带),聚集徒众,图谋复仇。司马楚之少年时就有英雄气概,折节下士;此时聚众万余,屯据长社(在今河南省长葛县东)。刘裕派刺客沐谦前往行刺,司马楚之待沐谦甚为优厚。沐谦想要行动,没有机会,于是半夜忽然声称患病,知道司马楚之必定前来探病,便可乘机刺杀。司马楚之果然亲自携带汤药前往看视,非常诚恳热情,沐谦不忍动手,从席子下拿出匕首,以实情相告说:“将军深为刘裕忌恨,希望不要轻率行事,以保全自己。”就委身事奉司马楚之,作他的防卫。

王镇恶死时,沈田子杀了他兄弟七人,只有弟王康幸免,逃到彭城依靠宋公刘裕,刘裕任命他为相国府候补参军。王康请求回洛阳探望母亲,适逢长安失守,王康纠合关中流民百余人,驱赶侨户三百余家,共同保卫金墉城(洛阳城西北角的小城)。当时东晋宗室大多逃亡黄河以南,有司马文荣,率领逃亡灾民一千余户屯驻金墉城南;又有司马道恭,自东垣(县名,治所在今洛阳市西新安县)率三千人屯城西,司马顺明率五千人屯陵云台(魏文帝所建,在当时洛阳市宁阳门外),司马楚之屯柏谷坞(在今洛阳市东的偃师市东南);北魏河内将于栗磾的游击骑兵在芒山(在洛阳城北,又称北芒)上。几支力量,交互进攻、逼迫,王康坚守六旬。刘裕任命王康为河东郡太守,派兵援救,敌军皆散走。王康勉励人民务农植桑,百姓对他都亲近仰赖。

司马顺明、司马道恭及平阳太守薛辩都投降北魏,北魏任命薛辩为河东太守,以抵御胡夏。

 

治国先生曰:《孙子》有言:“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间”,就是间谍,就是到敌方营垒执行特殊任务的人,中国现代语蔑称敌方的间谍为“特务”。刺客是间谍的一种。为什么圣智才能“用间”,仁义才能“使间”,两者有什么区别?几家古人对《孙子》的注解都没有讲清楚。

关于“非圣智不能用间”的注解:“杜佑曰:不能得间人之用也。杜牧曰:先量间者之性诚实多智,然后可用之;厚貌深情,险于山川,非圣人莫能知。梅尧臣曰:知其情伪,辨其邪正,则能用。王晳曰:圣通而先识,智明于事。张预曰:圣则事无不通;智则洞照几先,然后能为间事。或曰:圣智则能知人。”

关于“非仁义不能使间”的注解:“孟氏曰:太公曰:仁义著则贤者归之;贤者归之,则其间可用也。陈皡曰:仁者有恩以及人,义者得宜以制事,主将者既能仁结而义使,则间者尽心而觇察,乐为我用也。梅尧臣曰:抚之以仁,示之以义,则能使。王晳曰:仁结其心,义激其节,仁义使人,有何不可!张预曰:仁则不爱爵赏,义则果决无疑;既啗以厚利,又待以至诚,则间者竭力。”

以上注解,说的都是智能和技术层面的事情,未得《孙子》要旨。

用间的风险,在于间谍深入于敌方内部,因而能对己方和敌方进行比较。人是有思想有灵性的,人的本性都有自由选择的渴望。用间方和被用间方的圣智、仁义的高下、多寡和有无,对间谍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不同。除了利益的考量,人性在本质上都有向善的倾向。当着被用间方的圣智、仁义超过用间方,使间谍受到公义和利益的双重吸引大于用间方时,间谍就会转变为反间。特别是,利益可以衡量比较,而道义的力量常常能够超越利益甚至生死的考虑。刘裕派沐谦刺杀司马楚之,自有重大的利益支使、牵制着沐谦。对于刘裕和司马家族的矛盾是非,沐谦未必知道得十分清楚。但当他混到司马楚之身边后,观察司马楚之的言谈举止,了解其为人,体会其对自己的真诚关爱,使他最后重新做出了选择,弃刘裕而从司马楚之。一般的用间,道义与利益并重。道义最盛的表现就是圣智,其次则为仁义,而以利益为辅。仁义不足,则以利益为重;间谍既然以利益为重,就可以收买。对间谍本人而言,道义在身,虽有百利,不能动其心;然而当被用间方的道义明显超乎用间方之上,则间谍弃暗投明的危险性就非常大。沐谦之归从于司马楚之,就是因为司马楚之表现出的仁义,远在刘裕之上。如果司马楚之竟然超越仁义而至于圣智,则他抛弃刘裕而归从司马楚之的决定会更迅速、也更果断。用间、使间的风险在此。

圣智者用间,主要诉诸崇高的精神和正义的目标,使间谍可以不顾生死利害,做到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达到万无一失的地步。这样的间谍,惟圣智者方可得而用之。“用间”和“使间”的区别,在于“用谍”同心同德的自主权、主动性、创造性和虽九死而不悔的牺牲精神。“使间”则是受命行事,其主动性、创造性和牺牲精神较之“用间”皆稍逊一筹;对方的金钱固然不能收买,对方的圣智、仁义却可以使其转化。所以《孙子》有“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之说。刘裕既非圣智,也非仁义,其不能用间固宜;使间而成反间,则会在一定条件下发生,沐谦只是一个例证。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