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上)28、汉朝廷限制商人,刘敬创议和亲政策,  

2009-10-30 09:12:12|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汉朝廷限制商人,刘敬创议和亲政策,

大丈夫贯高,被逼反叛的陈豨

 

公元前199年    壬寅

西汉高祖        八年

 

【原文译白】高帝率军在东垣攻击韩王韩信的残余势力,路过柏人。贯高等派人埋伏在夹墙中,准备截杀皇上。皇上本想在柏人留宿,忽然心动,问道:“县名是什么?”答以“柏人。”皇上说:“柏人者,迫于人啊!”于是不宿而去。十二月,帝从东垣回到长安。

 

朝廷命令商人:不准穿用彩色经纬织成各种图案花纹的丝织品锦,不准穿用彩色丝、绒绣成的织物绣,不准穿平纹底有花纹或图案的丝织品绮,不准穿绉纱一类的丝织品縠(hú),不准穿细葛布絺(chī),不准穿用苎麻织成的纻,不准穿毡类毛织品罽(jī),不准携带武器,不准乘车,不准骑马。

 

治国先生曰:中国的商品经济,在春秋时代已有相当发展。管仲担任齐国宰相时,就通过发展商品经济使齐国民富国强;孔子的高足子贡先生以及辅佐勾践灭吴的范蠡先生都是有名的大商人。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的思想繁荣,就与市场经济的空前活跃有关。但从商鞅变法确立了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君权专制制度后,商人便一直是专制政府打击迫害的对象。秦统一六国后,更把商人列入“三类分子”中的第二类,甚至还把打击面扩大到“历史商人”、“血统商人”的范围。因为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商品经济本质上是一种自由经济,因而就和皇权专制主义形成了不可调和的内在对立的关系。刘邦先生继承了秦朝的专制衣钵,也对商人采用限制、打击的政策。这种恶劣政策一直延续到20世纪。只要政治上还保留着专制主义的“特色”,对私人工商业的限制和苛待就不会绝迹。没有国际上市场经济力量的多次冲击,在中国特色的皇权专制主义的高压下,再过两千年,仍然很难有市场经济。

 

【原文译白】匈奴冒顿不断侵扰中国北方边境。皇上忧虑,向刘敬询问,刘敬回答:“天下刚刚安定,士卒都疲于作战,对匈奴不可以武力征服。冒顿杀了他的父亲,自立为单于,把他父亲的姬妾都作为妻子,凭借武力树立威严,也不可以用仁义劝服。但可以从长远考虑,使匈奴子孙成为汉臣,只恐陛下做不到。”皇上说:“怎么做呢?”回答说:“陛下如果真能把嫡生的大公主嫁给冒顿为妻,赠以厚重财物,冒顿一定爱慕,立她为阏氏,生下儿子,必定立为太子。陛下每年按时拿汉朝多余而他们所缺少的东西,给他们赠送慰问,再派能言善辩之士,用委婉的方式使他们懂得礼节。冒顿活着,固然是子婿;就是他死了,外孙就成为单于。哪里听说过外孙敢与祖父平起平坐的!这就可以没有战争而使匈奴逐渐臣服。如果陛下不能遣送长公主,而令宗室或后宫女子冒充公主,匈奴知道了真相,就不肯对她尊宠亲近,反而无益于事。”高帝说:“很好。”想派遣长公主。吕后日夜哭泣说:“我只有太子和一个女儿,为何要把她抛撇给匈奴!”皇上终究没能把嫡长公主派遣出去。

 

柏杨先生曰:娄敬是中国历史上最有远见的政治家之一,建议定都长安,使国家的根本稳固。而创议和亲政策,更锐利地观察到十年百年之后的外交形势。“和亲”——中国皇女下嫁给外国君王,这一次虽然没有实施,但稍后却终于实施,为国家带来海洋般的利益。

“和亲”是一种能力,西汉王朝开始尝到和亲的美妙滋味,唐王朝简直几乎全靠和亲,才使边疆安定。到了清王朝,和亲更成为秘密武器,使内外蒙古心甘情愿、俯首帖耳的做中国藩属。满州人完全执行娄敬的策略,把大批皇女嫁给蒙古王子,生下的儿子,从小就随母亲住在皇宫,不但生活习惯几乎全部同化,而且跟外祖父(现在皇帝)、舅父(下任皇帝或亲王)、表哥表弟(再下任皇帝或亲王),玩耍在一起、读书在一起,那种浓厚的感情,使他在成年回到蒙古当权之后,跟清朝关系更加密切。“和亲政策”像《西游记》盘丝洞的网,密不可破,在蒙古境内,自己、儿子、兄弟、侄儿,所拥有的家庭主妇,都是清王朝的皇女。日累月积,要想特立独行,连找个人商量都找不到。

只有宋王朝和明王朝在儒家僵固头脑压力之下,丧失了和亲能力,认为把皇女嫁给异族,是一项侮辱。文既不肯和亲,武又怎么打都打不过,结局大家共知:国土日缩,人民日苦,而终于覆灭沦亡,皇女成了婢女,不得不给异族当奴,备受凌虐。

 

公元前198年    癸卯

西汉高祖        九年

 

【原文译白】冬季,高帝物色一名选入后宫的良家女子,冒充长公主,嫁给单于。派刘敬护送,与匈奴结亲和好。

 

臣司马光曰【译白】:建信侯刘敬既已认为冒顿残忍暴虐,不可以用仁义说服,却想和他结为婚姻,为什么前后如此矛盾?骨肉间的恩情,尊卑间的次序,只有仁义的人才能懂得,为何想通过婚姻使冒顿顺服呢?古时候帝王治理夷狄,顺服就用恩德安抚,叛乱就用武力震慑,没有听说什么结为婚姻。而且冒顿把他父亲尚且当做禽兽猎杀而死,心里哪有妻子和岳丈!刘敬的方案,本就疏阔不经,何况鲁元公主已是赵王张敖的王后,如何能夺志另嫁匈奴呢?

 

柏扬先生曰:正因为对手残暴,才改用婚姻手段,怎么会有矛盾?只有仁义的人才知道骨肉之情和尊卑之分,可谓天下第一奇想。野蛮人跟文明人一样的爱护他们的儿女,尊敬他们的父兄,爱和敬不是某一个阶层人士的专利。司马光如果不是无知,就是故意抹杀事实。而娄敬已讲得明明白白:嫁出皇女,不在于改造栾提冒顿,而是把效果放在栾提冒顿的子子孙孙,这正是可贵的远见。司马光却缠住栾提冒顿本人不放。娄敬是“和亲政策”的发明人,在娄敬之前,司马光固没有听说过,但在娄敬之后,西汉王朝跟唐王朝和亲政策,获得的丰富成果,《资治通鉴》记载得十分详尽,这些记载又都经司马光字字寓目,怎么忽然间咬牙发誓:“从没有听说过用婚姻作为手段?”

宋王朝拒绝和亲的错误决策,已使中国付出极大代价。司马光不但没有反省,反而大言不惭地说:“对于夷狄,顺服时用恩德怀柔他,反抗时用武力镇压他。”宋王朝时的契丹和西夏,始终威胁中国生存。司马光也当过宰相,他为什么不用恩德怀柔,又为什么不用武力镇压?敌人,能击败他时击败他,不能击败他时只有和解——和亲是和解的方式之一。宋王朝就坏在战既不能战,和又不敢和的稀泥之中。人们所听的,全是慷慨激昂、掷地有金石声的大话,为害不浅。

 

治国先生曰:司马光先生认为:“骨肉间的恩情,尊卑间次序,只有仁义的人才能懂得。”柏杨先生批评这种观点“可谓天下第一奇谈”。骨肉间的恩情,不但是人所固有的,而且在许多动物身上也能看到。尊卑间的次序,却是人类社会分化为有权者和无权者,有财产的人和无财产的人以后才产生的观念和制度,完全是后天的。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但男女之情却先于仁义,永远也废除不了。因此司马光先生用“仁义”排除的,就不仅是匈奴,也包括中国广大的下层人民。男女之情本乎人的天性,尊卑上下,压迫剥削,则是违反人性的。违反人性的思想牢笼和纲常纪律,虽也能压抑扭曲本乎自然的男女之情,但人类多次的思想解放运动,却往往借助男女之间的悲剧,唤醒了人性的自觉,启发人们挣脱人性的桎梏和精神的枷锁,并奋起改变社会的不良制度。合亲之举,就是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用人性战胜或者缓冲权力和利益之争。它昭示给人们的是:人性高于对他人进行侵掠、统治和奴役的魔性。

 

【原文译白】贯高的仇家知道了他们想要刺杀高帝的阴谋,以非常事变向朝廷告发。于是皇上逮捕赵王及那些反叛的人。赵午等十余人都抢着要自杀,独有贯高愤怒地责骂他们:“谁教你们干这种谋反的事?赵王确实没有参与谋反,但是被一起逮捕。诸公都死了,谁来辩白赵王没有反叛?”于是用密封的囚车把他们和赵王押送到长安。贯高接受审讯时说:“就是我们这些人干的,赵王确实不知道。”狱吏严刑逼供,拷打数千下,用铁器刺入身体,以致全身再找不到可以施刑的地方,但贯高终无二词。吕后也好几次说:“张敖是鲁元公主的丈夫,不会参与其事。”皇上发怒说:“如果张敖据有天下,难道还缺少你女儿这种人吗?”不听吕后的话。

 

柏杨先生曰:司法案件,中国一向采“口供主义”。因中国统治阶层,包括皇帝在内,都有一副大慈大悲的天使般心肠,除非嫌犯自己承认有罪,绝不判刑。于是,为了要嫌犯自己承认有罪,只有靠苦刑拷打,直到“坦承不讳”、“自动招认”才止。贯高是天下第一等奇人,也正是孟轲所称道的“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而苦刑比威武更可怖。他只要一时难支,在哀号声中点一点头,张敖全族便化成一团脓血。只重视口供,不重视证据,是中国古代司法的传统特色。到了二十世纪,受西方人权观念的影响,虽然也宣称进步到“证据主义”和“程序主义”,实质上仍口供第一。苦刑之下取得口供后,再制造证据坐实。于是,冤狱累累。张敖幸而是皇帝(刘邦)的女婿,有丈母娘皇后吕雉暗中保护,否则,把加到贯高身上的苦刑十分之一加到他身上,他早“坦承不讳”、“自动招认”了。

口供主义,是中国人的灾难之一。

 

【原文译白】廷尉将贯高的事情及口供奏上。皇上说:“壮士!谁了解贯高,通过私人关系问他。”中大夫泄公说:“贯高是我的同乡,一向交好,这人在赵国一向为人仗义,是一个从不背弃诺言的人。”皇上派泄公手持节令前往,在贯高将息的竹制躺椅前见他。泄公慰问他所受的痛苦,如同平日那样交好。然后问他:“赵王张敖果真参与了计谋没有?”贯高说:“人之常情,哪有不爱自己父母妻子的?现在我的三族都依法当判死罪,难道我爱赵王会超过自己的亲人?只不过赵王确实没有反叛,就我们几个人干的。”原原本本地说出为什么要谋刺高帝,以及赵王实不知情。于是泄公入朝,详细报告。春、正月,皇上赦免了赵王张敖,废除了他的王位,改封宣平侯。徙代王刘如意为赵王。

皇上赞赏贯高的为人,派泄公告诉他:“赵王张敖已出狱。”同时宣布赦免贯高。贯高欣喜地说:“我们国王真的出狱了?”泄公说:“是呀。”然后说:“皇上赞赏足下,因此赦免足下。”贯高说:“我所以不自杀,忍受体无完肤的刑讯,为了辩明赵王没有谋反。现在赵王已出狱,我的责任完成,死而无恨了。而且作为人臣已犯下篡弑的罪名,又有何面目再事奉皇上!就是皇上不杀我,我岂能无愧于心!”说罢就仰起头,扼住喉咙自杀而死。

 

荀悦先生曰【译白】:贯高是策划叛乱的首犯,谋杀君主的逆贼。虽能为他的君王洗刷清白,然而小小的亮节不能抵消谋反的大逆,私人的品行不能赎回法律上的罪行。《春秋》之义以端正君臣名分最为重要,贯高无可赦。

 

臣司马光曰【译白】:汉高祖刘邦因骄傲使臣僚背叛,贯高因为狠戾使君王亡国。使贯高谋逆的,原于高祖的过失;使张敖亡国的,原于贯高的罪行。

 

柏杨先生曰:贯高贫贱不能移,他不在乎刘邦。富贵不能淫,他不在乎宰相高位。威武不能屈,他不在乎苦刑拷打。当刘邦破口大骂,百般侮辱张敖时,不会仅限于张敖,所有赵国臣僚,恐怕都难逃诟詈,这正是典型的“不把人当人”场面,一个有自尊、有人性的人,自然不能忍受。贯高没有淖齿(参考前二八四年)的能力,把刘邦吊起来剥皮抽筋,他惟一的反击方法只有暗杀。

荀悦却认为贯高应该全部忍受,奴才嘴脸,刘邦地下有知,一定大为欣赏:“有权有势真好,对无权无势的小民,想杀就杀,想砍就砍,想骂就骂,想怎么侮辱就怎么侮辱。自有学问冲天的无耻之徒,帮腔帮拳。”

专制封建的头目,有时还有天良,像刘邦竟然下令释放贯高。倒是帮凶往往比主凶更为恶毒,荀悦之流却要求杀之无赦。两千年来,中国人就在这《春秋》大义教育下,人性被消磨殆尽,中国进步历程,一天比一天艰难。

 

公元前197年    甲辰

西汉高祖        十年

 

【原文译白】起初,皇上任命阳夏侯陈豨为赵相国,监护赵、代边防兵。陈豨拜访淮阴侯韩信,向他辞别。韩信拉着他的手,屏除左右,和他在庭院散步,仰天叹息说:“和先生可以说心腹话吗?”陈豨说:“一切听从将军的吩咐。”韩信说:“公所管辖的地方,集结了天下最精锐的部队,公又是陛下宠信的大臣。如果有人说公背叛,陛下定不相信;第二次讲,陛下就怀疑了;第三次讲,必定发怒,亲自率军征讨。那时,我为公从京城发兵内应,就可以得到天下。”陈豨一向深知韩信智能过人,相信了他的话,说:“诚心接受将军的指教。”

陈豨一向羡慕信陵君魏无忌厚养宾客。等到他作了相国监护边防军,一次请假回家,路过赵国,随从宾客一千多辆车,邯郸官舍全部住满。赵国丞相周昌请求进京面见皇上,报告陈豨宾客盛大,在外专擅兵权几年时间,恐有叛变之事。皇上派人查证陈豨在代地宾客的各种不法情形,许多事都牵连到陈豨。陈豨心里恐惧,韩王信趁机派王黄、曼丘臣等人对陈豨游说,诱惑他反叛。

太上皇驾崩,皇上派人召陈豨入朝,陈豨称病不行。九日,就和王黄等人反叛,自立为代王,胁迫攻占赵、代两国。皇上从东面进攻,至邯郸,高兴地说:“陈豨不占据邯郸而防守漳水,我知道他就这点本事。”

周昌上奏:“常山郡共有二十五城,丢失了二十城,请诛杀郡守和郡尉。”皇上问:“郡守,郡尉反叛了吗?”回答:“没有。”皇上说:“是他们军力不足,没有罪。”

皇上命令周昌选拔赵国壮士中可以作将军的,周昌选了四个人报告皇上。皇上嫚骂说:“你们几个臭小子能当将军吗?”四个人惭愧,都跪伏在地。皇上各赏他们千户封邑,委以将军之职。左右的官员进谏说:“随从陛下进入蜀、汉,征伐项羽的功臣,许多人还没有得到封赏。现在封赏这四个人,他们有什么功劳?”皇上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陈豨反叛,赵、代的土地都被陈豨占领。我用羽檄(插上羽毛的紧急公文)召征天下的兵马,现在还没有到达。为今之计只有邯郸的地方部队可用,我为什么爱惜四千户,不用它来慰勉赵国的子弟!”左右都说:“好主意。”

又得知陈豨的将军以前都是商人,皇上说:“我知道怎样对付他们了。”用重金收买陈豨的将军,很多人都投降了。

 

柏杨先生曰:商人是金钱挂帅的动物,虽然当了将领,仍然可以收买,所以刘邦知道他应做什么。而那些被收买的将领,却不能想一想他们被收买后,将有何等遭遇。任何一个政府,除了少数样板,都难以容忍收买过来的变节分子。问题是,马克思说过:“你买吊死资本家的绳子,只要肯出钱,资本家仍卖给你。利益是今天的,灾难是明天的。不仅资本家而已,庸碌之辈,无不只看眼前。

 

治国先生曰:周昌先生是刘邦先生身边的一个“左派”。陈豨先生原本并未造反,只是羡慕魏无忌的为人,大养宾客而已。魏无忌、赵胜、田文,门下宾客三千余人,在战国时的魏、赵、齐三个国家尚且没有反叛,陈豨千辆车上的宾客,岂有力量反叛大一统的刘汉皇朝?但貌似忠谨的周昌先生只要提出怀疑造反的两点理由,就足以使刘邦先生宁可信其有。这里一怀疑,那里就不自安,因为怀疑你造反,很容易变为认定你造反。那时你就百口莫辩,只有死路一条了。嫌隙既成,王黄、曼丘臣乘虚而入。对于头脑简单的陈豨来说,不反何待?所以陈豨先生的反叛是周昌先生和刘邦先生逼出来的。

在陈豨先生的胁迫和兵威下,常山郡二十五城丧失了二十城。周昌先生要求诛杀郡守、郡尉,这建议使刘邦先生觉得诧异,随口问道:“郡守、郡尉也反了吗?”当周昌先生举不出任何反叛的证据和疑点时,刘邦先生才指出他们仅仅是兵力不足,不能因此而入人于罪。

“政治左派”是专制制度身上的血癌细胞。外表上他们比谁都忠实,许多大事恰恰就坏在他们手上。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