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陕北民企调查》 附录 一  

2009-07-27 13:49:49|  分类: 《陕北民企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录一

山穷水尽,出路何在?      党治国

 

陕北榆林、延安两市的石油采区,经历了国营、民营、再国营几度春秋后,其现状用“山穷水尽”四个字概括,可谓再贴切不过了。以当地农民而言,打油井之前,有祖辈赖以为生的瘠薄土地可供他们广种薄收,过着虽然贫穷却不乏安宁和温情的日子。1993年以前,县钻采公司打了有数的几口油井,占地不多,污染有限,对所占耕地的补偿使失地农民也还过得去。然而从1994年当地政府大规模招商引资以来,昔日的田园风光不再,传统的生活方式迅速遭到破坏。但在失地农民的力争和政府的支持下,经济补偿却是最大限度的,污染也被限制在最小范围内。以靖边县青阳岔镇为例,虽然耕地几乎都被占用了,但农户的收入却可观地提高了,不但仍然有天然水可供饮用,还有一些播种着玉米、荞麦之类的农田点缀在高耸的井架之间。而最大的变化却是大多数农户都集多年积蓄、占地补偿并举了一部分外债,入股打井或买井,成了油井的股东。他们从世代农民转变成了油井的入股经营者或者采油工人,数年之间完成了从第一产业向二、三产业的转移,沉睡千年的高原山区呈现出一片奔向现代化的蓬勃向上的气象。但自从2003年夏季政府强行收回油井后,当地农民一夜之间陷入了空前贫困,他们在失去了油井之后,所剩无几的耕地也被不受约束的“国营”钻采公司污染以尽,连吃水也要花15元/吨的高价去购买。真正像当地农民所说的那样:“山也穷了,水也尽了!”

那么,作为剥夺者的当地政府又过得怎样呢?它们也难逃反作用定律的支配,破坏他人安宁者自己也不得安宁。且不说2003年下半年以来,陕西省政府和榆林、延安地方政府要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和大规模的群众上访现象作斗争,2004年以来又面临着应对石油投资者群体诉讼的尴尬和困境;且不说国营即官员经营必然引发的无法控制的腐败已经使政府的威望跌落到谷底;且不说违法行政已使陕北地方政府背上了永远也甩不掉的负罪包袱。单就政府收回油井后经济效益的下降和财政收入的减少,就使当地政府难以为继了。政府收回油井不到两年时间,也已陷入了欲前不能、欲退不得的“山穷水尽”境地了。

然而古语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或者换一种说法:“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老天爷的政策。”矛盾本身包含着解决矛盾的种子,而且矛盾越是充分展开,甚至越是尖锐,解决起来反而越是容易。用积极的眼光看,陕北油田事件现在面临的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景。

陕北油田的资源分布不同于克拉玛依、大庆等连成一片的大油田,而是鸡窝状的。打出来的井三分之一是不出油的干井,出油的井产量也很不均衡。开采这样的油田,需要冒很大的风险。而这却是要有资金后盾和风险精神的。延长和长庆两个国营石油企业之所以愿意把1100平方公里的油区拱手让给地方经营,大概主要还是它是一块食之无味的鸡肋。下面两个事实也充分证明了陕北油田确实不适合国营企业开采。

1998年9月9日,靖边县石油钻采总公司的《公司改制实施方案》中写道:

 

从93年起,我公司共打油井26口,其中干井3口,事故井6口,停产5口。截止98年8月底,我公司有前河4口,青阳岔4口,杨米涧2口,天赐湾2口,共12口油井生产运行。由于各种原因的影响,日产原油尚不足15吨,1——8月份销售原油3095吨,经济效益极差。

经国有局评估确认,公司资产总额584万元,负债总额2729.7万元。其中工行贷款1480万元,建行贷款43万元;短期借款581.9327万元(其中职工集资款159.7万元,职工风险抵押金34.9万元,基金会8万元,财政资金公司189.1327万元,押金102万元,短期借款38.2万元),所有者权益-2145.6万元。

 

归属陕北各县的国有石油钻采公司折腾了几年后,没有不亏损的。人们会说,县钻采公司由于资金和技术的限制,经营的规模和水平都不可能是最佳的。那么,就让我们看看下表的对比数据吧(1998年):

总投资(亿元)  年产石油量(万吨) 实现利税(亿元)  经历年限(年)

长庆油田        160              320                12.1              28

延长油矿        不详              60                11.45             40

地方石油        50.5             168                 11.3              8

 

从时间上说,民营企业开拓的陕北地方石油只相当延长油矿的1/5,产量却已经超过后者的1.8倍而实现利税相当。就投资而言,陕北地方石油不及长庆油田的1/3,而且是民间投资,产量却超过了后者的一半,利税则与之接近。它们之间的最大区别却是国营大油矿是在地质条件最好的地方,而地方石油企业却是在矿藏条件最差的山区发展起来的。

以上事实说明,陕北油田更适合民营企业开采。民营企业在开始阶段也有自己的不足,主要是规模较小,不利于资源的更充分利用和技术的全面进步。事实是,几年来的发展使得一些民营石油企业已经形成规模并且向着高科技以及联合的方向前进。如果进行优劣排队的话,那么顺序将是:即使是分散的民营企业也优于国营企业,而形成规模的特别是联合起来的民营企业则要优于分散的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

当然联合不限于民营企业之间的联合,更有意义的是民营企业和国营企业之间的联合。联合与统一的概念不同。联合是各个独立自主的单元之间的自愿合作,统一则是大的吃掉小的,强的吃掉弱的。联合的自愿原则使得联合各方只有在双赢的条件下才会实现联合,因而是彼此优势的联合。统一则是兼并一方把自身的原有优势夸大到荒谬地步,并否定被兼并方的一切优势,其结果必定导致停滞和倒退。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是“自由平等的联合体”,分开来说就是自由、平等、联合,并由此达到和谐社会。但是20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却用统一偷换联合的概念,使历史发生了巨大的曲折。

2003年陕北地方政府强行“收回”油井,中断了民营石油企业通过联合走向规模化的趋势,使陕北石油工业的发展人为地停滞倒退。事已至此,我们就必须承认成本最低、最易见效的前进路线就是纠正已经犯下的错误,“哪里跌倒哪里爬”。如今能使陕北石油走出困境的最佳道路,就是把民营石油企业和国有石油企业联合起来,组成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人民和政府,中央和地方,投资者和经营者都能得到好处,又能迅速化解各方矛盾的惟一可行之策,何况又有明确的《公司法》可循。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我为什么要说“把民营石油企业和国有石油企业联合起来”,而不是和“国营”石油企业联合起来呢?我在这里坚持的是本人的一贯主张:对赢利性企业,国家可以所有,但不能经营。国有企业发生的亏损、腐败、破产等一系列问题的根源,不是国家代表全民占有,而是国家越俎代庖地经营。

企业活力来自企业主人的切身利益和主动精神,而国营企业没有真正的主人这一要害,笔者早在1985年就明确提出来了。除了没有真正的主人,国营企业的另一大局限是政府工作的程序化特点,必然束缚企业所要求的自由创造精神。这就是所有赢利性的国营企业或迟或早必定会出现腐败、亏损、破产的根本原因。如果陕北石油事件再搁置两年,由政府官员任意折腾,则民营石油企业十年惨淡经营创造的大好局面就会荡然无存。

赢利性国有企业的出路就在于和民营企业联合,把国有资产化为优先股,政府退出经营。国有资产由于不参预经营,因而也不承担亏损。但又因为国有资产回避了亏损风险,因而其最高利润以银行利息的二倍为限。情况各别的民有资产,可以选择优先股,也可以选择普通股。普通股参预经营,承担风险,既有可能获得超额利润,也有可能亏损得血本无归。政府的优势不是经营而是监督,它有工商局可以监督企业的违法经营,有审计局可以监督企业的财务违规,有地质局可以监督资源的有效利用,有环保局可以监督企业治理环境,有科技局可以监督并帮助企业采用先进技术等等。国有资产以优先股的形式与民营企业联合,是保证国有资产不亏只增的最佳选择。民营企业已经暴露出来诸如规模小而分散,家族企业的腐败无能,个人任意决策造成重大失误等缺点,除了产生联合的必然要求,也呼唤着有效的监督将其纳入良性发展的规范之中。民营企业充满活力,正是国营经济之所短;国营企业严格规范,正是民营企业之所短。两者联合,正可以扬长避短。

追求“控股”产生于对“统一”的痴迷,远远落后于“联合”的现代理念。统一从来都有两重性:统一于正确的意见,则全局受益;统一于错误的决策,则全局受损。但凡人为地把统一当作目标来追求,必定害大于利。统一带有强制的性质,被强制、受压抑的往往是正确的、富有生命力的东西。正确的东西不需要强制别人接受,因为它本身就有吸引力。诸多民营企业分散经营,其总体状况只能是一个平均数。但它们一旦联合起来,就有很大的可能把最适合的经理人才选拔出来,从而使全局受益。除了对自己的资产负责,经营的实践也使人们有可能把最合适的人才鉴别出来。国营企业之所以常常用人不当,就在于人事的选拔者既非利害攸关,也缺乏实践中识人的条件。世上的行业成千上万,而人事部门就那么几个人,如何能做到任人唯贤?如果采取国有和民有联合的形式,民有企业的局限自会消失,国有企业的一切弊端都会烟消云散,而各种有利因素都会有效组合。如此,则中国石油企业走向世界,中国各行各业的企业走向世界,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2005年1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