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科 学 的 良 心》 六  

2009-05-08 11:07: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1959年12月从京西木城涧矿回到清华大学作实验员,因为忍受不了知识分子整知识分子的恶浊风气,厌恶“教育革命”的虚伪言论,1960年3月我告别了这个体制,毅然出走,决心像高尔基、杰克·伦敦那样到社会下层去滚打。11月我从西安经潼关过黄河绕道回家乡韩城时,看到古老的潼关县已是一座人民流离他乡的空城。到韩城,正值吃草根树皮充饥的日子。我奉生产队派遣到司马坡(司马迁祠即建于其上)下的黄河滩挖马蔺草根,看到韩城的第二大镇芝川镇也已搬迁一空。几年以后,三门峡水库的回水又从芝州口上溯40里,迫使昝村镇搬迁。

事实虽证明真理在黄老师一边,但在有着袁绍杀田丰传统的中国,令人伤心的则是有些人反而迁怒于提出正确意见的黄万里老师。1961年,黄老师“奉命在密云劳动,与昌黎民工同居同食同劳,所居半自地下掘土筑成。”“文革”中更贬他到三门峡挖厕所以示惩罚。1962年8月,他写下了《念黄河》,次年又写出《哀黄河》。

念黄河      1962年8月

    闻黄河中游淤塞,三门峡水库不能蓄水,

一如当年愚言,怅惘之余,诠次为七言长句。

有水有水号黄河,荡荡奔放挟沙多。

蛟龙千里长堤束,坼岸潦原在一呵。

有父(鲧)为君(“君”指黄河,下同)身毁灭,

其子(夏禹)称王息洪波。

千古英雄淘既尽,犹怀块磊欲如何?

念君气度亦爽飒,清渭浊泾兼引纳。

肯吐琼浆淤万倾(指淤积的黄河三角洲,面积二十五万平方公里),

千年斯土民践踏。

人间浅识一何多,斩断沙流一门阖。

更在东平潴漾漾,丰功伟利云综合。

诏谓君氛从此靖,颂清不乏鲍参军,

奇祥异瑞争相送,胜利冲来头易昏。

樗散书生不晓机,竟然抗疏犯龙鳞。

紫气盛世岂应唱,肠热鲁连理必伸。

源头水土应保恤,涉水河漕须从逸。

洼道轮流潦可泄,立农建土赖洪积。

而今坝蓄复堤塞,清水顶冲长告急。

行见渭滨仓廪实,翻为云梦鱼虾没!

廷争面折迄无成,既阖三门见水清。

终应愚言难蓄水,可怜血汗付沧溟。

徙薪曲突非求泽,烂额焦头自上宾。

肠断秦川陇水咽,艳阳遗照此精诚。

 

哀黄河    1963年8月

                            癸卯伏雨,闭户披览各家改建三门峡坝工意见,

                        顿起无穷之虑,怅望禹功,泪垂无已。

昏昏八表停云里,风雨凄凄满地水。

闷煞书生不得出,闭门重讨治河技。

百家宏论亦纷纷,造坝节流曾一是。

留洞排沙谋不用,枉教民徙无常止。

曾参岂是杀人者?郑国莫非怀鬼士?

尽说河清定可期,长堤千里顶冲涘。

可怜血汗付东流,改持开洞排沙旨。

纷纷献计泄库藏,但恨水高壅远沚。

噫吁嘻!异哉奇计!摆脱秦灾复能几?

郑渠垂就木成舟,应尽水库功用起。

兴利除灾并顾间,巧谋犹待细研揣。

凡今谁是出群雄,翡翠兰苕千手指(杜甫诗:“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

谁掣鲸鱼碧海中?百年难遇风流子!

莫教碧眼笑千秋,莫使禹功坠如此。

雨打窗声催转急,愿闻扫却杞忧矣。

1964年春,黄老师写信给董必武副主席,陈明三门峡淤积的严重性以及不能建造三门峡的理由:黄河泥沙主要来自中游的山、陕黄土高原,而且正是黄河挟带的泥沙冲积成了世界上仅次于亚马逊平原的黄河三角洲平原。因挟带泥沙而断言黄河为害河,前提便错。郑州以下的黄河为淤积段,泥沙沉降不可避免,怎能指望建三门峡水库解决下游河道的淤积呢(而张光斗教授则认为水库排沙量以不在下游淤积为条件)?黄老师的信,式近四六韵文,并附以上两诗。

信发出不久,水利部召见黄老师,要他拟出三门峡坝工的改建计划。他用了60个日日夜夜,写出了《改修黄河三门峡坝的原理与方法》,建议开洞排沙,以灯泡式水轮机加速底流,期救秦川于陆沉;复蓄水以调洪兴利。草罢即兴成三诗以记其事云:

       改修三门峡规划拟罢    1964年秋

策治河工谋算罢,顿时涕泪满衣裳。

却看小女娇憨态,哪识乃翁欣喜心。

两月伏书寻思苦,卅年载籍见功深。

秦川锦绣应无虑,有计拿鳌拯陆沉。

 

三门谋应拯三秦,谁济艰辛豫鲁民?

渠化招来沿路碱,泥流淤出仰河身。

必开洼泾轻沙落,遂畅尾闾清道伸。

料得后生通尽理,解铃岂待系铃人?

 

黄河淤塞海河闾,泛彼督亢陂泽渔。

客岁抗洪怜失调,他年策划恐艰舒。

广陵散绝还堪惜,古楚狂来莫远疏。

斫却散樗安足道,九州行水复何如?

这个改建计划呈上后,水利部于1964年9月印发,但黄老师一直没有得到批复。因为对于黄河输沙下游的看法,黄老师和其他特别是那些已获技术权威地位的人存在着原则分歧。黄老师主张必须让泥沙排出水库,以挽救渭河两岸。但当时的主流观点却主张拦沙库区,以减免下游河床淤高。但又担心库区淤满,于是将坝下的泄水洞逐年一个个打开,弄得大坝百孔千疮,却果然排出一些沙来。但实际排出的却是潼关以下库内历年的积沙,每年随河水流下的泥沙,仍淤在潼关以上黄、渭河槽里。人们误以为这样开洞排沙改建三门峡坝以后,冲淤就可以平衡了。“这样做好比把可以治好的急性肝炎拖延不治,而转成了慢性肝炎。”(《黄万里诗文选》)

1969年夏季,西安再度告急。周恩来委托刘建勋,纪登奎在三门峡召开四省治黄会议以商对策,确定了第二次改建的原则:“在确保西安、确保下游的前提下,合理防洪,排沙放淤,径流发电,打开1-8号导流底孔。”

这几个导流底孔,恰是黄老师在反对修建三门峡大坝被否定后一再请求保留以备将来排沙的。这一请求1957年被一致接受了(不只张光斗教授一人),后来又按苏联的设计用混凝土堵死了。当时黄老师已是铁帽在头,人贱言轻,欲谏不能。但当时的许多公认的技术权威谁又据理力争呢?而当时每打开一个导流底孔的费用是1000万人民币,相当如今1亿人民币以上,八个导流孔的花费就相当如今八亿元以上。但2次改建后的潼关河床,仍比三门峡大坝修建前高出3米,威胁渭河下游地区的潜在危险仍在增加。1973年初黄老师上书周恩来,说明必须外加能量以改修大坝,才能挽救秦川。

七三年春承领导照顾,准许在监视下进入当时的“三线”,潼关以下地区考察黄河、渭河的地貌和河势。这对于一个热情治河者是大好的机会,对思路起了强烈的反应,有助于我两年后制定治黄方略。

黄、渭之行,目睹中游人民遭受从下游移来的苦难,内心十分痛苦和同情。觉得自己如此努力学习并工作,曾何补于苍生?茫然不知怎样去报国。

                                                                  (《黄万里诗文选》)

读到此处令人凄然。黄老师考察黄河、渭河的地貌和河势,目的是为了治河去害,但他不仅要得到准许,而且要在专人的监视下进行。这使我想起两件事。一是他在美国留学时驱车45000英里看遍美国各大工程,没有人监视他。1936年考察密西西比河特大洪水,不仅无人监视,该河管理机构还招待他坐船参观直达海口。而他考察的目的却不是为美国的水利献策,而是学习知识以便为中国水利服务。二是1977年全国科学大会时,我在狱中写了两篇有关巷道凿岩方面的论文以为献礼。陕西省劳改局令我从庄里钢球厂(第七劳改支队)到杏树坪劳改煤矿搞技术革新发挥作用。派一名狱警,一名武警执枪押送,我则戴着手铐背负行李上路。我一路上的心情却远比不上老师豁达,此之所以黄先生为吾师也。

沿途老师写诗抒怀,其中一首是:

      倾听华县毕家公社主任宇冬梅报告三门峡坝造成后的灾害      1973年夏

听罢毕家遭害苦,不禁簌簌泪交颐。

暴洪施虐知拦阻,恶碱侵农待溉漓。

凡此事先皆可见,一般律定莫相违。

平生积学曾何用?愧对苍生老益悲。

其他几首诗,念念不忘的总是黄河治水之事,例如:“安得雄才移治水,奔沙千里整河身。”“巨灵倘擘青崖远,拓阔黄流好畅奔。”“遥望秦川空洒泪,及身难报圣农恩。”

就三门峡工程为人民造成的巨大损失和为陕西人民造成的巨大灾害这件事来说,黄老师不但没有任何责任而且被钉上了痛苦的十字架。但他却自责“平生积学曾何用?愧对苍生老益悲。”因为他不忘自己留学美国花的是人民的钱(而非国民党的“恩典”),食、衣、住、行都是工人农民生产的,他最大的欲望就是修河治水,清除水患,造福农民。通常的说法是“无欲则刚”,但“无欲”也常以消极避世的方式出现。当代诗人江婴先生在《赞普罗米修斯》一诗中写道:

    大欲无私刚自在,英雄何计一身残。

正是黄万里老师出于“喷出热血的爱”的“大欲”而坚持科学良心的最好写照。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