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天赋私产宣言》 三  

2009-05-06 12:01:55|  分类: 《天赋私产宣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财富和资源的增长

 

既然一切人造的资源和财富都离不开自然资源,而每个人对自然资源又拥有天赋的平等所有权,因此从这种平等的所有权产生出来的财富,也应在占有上体现平等的原则。这个结论并不包含在自身的隐秘处,而是深藏在人们的心灵中。

不论是从本体论的角度,还是从历史权利和继承关系上,或者从价值的源泉上,现代社会无限膨胀了的财产,都应该体现人人有份的“天赋私产”的原则,而不应由少数人垄断和独占。

 

人口的增长使人类必须在同一块土地上生产出更多的粮食,就要改进工具和耕作技术。于是工具和制造工具的设施也都成了财产和资源。虽然这些资源全都是人类劳动的产物,但其原料却又无不来自自然资源。马克思在他的经济学著作中绞尽脑汁要证明劳动是价值的惟一源泉,却怎么也消不掉自然资源这个无处不在的事实,从而使他的学说在逻辑上矛盾百出,在实践上趑趄难行。

既然一切人造的资源和财富都离不开自然资源,而每个人对自然资源又拥有天赋的平等所有权,因此从这种平等的所有权产生出来的财富,就不能被少数人垄断或独占。

凝结了人类劳动的资源和财富,是自然资源和人类劳动共同发生作用的结果。无需证明,这些资源、财富及其价值,理应在劳动者和自然资源的所有者之间分配,为他们共有。

坚持劳动价值论的先生们反驳说:“没有劳动,就没有劳动的产品。因此一切劳动产品及其价值应该归劳动者所有。”

按照同样的逻辑:“没有自然资源及必须的场地,一切劳动都不能进行,一切劳动的产品也不可能生产出来。因此劳动产品及其价值的一部分,应当归于自然资源的所有者,即全体社会成员。”

这是一个二律背反的难题。然而它的答案并不包含在自身的隐秘处,而是深藏在人们的心灵中。不论人类曾经发明了多少诡辩,具有真理性的正确答案却只有一个。

正如不论多么复杂高深的数学定律,都有是从最简单的公理、定义一步步推导出来的一样,人类面临的所有社会问题,也都可以从最基本最简单的前提中推导出来。

在早期的农业社会里,人类获取财富的主要资源就是土地。西周时期实行福利保障制度的依据,就是所有的人都是“天民”,都是上天或造物主创造出来的,因而具有平等的属性和权利。由于每个人都会老,因而老年人享受的福利制度,对于每个人都是一种平等的权利。鳏、寡、孤、独、废疾者这些“天民之穷而无告者”享受保障制度,除了他们对自然资源享有平等的权利,再就是每一个正常的人都可能遭遇到他们同样的命运;从这个意义上说,对这些弱势群体的保障制度,也是对全体社会成员平等的保障制度。

“百工”的发展促成了农业社会中的商品交换。“百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恰恰就是这些“天民之穷而无告者”。但是手工业和商业发展的结果,却是一度和谐的农业社会淳离朴散,礼坏乐崩的混乱局面取而代之。

农业社会的生产和分配都是在阳光下进行的,它的主要产品就是粮食。而商品交换却是在商业秘密的背后进行的,价值的增长不但需要劳动的物化,而且需要在葛朗台的阴暗心理和精明算计中发酵。

“天民之穷而无告者”在西周的礼乐制度中得到了自己天赋的权利。他们和“百工”辛勤的创造性的劳动,促成了工商业的发展和社会财富总量的增长。但他们非但不是这种财富增长的受益者,反而成为这种增长的直接的最大的受害者,他们的社会保障逐渐丧失了。按某些经济学家的轻松说法,他们为社会转型和经济的增长付出了“必需的”成本。

“改革成本说”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学家的时髦创造。这些经济学家教导我们说:一切改革都要付出成本,因此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工人、农民、学生家长、拆迁户等等,应该从大局出发,为自己替改革付出了成本而感到高兴和光荣,切不可为自己在伟大的改革中损失的蝇头小利、破布乱巾而耿耿于怀,投诉“闹事”。只是这些经济学家没有告诉我辈愚民,为什么那些在所谓的“改革”中集聚了成百上千亿财富的暴发户们,需要“我们”为“他们”的发财支付成本?为什么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就应该受穷、受苦、受侮辱、受损害、跳楼、服毒,在矿难中被淹死、炸死、烧死、塌死……而靠我们付出的成本发财致富的,却应该是“他们”?

成本又是什么概念呢?成本是一个生产或经营的循环从开始到终了必须的投入。一旦循环过程终了而开始获得收益,首先应该清偿付出的成本。付出的成本就是投入;按照“谁投入谁受益”的原则,所有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人(贪官污吏和特权者除外),不但理应从经济增长中使自己的损失得到及时、充分的清偿,而且还应是经济增长的当然的受益者。他们的利益被谁拿去了?谁动了他们的“奶酪”?

这些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人,95%以上都不属于《礼记》所说的那种身有残疾、命运不幸的“天民之穷而无告者”。但是今天他们却被逼到了“天民之穷而无告者”的悲惨境地。他们最后被剥夺的竟是“告”的权利。

在单一的农业社会,土地就是主要的资源;种地纳粮,完赋缴税,是百姓天经地义的责任。工商业的发展使工业和商业作为新的资源补充到社会总资源中来,从而使资源总量增加。这种资源总量的增加使土地在资源总量中占有的比例下降。至于下降的份额,则与工、商业资源增长的份额成反比。

在商品货币关系下,我们引入资源价值的概念。所谓资源价值,就是该资源在正常条件下每年所能产出的价值。资源的价值显然不取决于它的物质形态和物理性能,而由社会发展的水平和特性所决定。例如,中国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75%,而农村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等资源的价值,只占社会总资源的15%。这样,中国农民的人均资源占有量就只相当全社会平均资源占有量的1/5。资源占有关系的变化直接表现为利益关系的变化。这种变化除了引起人口和资源的自发流动,还需要政府在税收和经济政策上进行正确而必要的调节。

在中国历史上,最早进行这种调节的是西汉初年的吴王刘濞。吴国拥有今江苏、江西一带。刘濞充分利用吴国的自然资源和国家允许自行铸币的政策,积极发展采矿、炼铜、铸币、煮盐等工业以及由此带动的商业。工、商业为吴国带来巨大的利益,使得农业资源的比例和农民的相对资源占有量显著下降。吴王刘濞不仅全部免除了农民的赋税,而且为法定的徭役支付工钱。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全免农业税的了不起的开创性业绩。刘濞先生虽然不懂得“天赋私产”的一套理论,但他最早实践了“天赋私产”的天道,却是值得后人钦佩和纪念的。

工业资源主要还是一些有形的资产。近世以来,知识、技术、信息等无形资产飞速发展膨胀,不但使信息形成独立的产业,而且在资源总量中的比例超过了传统的农业和工商业。信息主要是脑力劳动的产物,它对自然资源依赖的程度远远低于工商业。农业和工商业活动需要依赖社会才能进行,而知识性劳动却可以单靠个人的力量独立进行。那么,信息作为一种新兴的资源,是否可以被个人垄断或独占,而不再具有人人有份的“天赋私产”的性质呢?

答案仍然是否定的。任何信息,不论作为资源还是产品,无非是现成知识的组合,再加上一点点自己的创造。而一切现成的知识,都是人类千百年直至今天积累的结果,最终所有权属于人类。任何技术上的发明和理论上的创新,都需要运用科学所揭示的客观规律。那么,客观规律是从哪里来,它的所有权又属于谁呢?唯物主义哲学告诉人们,客观规律是自然存在的,它不是创造的,不属于任何人。基督教告诉人们,世界及其规律都是上帝创造的,它最初和最终的所有权都属于上帝;因此应用这些规律创造的财富,也应该按照上帝的旨意进行分配。

不论有形的财产还是无形的财产,其价值必需通过市场才能实现。任何一件商品的价值,只有在具备至少一个购买者的条件下才能实现。而作为一个买者,首先要有购买的愿望,其次要认可交易的价值,第三还要有充分的支付能力,商品才能易主,价值才得以实现。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商品的价值不仅是工人生产出来和商人卖出来的,更是购买者“买”出来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商人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谦卑地把顾客当作“上帝”。在一个市场经济的社会里,所有的消费者都是购买者,因而都参预了社会总价值的创造,也就是参预了全社会财富总量的创造。

综上所述,不论是从本体论的角度(一切自然资源和知识资源都来自上帝的创造和恩赐),还是从继承关系上(一切物质财富和信息,都是在继承前人遗产基础上重新组合和创造的结果),或者从价值的源泉上(价值是生产者、商人和购买者共同“创造”的),现代社会无限膨胀了的财产,都应该体现人人有份的“天赋私产”的原则,而不应由少数人垄断和独占。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