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资识通鉴》第一卷(上)8、魏惠王、楚怀王受骗,燕昭王求贤  

2009-08-25 15:59:56|  分类: 《资识通鉴》第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魏惠王、楚怀王受骗,燕昭王求贤

 

公元前317年    甲辰

周慎靓王    四年      魏惠王      二年

鲁景公   二十九年     韩宣惠王      十六年

秦惠文王    八年    赵武灵王         九年

宋康王    十二年      燕姬哙      四年

楚怀王     十二年      卫嗣君       八年

齐宣王     三年

 

【原文译白】张仪游说魏惠王道:“魏国土地不满千里,士兵不到三十万,地势平坦,无名山大川阻隔,军队分别驻守楚、韩、齐、赵边境,驻守瞭望亭和城堡的不超过十万人。从地势讲,整个梁国已成为一个战场。各诸侯国的纵向联盟,盟誓于洹水之上,结为兄弟,共同坚守。如今同父母的亲兄弟,尚且为争钱财而互相杀伤,想要凭恃反覆无常的苏秦的老一套计谋,不能成功是明显的。大王不臣服秦国,秦出兵直下,攻取河外(今河南省西北黄河以南,魏国领土),占据卷、衍、酸枣,威胁卫国。攻取晋阳,赵国不能向南支援魏国,魏不能向北联络赵国。魏不能向北则合纵联盟的通道断绝,合纵之道绝则大王想要国家不危险,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希望大王审定计议,把这把老骨头恩赐给我,准许我辞职。”魏嗣于是背叛合纵联盟,借张仪关系向秦求和。张仪回到秦国,恢复秦国宰相职位。

 

柏杨先生曰:一个人可以在两个敌对的国家,担任掌握国家命运的宰相,这是战国时代特有的政治市场。不过,类似苏秦、张仪这种纵横国际、智慧型的宰相,可能只有尊贵的名义,处理若干外交事务、国防军事及内政上的重大决策,恐怕不能参与。

 

治国先生曰:就在张仪先生说服魏嗣先生的头年即公元前318年,楚、赵、魏、韩、燕五国主动出击,联合伐秦,进攻函谷关。秦人出兵迎战,五国之师不战而溃。合纵联盟的六国,如有良好的组织和正确的指挥,完全有可能制止秦国的东扩战略而形成均势。但合纵联盟的六国却不堪秦国一击,不是稍触即溃,就是不战而逃,原因在于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牢固的组织。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六国始终没有形成新的国际秩序信念。六国的土地不可谓不广,人口不可谓不众,军队不可谓不强,人才不可谓不多。然而各怀鬼胎,只要秦国不出兵侵伐,就彼此觊觎,趁机攻占邻国一城一地。联兵抗秦,又迟疑观望,首鼠两端,以保存实力、消耗友军为务,动辄割地求和,苟且偷生。这样一些窝囊废,不败亡实无天理。张仪先生一席话就使魏嗣背约事秦,除了张仪的雄辩和魏嗣的平庸,分崩离析的形势是客观上的决定因素。

 

公元前314年     丁未

周赧王      元年     魏襄王       五年

鲁平公       三年     韩宣惠王      十九年

秦惠文王    十一年    赵武灵王       十二年

宋康王      十五年     燕子之       二年

楚怀王     十五年      卫嗣君      十一年

齐宣王      六年

 

【原文译白】燕国子之当了三年国王(子之本燕国宰相,和他的同党用奸计、鬼话从燕王姬哙那里骗取了王位),国内大乱。将军市被与太子姬平合谋攻打子之。齐王派人给太子说:“寡人听说太子将要整顿君臣之义,明确父子相传的君位。寡人之国,唯愿听从太子的指挥。”太子于是邀集党羽聚合众人,派市被攻子之,没有成功。市被又反戈攻打太子。内战几个月,死者数万人,百姓恐惧。齐王派章子率领五都之兵,就势动员北边民众讨伐燕国。燕国士卒罢战,城门不闭。齐国人逮捕了子之,剁成肉酱,最后杀掉了燕王哙。

齐王问孟子说:“有人告诉寡人不可占领燕国,有人告诉我占领燕国。以万辆兵车的国家攻打另一个万辆兵车的国家,五十天就占领了,这绝非人力所及;天予不取,必遭天殃。不如就占领了吧!”孟子回答说:“占领燕国而燕国人民欢迎那就占领,古人就有这么做的,武王就是例子。占领燕国人民不欢迎就不要占领,古人也有这么做的,例如周文王。以万乘之国伐万乘之国,人民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难道还会有其他用意吗?不过想逃避水深火热的痛苦生活罢了。如果水变得更深而火变得更热,就只好另作选择了。”

 

治国先生曰:燕国内乱,人民陷于水深火热境地,国内没有力量平定内乱,齐国出兵占领,孟轲先生不认为这是“干涉他国内政”的不当之举。他的原则是:人民欢迎,就可以占领,人民不欢迎,就不可以占领。占领的结果必须救乱诛暴,拯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占领的结果是加重灾难,使水更深而火更热,人民就要重新选择。

 

【原文译白】各诸侯国商量营救燕国。齐王对孟子说:“多数诸侯打算讨伐寡人,应如何对待?”回答说:“臣听说凭七十里国土而执掌天下的,就是汤啊;没有听说有千里之地而害怕别人的。《书经》说:‘盼望我们贤君来啊,人民就可以死而复苏。’现在燕国暴虐人民,王前往征讨,人民以为将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如果杀戮其父兄,捆绑其子弟,毁坏其宗庙,迁移其国宝,那又怎么可以呢!天下各国本来就害怕齐国的强大,现在又增加一倍土地而不行仁政,这就是动员天下的武装来对付自己。王赶快发布命令,遣返俘虏的老人小孩,停止搬运燕国的国宝,和燕国民众商议,设置燕国国君而后离开,如此还来得及阻止各国兴兵。”齐王不听。

不久,燕国人民起来反抗齐国。齐王说:“我实在愧对孟子。”陈贾说:“王不必担忧。”于是拜见孟子说:“周公是什么人呀?”答曰:“古时的圣人。”陈贾说:“周公派管叔监视殷商,管叔却率领商民反叛,是不是周公知道他会反叛才派他去呢?”孟子说:“这个我不知道。”陈贾说:“如此说来,圣人也会犯错误喽?”孟子说:“周公是弟弟,管叔是哥哥,周公有过错不是很正常吗!况且古之君之,过则改之;今之君子,却将错就错。古之君之,其过也如日月之蚀,民皆见之;及其改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不仅将错就错,还要饰辞编谎为错误辩护啊!”

 

柏扬先生曰:原文对燕国这项大灾难的记载,含糊不清。仅从这段文字,无法了解齐国远征兵团杀了姬哙之后,燕国又发生了什么事,尤其看不出齐国远征兵团是继续驻扎?还是班师?司马光先生主要的目的不在于报导史实,而在于介绍孟轲先生这段言论。史实是,田辟疆先生终于放弃吞并燕国的雄心壮志,在遍地抗暴的战火中,齐国占领军仓卒撤退,带走了燕国的金钱财宝,结下两国之间的深仇大恨。

孟轲先生的言论,说明儒家学派所以在战国时代,始终被排斥的原因。苏秦先生、张仪先生的身价,比孟轲先生低得多,苏秦先生和张仪先生不过一介贫苦知识分子,孟轲先生却是大富之辈。但苏秦先生和张仪先生提出的是一项可以执行的方案,而孟轲先生只能诉诸原则性的概念。像燕国人民高兴不高兴,如何分辨?如何培养?尤其是,人民虽然高兴,手握杀人大权的统治集团却不高兴,又该怎么办?所举的两个例子,更混淆视听:姬发先生之取代受辛先生,不仅仅只是商王朝人民高兴,而是经过一番苦战。姬昌先生之没有取代受辛先生,不仅仅只是商王朝人民不高兴,而是他那时还没有力量,商王朝人民早就盼望有人解救他们了。教条派的学者,往往把复杂的社会现象,强塞在一个固定的模式里,化成简单的轨道。

然而孟轲先生对于“死不认错”的痛心指责,两千年之后的今天,读起来并不陌生。孟轲先生时代,人们死不认错,不过把过失说成美德。现在,除了把过失说成美德外,如果你逼的紧啦,拿出真凭实据,证明他确是过失,他不但不会改正,反而老羞成怒、张牙舞爪反扑。

 

治国先生曰:在七国争雄过程中,燕国由于内乱引起齐国出兵占领,属唯一例外。中国古代文化把汤、武革命看作正义行为的典范,备极赞扬。以汤、武革命为蓝本,凡是出于救乱诛暴,拯民于水火的武装占领,都属正义范畴。孟子就认为乱国人民对于来自境外的正义之师,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就是正确的和必然的,他并不主张抽象的“互不犯侵”和“互不干涉内政”。但齐国的出兵燕国,却出于乘人之危的掠夺甚至并吞目的,引起燕国百姓的不满。诸侯国出于力量平衡和争雄的考虑,也准备出兵干涉。孟子以其陷燕国人民于“水更其深,火更其热”的更加悲惨境地而深表谴责。但贪婪愚妄的齐王是不会接受孟子的批评的。

当燕国人民起来反抗,齐王开始觉得自己错了而孟子是对的,油然产生羞愧之感。陈贾自告奋勇要在孟子面前替齐王粉饰。陈贾先生的基本论据是“圣人亦有过”。既然圣人亦有过,齐王的过错就既正常又合理。但齐王能及时纠正过错使错误后果不再扩大蔓延,则是齐王英明之处,也是齐王的伟大功绩。后面的话陈贾来不及说出,治国先生以今知古却如闻其声。陈贾可谓文过饰非的能手,马屁精的大师。这类谬种却偏偏最易流传,历两千余年而不衰。皇权专制主义在中国施虐时间之久为世界之最,陈贾之流功不可没。

齐宣王就在这一年去世,无疑和他的愧悔交加有关,如果是陈贾先生,他宁肯无耻地活着,也不会羞愧地死去。

 

公元前313年     戊申

周赧王      二年       魏襄王      六年

鲁平公       四年      韩宣惠王      二十年

秦惠文王     十二年     赵武灵王      十三年

宋康王     十六年      卫嗣君     十二年

楚怀王     十六年

齐宣王      七年

 

【原文译白】秦王欲伐齐,担心齐、楚两国因合纵联盟而关系亲密,于是派张仪到楚国,游说楚王:“如果大王真能听臣之言,与齐绝交毁约,臣请将商、於之地六百里奉献大王,使秦国女子能成为侍奉大王的姬妾,秦楚相互嫁娶,长为兄弟之国。”楚王很高兴地接受。群臣热烈祝贺,只有陈轸忧伤哀悼。王发怒说:“寡人不兴师而得六百里地,有什么可以哀悼忧伤的?”回答说:“不是这么回事。以臣看,商、於之地不可能得到,齐、秦反而友好合作,齐、秦合作楚国的祸患必至。”王说:“有道理吗?”回答说:“秦国所以重视楚国,是因为有齐国。现在与齐国绝交而背约,楚国就孤立了,秦国岂能看重一个孤立的国家而白给商、於之地六百里!张仪回到秦国,必定背弃王。结果是王北边断绝齐国的邦交,西边引来秦国的祸患,两国的军队必定一同到来。为王的利益考虑,不如暗中与齐交好而公开与齐断交,使人跟张仪到秦国,如果给了我们土地,那时与齐国断交也不为晚。”王说:“希望陈先生闭口,不用再说,就看着寡人得到土地吧!”于是以宰相之印授与张仪,厚加赏赐。对齐闭关绝约,派一位将军随张仪到秦国受地。

张仪假装从车上跌下,三个月不见楚国将军。楚王听说此事,说:“张仪认为寡人和齐断交还不够彻底罢?”派勇士宋遗借用宋国的符信进入齐国向北大骂齐王。齐王大怒,折节事奉秦国,齐、秦二国关系转向合作。张仪这时才和楚国使者见面,问他:“先生为何不去接受土地呢,从某地至某地,东西、南北各六里。”使者怒,回报楚王。楚王大怒,想要发兵攻秦。陈轸说:“我陈轸能开口说话吗?进攻秦国,不如送给秦国一座大邑,与秦国合力攻齐,是我国失地于秦国而从齐国得到补偿。今天王已与齐绝交却责备受到秦国欺骗,是我撮合秦、齐的邦交而招徕诸侯大军围攻自己,国家必将蒙受重大损失。”楚王不听,派屈丐帅师伐秦。秦国也发兵使庶长魏章迎击。

 

柏杨先生曰:芈槐先生的反应在常情之中,不过任何事都应斗志不斗气,国家大事,尤其如此。普通人受到刺激,提刀就上,是武流氓;提笔就写,是文流氓;成功不过出了口气,失败也不过赔上老命或丧失自由——最多身败名裂,影响还小。国家领导人如果不能自我克制,俗云:“欲火焚身”,而怒火也可焚身,更可焚国。

国际之间,充满诡谲,只有利害,没有道义。英国人自己说:“英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岂只英国如此,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它是一个国家,而不是地摊,它就受这项定律支配。要求对方非道义不可的人,如果自己不是傻瓜,就是把对方当成傻瓜。楚国没有资本翻云覆雨,却硬去翻云覆雨,当然自作自受,国与国之间是无情的,弱者总是倒楣。

 

治国先生曰:中国从春秋战国以来的政治,多具有欺骗色彩,而以张仪为古代最大的政治骗子。他投靠秦国而以诈术游说六国,却每每得手,原因是他看准了六国皆有可欺之处,这就是他们既畏惧秦国而对秦国抱有和平幻想,希望获得秦国的许诺而从自己的盟国得到好处。这种迷幻药一旦发生作用,不亚于患上毒瘾赌瘾。芈槐先生(楚怀王)贪图张仪口头许诺的六百里地而坚决绝齐毁约不留余地,张仪却信口易六百里地为六里,使利令智昏的芈槐先生因极怒而更加昏聩。以秦之强之贪之诈,岂有拱手送人六百里地的道理?芈槐先生之愚可知矣!

陈轸先生看穿了张仪先生的骗局,怎奈芈槐先生自己下定决心要吞下张仪的钓饵,就必先封住反对者的口。陈先生可谓楚王朝最有见识的官员了,在芈槐先生见欺于秦而绝齐之交的危险形势下,却看不到楚国的根本利益是修复六国的合纵盟约,反而提出了联秦攻齐的馊主意。人才已空,不亡何待?

 

公元前312年     己酉

周赧王      三年     魏襄王        七年

鲁平公       五年     韩宣惠王     二十一年

秦惠文王    十三年    赵武灵王       十四年

宋康王     十七年     燕昭王       元年

楚怀王     十七年      卫嗣君     十三年

齐宣王      八年

 

【原文译白】春,秦军与楚军战于丹阳,楚军大败,秦军斩楚军八万人,俘虏屈丐、列侯及有执珪爵位的七十余人,占领汉中郡。楚王动员全国军队再度袭击秦国,战于蓝田,又大败。韩、魏两国听到楚国战败,向南袭击楚国,军至邓邑。楚人听到消息,才率兵回国。割两座城与秦国媾和。

 

柏杨先生曰:楚王国政治腐烂,已到不可挽救的地步。政治腐烂一定引起军事腐烂,军事腐烂一定引起战场失败。楚国自此一蹶不振,庞然大物,无法自救。

 

治国先生曰:芈槐先生上了秦国张仪先生的大当,与齐国恶性断交,异想天开地派人去领受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张仪先生的六百里封地,已经愚蠢好笑了。不反思自己之所以上当受骗,不胜其忿而迁怒于人,出兵攻秦,更是愚蠢之至。直到引来韩、魏之兵,方才仓皇退兵,割地向秦求和。占据高位的统治者究竟有多蠢,芈槐先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老百姓对他们的敬畏,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原文译白】燕国人共同扶立太子姬平为主,是为昭王。昭王在国家残破之后,哀悼死者,慰问孤苦,与百姓同甘共苦,以谦卑的态度和厚重的礼物招致贤能之士。他对郭隗说:“齐国乘乱攻破燕国,孤家很清楚燕国既小又弱,无法报仇。然而如果真能得到贤士共同治理国家,以洗雪先王的耻辱,是孤的心愿。先生看到贤能的人,孤一定亲自事奉他。”郭隗说:“古代有人君用千金派近臣去买千里马。不巧千里马已死掉,就以五百金买了千里马的骨头回来。君主大怒。近臣说:‘我们死马尚且买,何况活马!千里马很快就会送上门来。’不过一年,来了三匹千里马。王现在一定要招揽人才,先从我郭隗开始,比我更贤能的人,将不远千里而来!”于是昭王为郭隗改筑宫室,待以师礼。天下之士争着投奔燕国:乐毅来自魏国,剧辛来自赵国。昭王以乐毅为亚卿,任以国家大政。

 

治国先生曰:姬平先生经历了国破家亡的苦难和耻辱,产生了强烈的报仇雪耻的愿望。他自知燕国弱小而自己力量不足,求贤之心十分迫切。通过对郭隗采取尊贤态度,昭示仰慕贤才的真诚和饥渴,于是吸引来了乐毅、剧辛这一些当时赋闲在各国的顶尖人才。苦难和耻辱是奋起和振兴的动力,也是改革的思想资源。改革的要害是领导制度的更新,核心则是如何选拔出杰出的人才,安置在决定性的岗位上。

最具有决定作用的是如何在最高领导岗位上安置合格的人选。燕国之所以大乱而陷入灾难,是因为原宰相子之掌权当了国王。子之当国王的“合法性”来自于前国王姬哙先生的让位。而姬哙让位给子之,又是仿效传说中尧、舜的禅让制度。按照传说,上古的天子衰老了,自己物色一个“接班人”,把天子之位传给他就是了。这是经过家天下的后世篡改了的“历史”。上古时的天子或帝,是部落联盟首领。各部落是高度自治的。联盟的作用是维护各部落间的和平秩序,组织各部落的武装抵御外部的侵扰。帝的权力主要靠威信和德行维持。一个部落酋长的权力,如同恩格斯所说,比近世一个普通警察还要小;部落联盟的帝,权力也大不了多少。但一个重要事实是,权力可以交给“接班人”,威信和德行却无法通过“交接班”继承。所谓尧传位给舜,舜传位给禹,尧和舜只有提名权,最后由部落联盟会议民主决定谁来继位。“禅让”只是一种交接形式。由于帝的权力比近代一名警官大不了多少,就不存在“权力趋向腐败”的问题。品德的稳定性决定了帝的终身制。家天下由衰朽昏聩的最高统治者决定继承人选,其失误是注定的。问题的根源不是姬哙传王位给了子之,而是由老迈昏聩的统治者决定继承人的制度。

姬平的上台是“燕人共立”的。这个“燕人”当然不可能是全体燕国人民,“共立”也不可能是直接选举。但这个“燕人”必定是有相当权威和代表性的临时机构,“共立”却是一种朴素的民主程序。如果有人坚持当时燕人政治素质低,不适宜采取民主的方式“共立”国王,“燕人”是要向他脸上吐唾沫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