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治国先生的博客

欲使文章通造化 息心下意气浩然

 
 
 

日志

 
 
关于我

党治国先生,1936年生于陕西省韩城县党家村。1954年以陕西榜首考入清华大学。1957年打成右派,当农民2年,矿工10年。“文革”中判刑20年。1986年陈祖芬在《理论狂人》中推出了作者的共有制理论。重要著作有《理论 信仰 现实》、《政治经济学批判----半个地球一个世纪的迷雾》、《埋没的思想》、《和谐社会》、《天赋私产宣言》、《科学的良心》、《陕北民企调查》、《人的发现与自觉》以及诸多杂文、时评与随笔。反思中国历史的巨著《资识通鉴》,140万字。先生2004年1月皈依基督,2008年4月去世。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信仰的第二封信  

2009-12-24 18:12:11|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倚平:许多朋友对我信仰基督感到不可理解;对你的不理解,我却是完全理解的。今天特别花一些时间为你写信,借此回答朋友们的疑惑。相信你看了后,纵不能完全理解,对自己过去的不理解,也当有所反思了。

自我们相识至今,已近20年。我相信你和治权等中年朋友,都是有信念的人。就是说,大家对社会进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以及现代化这些价值观都是坚信不疑的,并愿为之奋斗,付出努力甚至牺牲。我们无疑可以为自己的这些信念找到许多历史和理论的根据。但这是次要的,关键在于你相信这是真的。我们对民主和历史进步的理念,主要不是证明出来的,而是因为相信。

几千年来,人类观察大自然,注意着周围的生命现象特别是体验着自己的生命,感到奇妙和神秘。于是就有了关于宇宙起源、大地起源、生命起源以及人类起源一系列的猜测和思考。除了《圣经》记载的上帝创造人类的记忆,那些失忆的人类也自发地创立了各种宗教。所有的宗教都相信在我们人类之上,有一个全能的主宰。这固然不能证明,但多数情况下也不能证伪,区别仅仅在于信与不信。

不信神的人分为两类:无信仰和无神论。无神论的哲学表现形式是唯物论,它是18、19世纪兴起的一种信仰。唯物论认为世界是由物质组成的,思想、观念等等不过是特殊的物质结构即人类大脑的产物;物质世界有其客观运动规律,人类只能认识但不能改变这些规律。唯物主义在社会领域的精致表现,就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认为物质在人类历史中的表现形式就是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着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又决定着文化、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物质运动的规律在人类社会的表现,则是历史规律;历史虽是人类活动的结果,它的规律却是人的意志不能改变的。唯物主义不相信灵魂存在,认为除了运动着的物质,世界上什么也没有。但唯物主义认为灵魂不存在的说法却是无法证明的。有限的人类走投无路时的救命法宝就是“相信即真理”,他们不愿意去证明无法证明的命题。因此归根到底,唯物论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假设,一种信仰,而非科学证明了的结论。无神论以“论”的方式存在,表现为一整套学说体系,比之有神论,更需要一番学习和思考的功夫,需要仰仗更大的信心。

无信仰者异乎此。无信仰者什么也不相信,既不相信任何宗教,也不信唯物主义。准确地说,无信仰的人是一些“唯物质利益主义者”。真正的唯物主义者虽然不信上帝,但他们相信宇宙法则、自然规律、历史规律、社会规律、全息论这些居于人类之上的东西,认为正是它们制约着人类活动的成败利钝和因果祸福。真正的基督徒对于万能的上帝有一种虔敬感,约束着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对不可违反的“客观规律”也有一种敬畏感,用以约束着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尽管其约束力远不如前者强烈和有效。无信仰的人基本上却是一些无法无天、胆大妄为的“猎手”。他们按形势定进退,以成败论英雄,视仁义为工具,用信誉作手段;无所不为,无恶不作,到手的都是本事,失利的权当晦气。那些贪官污吏、政界蠹虫就是这样的家伙,各种各样宿意作奸犯科的罪犯也属此类。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怕的人群,对之进行诸如廉政教育或者学雷锋教育,不会有任何作用。无信仰者除了作孽犯罪,压根儿什么也不信。而相当多的中国人,则徘徊于信仰、无神论和无信仰之间。

那么,大力推行唯物论教育又如何呢?起码像马克思、恩格斯、陈独秀、李大钊这些本来意义上的唯物主义者,他们的信仰还是真诚的,他们的人品和行为还是不错的嘛!

上世纪50年代以前,唯物主义诚然是一种信仰。但是20世纪下半叶的情况,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天体物理学的成果证明了我们所处的宇宙,无论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是有限的。生物科学破解了DNA的秘密,弄清了它的结构。这两项发现使唯物主义无神论遭到了颠覆性的挫败。关于宇宙无限性的想象,使自然形成生命的假设得以成立,唯物论就建立在这个“颠扑不破”的假设的基础之上。但是人类终于发现了宇宙的寿命只有150亿年,而“自然形成”细胞核,却须经10的87次方成功的“碰撞”才有可能。在150亿年的时间内要自然“碰撞”出一个细胞核是根本不可能的。然而生命的发生只有两种可能:或者是自然发生的,或者由万能的造物主设计和创造。既然科学已经证明了自然发生不可能,就反过来证明了生命只能是造物主设计和创造的。“上帝”不过是造物主的名称罢了。

这个简单明了的推理许多人硬是不愿意承认,因为否定多年来已经固化了的观点是困难的事情。人类的弱点就是明知自己错了,却情愿抱残守缺、得过且过。特别是那些有文化有知识的人,积非胜是,要他们否定自己的过去更难。

牛顿当年研究太阳系的运动规律,做了一架太阳系的行星结构和运行模型。只要摇动手把,齿轮联接的九大行星和卫星便精确地运转起来。他的一位无神论朋友看后赞不绝口,问道:“这是谁做的?”牛顿回答:“没有人做。”朋友又问:“我问这架模型是谁做的?”牛顿又回答说:“我告诉你没有人做。”这位朋友也是一位科学家,突然明白了牛顿的意思。一架简单的太阳系模型,也离不开人的设计和制造;比模型更复杂、精确不知多少倍的太阳系本身,又如何能“自然生成”呢?它必定是一位远远高于人类的造物主创造出来的。

为什么在人们的印象里,宗教是与科学对立的呢?这是因为哥白尼关于太阳系的学说曾受到教会的迫害,人们又把教会等同于宗教的缘故。宗教是一种信仰,而信仰是人类对于无限和未来的把握方式,是人类对于宇宙和人自身“从哪里来?”的回答。以基督教而言,它在本质上是促进科学发展的。教会和科学的矛盾不过是人类认识过程中的曲折而已。两千多年前,人类认为天上的星星只有几千颗,《圣经·旧约》却告诉人们,天上的星星像恒河的沙粒一样多。古代“天圆地方”之说,中、西相同,而《圣经》早就告诉人们,上帝坐在大圆球上。从1901年到199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共639人,其中618名即97%都有宗教信仰。就物理、化学、生物与医学这些自然科学的获奖者而言,基督徒占到90%以上。这是偶然的吗?绝非偶然。因为基督徒坚信,世界、人类及其运行规律都是上帝创造的,揭示这些奇妙的规律首先是荣耀上帝,其次才是功利性目的。仅仅这种对科学的神圣尊严态度,就显示了这些有着正确信仰的科学家的高起点,决定了他们在科学的竞争中必占先机。那些把信仰等同于迷信的陋见,应该反过来才对:对宗教的盲目否定,对无神论的盲目相信,才真正是无知和迷信。人类的智慧尽管十分有限,但不论相信什么或者否定什么,都应该在了解和研究之后,而不可以固守先入为主的偏见,死抱人云亦云的积习。《圣经》本是神的话,但许多既没有看过《圣经》更没有研究过《圣经》的人,却自作聪明地认为《圣经》不过是神话。自从达尔文关于进化论的假说问世后,在“上帝死了”的喧嚣中,兴起的“圣经考古学”不是否定而恰恰是支持了《圣经》中有关地理和人文历史的记述。达尔文关于进化论的假设,反而没有得到任何地质考古学和博物学的支持。得不到证实的假设又怎么能称为科学呢?不动脑筋的习惯,在信仰领域比之任何其他领域都更加顽固。

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关心着我们的政治文明建设。所谓政治文明,无非就是欧美已经实现并且日趋完善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制度和观念。而这些政治文明却是从基督教的教义中产生出来的。欧美各发达国家,都是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国家。美国更是一个以神立国的国家。《独立宣言》开宗明义地宣告,每个人不可剥夺、不可让与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来自上帝的赋予,此即为“天赋人权”说。欧美以外的地区,民主、人权等政治文明状况,往往取决于基督教的发展和基督教文明的传播。

基督教信仰用爱战胜恨,用善战胜恶,用和平战胜暴力。耶稣受难时,基督教是何等卑微弱小!区区12个门徒,全都不成气候,其中的犹大还是出卖耶稣的叛徒。但十字架上的耶稣第三天复活后,11个门徒个个都成为英勇无畏的传道人;除了长寿的约翰,10个门徒最后都满怀献身的精神从容殉道。踏着血泪的道路,在残酷的迫害中秘密传播,经过了300年不屈不挠的坚持,终于在公元4世纪,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又经历了一千六七百年,今天世界上已经有20亿基督徒。耶稣没有财产、没有学历、没有权势、没有著作,出身木匠家庭,生于马槽之中,背着“私生子”的名声,只活了33岁——世上还有谁比他更卑贱?2000年来,数不清的国王皇帝、达官显贵、富豪高士、英雄贤俊、学者名流、哲人隐逸,都像流星和灰尘一样消失了。然而2000年后的今天,却到处流传着对耶稣的赞美敬拜。这些现象,难道不值得我们去思考和研究?那些大科学家、著名学者、诺贝尔奖获得者、学科奠基人,人人理性健全、思维严谨,他们对基督的信仰岂会是轻率、盲目的?事情刚好相反,那些对基督教的拒绝和否定,大多数才是盲目的。

即使一个人的能力小到不能为社会做任何贡献,他也可以通过使自己成为一个有信仰的人,而为世界增加一份爱、一分善、一丝和平的气息。任何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不但不可能建立起发达的现代文明,而且也难以摆脱数千年挥之不去的苦难!中国的复兴必借助于信仰的复兴

附上《关于信仰的一封信》。

                                                        党治国2004年5月19日星三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